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桐花开

发表时间:2017-06-09用户:文字君阅读:147
  篇一:油桐花开
  冷冷的风加上几天前的淅淅小雨,把我带回到油桐花盛开的季节。记忆中,总有漂亮的油桐花羞答答地站立在枝头上,站在我夜夜的梦境中……
  农历三月,是故乡陕南安康油桐花盛开的季节,这时候的秦巴山野是最美不过的了。乡下的春天没有太多名贵的花木,油桐花一直是我小时候看的最多的一种花了。当那些光秃秃赤褐色的枝桠,似乎刚刚才从隆冬的酣梦中苏醒,可勃勃绽放的油桐花朵儿却成堆成堆地簇拥在枝桠上。虽然仅有为数不多几片象征生命的青枝绿叶陪伴,可花儿却依然那么美丽,那么充满生机,它告诉人们:春天来了!
  油桐树虽然很平常,花却美得令人惊叹。一场细雨后,春风中花朵儿点缀得坡坡岗岗山山洼洼到处一片灿烂,蜜蜂飞蝴蝶舞鸟儿鸣唱。她花朵大,花瓣厚实。小喇叭状的单层五瓣花儿,多为五、六朵依偎成一簇。粉红色的花蕊,洁白的花瓣儿微微地泛着红晕,玉雕般高贵而潇洒,毫无脂粉气。花香含蓄而悠远,不浓不淡不俗不媚。在花团儿周围衬着几片初发的嫩芽叶尖,让人心醉。油桐树下,一群扎着马尾辫的山里妹子、光着腚的小伙伴儿们,一边提着竹篮打猪草一边放牧牛羊,脸上羞涩的笑容俊俏得如同枝头上的朵朵油桐花儿……
  油桐树是陕南秦巴山区最常见、最普通的小乔木,它不择地势,不嫌贫瘠,在崖缝里,在石窟中,在悬崖上,一旦生根就能长成枝繁叶茂的绿色世界。油桐树很团结,多是部落似的群体生长,一片坡一片坡的,一山湾一山湾的,簇拥成一片绿的海洋。一般只需3-5年时间,油桐树长得就和村子里的小伙子一般墩实、健壮,也有着村姑一样的质朴、清纯。
  在山里,油桐树不仅可以给我们的生活增添许多色彩,而且还能带来不小收入补贴家用呢。夏天里,如果泉水旁、桑树边长有油桐树,摘下一片叶子,折成一个椎体,就可享用到清澈甘甜的山泉,饱尝包裹回家桑葚果的美味了。油桐叶很皮实,山里人蒸馒头一般很少用笼布,摘几片油桐叶,清水一洗,垫在笼底,不用担心馒头与笼屉粘在一起,还有浆耙馍,是要专门用油桐叶包裹起来蒸着才好吃呢!
  农谚曰:桐子开花,蜈蚣搬家。油桐开花的时候,正是蜈蚣活跃的季节,也是童年我们最为开心的时候。由于家里经济紧张,父母根本没有零用钱来给我们买学习用品和零食。我们就自己想办法,去山坡上石板底下捉蜈蚣卖。大的每条1毛钱,小的5分钱。要是运气好的话,每天可收入5毛到1元钱呢!这在当时可算一笔不小的收入。我们不仅买来铅笔和本子,还能买到好多水果糖解馋。尽管曾被蜈蚣咬伤过痛了好几天,但仍然乐此不疲。
  榨桐油的作坊,叫油坊。用牛拉动油坊里巨大的石碾磨,碾碎桐籽榨油出售。秋播结束后,闲暇的人们把油桐从树上打下来,卖到油坊。桐油的用途广泛,可以用来制造油漆、油布等,不仅非常结实,而且经久耐用。那时候,我们还常用它做灯油照明。《重庆草药》云:为大戟科植物油桐的花,具有清热解毒、生肌之功能。泡油涂鬎疬,热毒疮,天泡疮。如果和桐油放在一起泡制,可治疗烧伤。据说,还可以在婴儿拉肚子、感染风寒后,往手心点一滴桐油,用火烤热,把温暖的手掌放在婴儿的背心和肚脐上揉搓或抚摸,其疗效比吃药、打针还灵验呢。
  很多时候,我在怀念,当年那些曾经在油桐树下和我一起生活扎马尾辫的山妹子和光腚的小伙伴们,如今他们生活得怎样了呢?特别是那个同班5年的桐花。她的父亲由于一直身体不好,在生产队里干不了重活,一家五口的重担落在了母亲瘦弱的肩头。全家生活都是勉强糊口,如何负担得起三个孩子的学费呢!桐花只好等到了9岁才和弟妹们一起上学。桐花非常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学习异常地刻苦和认真。小学几年,她一直是我们班的学习尖子,老师们都夸她争气,将来一定会有大出息而让我们羡慕不已。
  谁曾想,那年春天,大家发现一向从不缺课的桐花尽然连续两天都没来上课。后来得知,由于她多病的父亲永远地离开了她们,懂事的桐花,为照顾弟妹,只好自己辍学,用她稚嫩肩头和母亲扛起那个多灾多难的家。此后,我们很少见面了。
  岁月流逝,时光如梭。转瞬间已经三十几年过去了。今年春,在回老家途中,我始终在想,故乡的油桐花开得还是那么灿烂吗?恍惚间,突然听到有人脆亮地在叫我的乳名,瞬间惊诧后,却又平添了一股莫名的亲切感。
  回头一瞧,面前站着一位皮肤虽有些粗但却是一脸红润的中年少妇。上身着一件粉色薄棉袄,下身穿一件紧身蓝色仔裤,衣着朴素却很得体,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能干劲。还没等我愣过神,她又笑盈盈地说:“咋了,老同学,多年不见,不认识了,我是上坝的桐花呀。”回过神的我,随即和她一起笑了起来。随后,她告诉说当年父亲去世后不久,刚好村里土地承包到户了,母亲一个人忙不过来,她就一直在家帮忙务农。这几年,她一直和丈夫在外打工,最近刚回来准备建房。临分手时,她告诉我,等新房建起后一定要请我去她家做客。
  那天下午,我站在老家房后的山坡上,看到一大片一大片正在盛开的油桐花。走在这漫山遍野的油桐花海中,让人不由得浮想联翩。走得累了,翻身爬上树去,选一处结实的杈丫舒适地靠上,静听微风中桐花雨的飘然零落,纤尘不染的寂静令人心中顿生出无限圣洁的情绪。就这样似睡非睡地、愜意地呆了很久很久,独自尽情地享受着天籁与清静而不愿离开。
  因为有了儿时那段抹之不去的记忆,我对油桐花便也就多了一份与众不同的情感,也正因为承载了这份记忆和情感,也才使得想把对春天温暖的感受,奉献给身边关爱我以及我一直爱着的人和事。

  篇二:又见桐花开
  大院门口的两棵泡桐树又开花了。一团团一簇簇,密密匝匝的,长长的淡紫色花萼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认识桐树是很小的时候,大概在五六岁吧。那时,父亲在部队,一年也回不来一次。母亲带着我和两个弟弟生活。两个弟弟,一个比我小两岁还不到三岁,一个未满周岁。母亲要上班,实在是看不过来了,就把我送回了河南老家。我父母的老家都在河南,是一个乡的两个村子,相距不过几里地。爷爷不大喜欢我,我在老家住久了,认识了路,就经常从爷爷家溜到姥姥家。姥姥家的院子里有两棵高大的泡桐树,开花的时候,满院子都是清香。姥姥采下桐花,用水焯一下,拌上面蒸着吃,真香啊!从那时起,我认识了桐树。
  秋天了,桐树上挂了好多果子,姥姥采了下来。我想桐花那么好吃,果子一定也好吃,就抓起一个放进了嘴里,随即我便吐了出来。姥姥看了,呵呵地笑了,说:“傻妮儿,那不中吃。”我说:“那收它弄啥?”姥姥说:“给你做棉靴[注1]用。”我问姥姥这东西怎么做棉靴呢,姥姥说做好了你就知道了。我楞楞地想了半天,也没琢磨出结果,小伙伴们叫我出去玩,就把这个事儿忘记了。年三十儿,姥姥拿出一双新棉鞋给我穿上,我突然想起了姥姥说用桐籽做棉靴的事儿,就脱下棉鞋找桐籽在哪里。姥姥眯缝着眼又笑了:“真是个傻妮儿!是把桐籽肚子里的油挤出来,蘸到底儿和帮儿上,靴就不好[注2]湿了,穿着暖和。”我拿着棉鞋仔细一看,还真是的,这棉鞋的底子和帮子的下三分之一处泛着油亮,闻着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清凉的味道。我高兴地穿上鞋,一溜烟儿地跑出去向小伙伴们显摆去了。这样的棉鞋我穿了很多年,它们不好看,但真的很暖和。
  再后来我还知道了,老家多数人家的院子里都有几棵桐树,那是老人们为自己故去时准备的。因为桐木的木质轻、耐腐蚀,所以,当地家境一般的人就把它作为首选的装殓木材。院子里的树多数是自生自长的,一阵风过来,桐籽落在了院子的土里,慢慢萌芽出土,人们就由着它长起来。花开花落,在不经意中,树长大了,人也变老了,老人们就把自己的下辈子托付给了这些个开着淡紫色花朵的桐树们。他们不图别的,图的是自己院子里长成的树打造的屋子温暖、亲切。
  上学了,读到《焦裕禄》的课文,我又知道了,桐树生命力顽强,生长快,是抗旱御沙、改善农田环境的极好树种。焦裕禄同志带领兰考人民用泡桐治沙造田,鞠躬尽瘁,倒在开着淡紫色花朵的桐树下,融入了桐花,融入了大地,化作了一棵参天的泡桐树,屹立在人们的心中。
  泡桐树是一个平凡的树种。它的花不灿烂,淡淡地紫色一点也不显眼;它的香不浓烈,清淡的极易让人忽略;它的叶不美丽,难以变幻更多的色彩。可它却努力把自己的平凡发挥到极致,把自己的平凡扩展到无限。登不得大雅之堂,那就遇院落而生,给人们带去荫凉;花叶生的不美,那就把身躯长高长大,最大限度地供人们取用;生时不能成为梁柱,那就在死去时化作小屋,为逝者奉上温暖。
  这就是泡桐树,一种平凡的树,却不论是独立房前屋后,还是田野造林成网,都活得生机勃勃,神采飞扬!
  啊!泡桐树啊!我心中难忘的泡桐树,正可谓:四月又见桐花开,淡香一缕沁心怀。不慕风流自风流,春柳飞絮伴君来。

  篇三:紫桐花开香如故
  春风拂细雨,日日乱红残。满树桐花落,香魂梦里还。
  ——桐花落·题记
  五月,满树的桐花盈盈地盛开,芳菲依旧。
  看惯了三月桃红梨白的娇艳,进入五月,显的寂静多了,到是一树的紫桐花儿再也耐不住性子,不再矜持,争相绽放,赶赴春天最后的盛宴。
  沉默了一冬的旧梦,在春暖花开的季节里渐渐清晰,好似满树的桐花,在眼前张扬着露出笑脸,碎落一地情愫,淡了流年……
  (一)
  清晨,推开轩窗,一缕淡雅的清香沁入心脾。不曾留意,那些紫色的桐花儿是什么时候开放的,当我看到时,已然开满了整个树梢。浅淡的紫色,仿佛素笺上丛生的字迹,一个挨一个,密密匝匝的盛开,绚丽耀眼。有风吹过,若有若无的花香沁入心脾。此时,轻嗅花香,那些清丽的词句,露着笑容跃然纸上。
  梧桐花儿随风至,满屋芳香花染衣。浅浅的紫色,从春天的诗句里溢出。苑若一位女子,一袭紫衣,发髻轻挽,碎步轻移,款款从树下走过,渐至消失在天尽头。偶一回头,一缕暗香环峙身旁……诗里词外飘散着淡淡的花香,随春在季节的深处流转、徘徊。
  一朵桐花里,究竟藏了多少幽思,我不知道。只知道,紫色背后,有春天呢喃的呓语,也有柔软的情思飘过心空,只这些已经让我很留恋了。
  其实,我喜欢这样的感觉,淡淡的,却不浓郁。喜欢在这样的氛围中,在梧桐树下,置一张小桌,搬个小椅,一杯茶,一本书摆放桌上。书,读累了,抿口清茶,抬头望着满树的桐花,一朵朵的开放,然后,缓缓飘落红尘。这一刻,我是宁静的,至少无尘无忧,安逸自在。
  很多时候,我情愿自己如这些紫桐花儿一般,淡淡的开放,悄悄的零落,不与群芳斗艳。只是,世间繁花百千,哪棵梧桐会如我愿?又有谁会在春天里张开双臂容纳我?也许,那时的桐花,也会向五月里的风一样,稍不留神,便匆匆走过了春天,永不回头。
  阳光,透过缝隙倾洒下来,暖洋洋的。徘徊在梧桐树下,任光影重叠,将往事卷起,又拂袖而去。我不动声色地看着,紫桐花依然散发着芳香,那抹清香里,一缕闲愁暗生,风中,幽幽的清唱。“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一任伤感袭来,半晌怅怅无语。
  想来,花儿是不知愁的,如同那些少年心事,为赋新词强说愁,眸中流转着温情,却把新愁赋予纸端,牵强的赋词强说。而花儿又知道人间多少忧愁呢?想来,一概不知。如此,再好不过了,知道又若何?我无奈的苦笑。
  此时,一朵桐花飘落身边,俯身怜惜的拾起,放在掌心,浅浅的蕊里透着些许苍白,一如一个人的面容,黯然、憔悴。
  (二)
  暮春里,我始终寻不到温暖,也看不到紫桐花开,那大片的明媚里也蛰伏着焦虑和不安,无由的让人倦怠。很想,随春风的脚步,寻那一树的灿烂。突然,心被什么东西抓着,想立即起程,才心安,这种感觉愈来愈强烈。
  不过眨眼的瞬间,一树的紫桐花便出现眼前,每朵花上写满祝福和希望,晚霞也露出了笑脸。我想,前世一定是那朵紫桐花儿,今世回转,在尘世中恬然安然生活。于是,静静的蛰伏在红尘中,看花开花落花满天,品味生活的苦辣酸甜。
  心中的臆念带着微笑,拂去岁月的尘埃飘落枝头,远远的望去,那些紫桐花儿低眉垂首,无言的伫立。淡紫的衣衫,透着万种风情,或清新淡雅,或静默沉思,把浮名幻影化成身边一道道风景,摇落沉沉寒凉,独留芳菲在人间。只是,臆念终是臆念,有些主观,或许更多的是心中的期盼。
  春已尽,夏将至,这些紫色的精灵,透过季节的缝隙,在眼前展现出万般风情,点亮人间的温暖。蓦然回望,那些浅浅的花儿如屋角的风铃“叮叮铛铛”风中唱着歌儿。
  此时,春风轻拂,柔和温暖,我却没有一丝心动,相反,却有疼痛袭来,我知道,这样尽情的绽放,仅是徒有外表,不过是零落时轻唱的挽歌,离开枝头的刹那,谱写着人间最凄美的绝唱。整个五月,虽抢了百花的风头,终躲不过凋零的结局,倏地,忧伤袭上心头,滴滴珠落滑落。
  春天里,一些细节渐渐淡忘,曾经以为用很长时间来忘记的人和事,现在看来不过一朵花开的时间,便已走远。偶尔风里,还残留着昨日旧旧的笑容,我已不记清,这笑容是谁留下的,一些人和事都已淡忘,也终将淡忘。
  尘缘如梦,多少心事随桐花一起飘落。走过岁月,回首,身后已是沧海桑田,桐花夹着声声叹息徐徐飘落,溅落一地的感伤。满树的桐花,徒有几分阵容,随季节的渗入,终是要谢,化为尘土,唯暗香残留,依如故。
  因了,偏喜这一树繁花,幽静的夜里,竞隔了唐诗宋词,姗姗入梦,一树的清香,醉了香魂,写满平平仄仄的声律,任我怎样的执笔书写,也难以韵成诗篇画卷。禁不住轻轻的叹息,为花,也是自己。
  (三)
  独伫窗前,阳光穿过树隙轻洒下来,思绪也融入这片阳光里,静静的倾听风吹花落的声音,似乎这一切,只是昨夜的笙歌,我只能黯然凝望,直到满树的桐花化为眼中的风景,可惜此时的桐花,已非彼时的桐花,不可相望,也不能拥有,更谈不上永恒。
  “生死契阔,与子相悦;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诗经》中最悲伤的一首诗,用在此处,似乎有些不合适宜。而我固执的把这首诗留在此处。虽然不能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却是心中无望的守候。
  其实,所有的承诺,都是心中碎碎的谎言,阳光下满树的桐花悄然凝成心结,风过的刹那,缓缓飘落。我伸出双手,虔诚的祈望,希望可以接住五月里最后的花魂。然,事与愿违。我接住的只有空气中飘浮的清香,还有一段支离破碎的章节。
  灯阑影稀,夜来了。院子里,纱窗下,檐角边,处处弥漫着清新的气息,风中,花儿轻轻摇曳,一朵桐花随风旋落身旁,花开花谢,叶落生根。或许这是桐花和春天的约定,也是生命的轮回,生生不息,经久不衰。我有些感动,感动生命因花儿美丽,因花儿而真实存在。
  这个春天,我第一次感受到生命的珍贵,就象一树桐花,努力的绽放,谁也无法预知生命何时走到尽头,走过的,逝去的,就再也无法回头,拼命的挣扎,绚烂的绽放,终逃不过颓败的命运,那一季的绚烂,把相思写进梦的深深处,沉醉不醒。
  于是,昨日悲凉的梦里,桐花带着久违的笑容出现眼前。想起白居易诗,轻吟:
  夜深作书毕,山月向西斜。月下何所有,一树紫桐花。
  桐花半落时,复道正相思。殷勤书背后,兼寄桐花诗。
  白天的喧嚣,夜晚归于静谧。释然,莞尔一笑。
  远处昏黄的灯光,巴望着春再次归来,尽管知晓是徒劳无望的守候。风中,紫桐花,依然痴痴地寻找着遗落的吻,只等风轻轻的将身体旋起,点燃生命最后的希冀,从容的开始下一个生命的轮回。我禁不住为这花儿感叹,赞出声来。
  花如人生,岁月静好。五月暮春里,花儿紧紧簇拥的春天,人生有时真的如花儿一样,或孤单寂寞,或清心寡淡,只要读懂生命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一如满树的桐花,执着热烈的开放后,皈依自然,平平淡淡的生活。
  春风拂细雨,日日乱红残。满树桐花落,香魂梦里还。轻轻伸开双手,放一朵桐花在掌心,曾经心动的画面眸中流转,我终于,读懂了春天,读懂了那一树的桐花。此刻,一缕暗香环峙身旁,眼前露着张张笑脸,想起一句话:但凡痴人,无人扰之。心想,我就是那痴人吧,如此,也好。“嗤”地笑出声来,其实,这样也好,就这样忘了吧,忘了茫茫尘世,忘了花魂相依,也无烦恼扰之,想来,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有时,世间之事,无关风月,因花而起,因花而惜,不过心存一份怜惜罢了,谁能在现实中抛弃诸多烦恼,付诸落花呢?到头来,仍是感怀,嗟叹……为花悲喜,为花落泪,做着多愁善感的自己。
  庭院里,碧窗下,花香依旧,人依然……

  篇四:三月未央,梧桐花开暖流水
  我们等过了深秋,又等过了寒冬,等到一切变得太沉重。终于等到了暖春,看年华似水流。
  ——题记
  坐在电脑前静静的听着广播里流淌的自己精挑细选点播的歌曲,清幽的旋律,潺潺如流水,忧伤却不颓靡,静谧而又厚重。周围到处都弥漫着春天的气息,在这草长莺飞的季节,看年华似水流,犹如风霜渲染过的枫叶,些许的沧桑、悠悠的韵律,都让我如此怀念。
  【路过一路的风景】
  我的人生就像一个人的旅行,在前行的旅途中随时有人上车,有人下车,每段路都会有熟悉的陌生人相伴,我们一起欢笑,一起落泪。在这些岁月拼起的碎片,在似水流年里沉淀为一段模糊却又实在的记忆。
  如果,没有意外;如果,生活如同小溪一样平稳的流淌;如果,不是我的懵懂;如果,生命没有那么多然而。我的一生就会这么继续吧!向往那份恬然悠悠的隐忍,一切好似一场未曾导演的戏剧,滑稽的一幕幕开演。
  音乐流转,耳机里传来孙燕姿淡淡的声音:“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夕阳淡淡的余晖静静的洒在阳台,晕染出的发梢蔓延的让人觉得莫名的温暖。
  【安静,年少的空城】
  拉开窗帘,明媚的春光射透暖窗,我的视线出现短暂的空白。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温馨的阳光仿佛在那一瞬间融化了我一季的哀伤与落寞。我还是习惯一个人静静的看日出日落、花开花谢,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用想,静心的享受那一刻的闲适。
  少年的我一直都是个明媚的小孩子,明媚的笑,明媚的忧伤: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人都要学会慢慢长大,很多时候我们都要在轻狂后、繁华里找到那片明媚的春光,我想,那时才能安然沉稳,静待苍老。
  
  ---- 文章来源于网络,阅读更多散文/随笔/诗词/佳句、发表文章作品尽在新好文章汇!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读者推荐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8673
个性签名:新好文章汇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