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儿时诡话-阳光下的阴影

发表时间:2017-06-03用户:La haine阅读:356
  这个故事比较沉重。也是一直积压在我内心深处的一滩淤泥,每当我想起来的时候,它就开始散发出腐烂的气息。
  在上一篇故事中我们大概介绍了我儿时最好的玩伴,现在我要重新认真的介绍她。
  佳,比我小两岁,是一个眼睛很漂亮的姑娘。她跟随着父母来到我们家属楼的时候,奶奶和我说她的妈妈是她爸新娶回来的老婆,我站在楼下爷爷的小卖铺门口有点惊喜,终于有和我差不多大的孩子和我做邻居了!佳看到了我,也惊喜的跑了过来,大声喊叫着“爸爸妈妈你们看,我找到了一个好朋友!”那年好像是春天吧,迎春花开的一大把一大把的,和她穿的鹅黄色的外套刚好配套。她拉住我的手,吓了我一大跳,我在想这个姑娘为什么这么热情,都要热死我了。她看上去很幸福,她的样子和阳光很般配。
  从那天开始,我们真的成为了最好的朋友,形影不离。从早上刚起床她就来我家门口喊我,到了中午回家吃饭,吃完了又在一起疯。我们总是有很多的游戏活动,比如站在房顶向楼下的人扔小石子(这当然非常的危险),或者去公园偷桃子,在荷花池钓鱼,爬树翻墙什么的。她叫我莹莹姐姐,虽然我觉得我并没有起到一个“姐姐”的作用,更多时候是她让着我。
  佳没有去上学,那个时候我刚小学四年级,放学回家之后佳就缠着我教她学英语,教她唱歌。现在想想,她其实是一个很好的孩子,纯洁,透明,像一块水晶。虽然平时淘气,但是她真的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但这个世界总是有不幸,有悲伤,如果没有承受过,我们谁也不能够蜕变。可是我想不通的是,为什么佳要那么早的承受那一切?
  在我们认识了一年的时候,有一天,佳早上没有来找我玩,我和奶奶就在家里玩桥牌,正玩的时候,我家的门被人疯狂的砸了起来。开开门的时候我看到了佳。我头一次看到了那样的佳,她蓬头垢面满脸的泪痕,她似乎不是在和我诉说,而是在呐喊“莹莹姐姐,我妈不要我了,她要走!你帮我!帮帮我!”
  我和佳两个人一个抓住她妈的包,一个人抱住她妈的腰。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不能撒手,死也不能撒手。
  什么样的母亲会舍得抛弃自己的孩子呢?从我儿时接受的教育我就知道,没有。没有那种母亲。可是为什么佳的母亲那样决绝,她用力的掰开佳的双手,扯过在我手里死攥着的包,用颤抖的声音说“对不起”。然后就走了。我跑出去追,追了两步,发现佳没有动,她站在那里,像一棵歪歪扭扭的树。她脸上都是泪痕,但是却没有再说话了。
  这场“战斗”打过之后,我和佳真正的成为了战友。我更加心疼她了,会吃东西的时候在家偷一块排骨带给她,也会用自己的零花钱请她吃雪糕。我会更加督促她学习,教她认字典。而她的父亲,却一直很忙,忙着喝酒,忙着“谈恋爱”。佳有很多新妈妈,每当一个新的女人住进她们家,邻居们这一天,餐桌上就不乏话题。我恨恨的望着住进他们家的女人,问佳,你叫她什么?这种坏女人,叫她狐狸精!而佳眼眉低垂,却不看我,叫什么,叫妈呗,她都和我爸睡觉了,当然叫妈了。
  那年我九岁,她七岁。
  孩子有的时候想法比大人还多,我不记得听到谁说过这句话,但是我要赞同这句话。佳的父亲是卖菜的,摊位就在我爷爷的小卖铺旁边,佳和父亲的感情虽然不好,但是也偶尔回去帮忙。我记得那是个夏天,因为事情发生的时候我正在爷爷小卖铺里吃冰棒,吸溜吸溜的舔着手上的糖水,一边看三毛流浪记。隐隐约约的听到门口有人轻轻的喊类似救命的话。因为是下午三点左右的样子,街道已经没有行人了,所以很安静,我把电视声音放小又重新仔细的听。是佳的声音。我正要起身,却顿住了,因为,声音有些奇怪。在那个年纪我还对某些事不懂,但是我内心深处却隐隐觉察出来某些异样。我没有忙着走出去,凑到门口开始仔细的听。我听到佳小声的哼唧,很痛苦,听到她说“莹莹姐姐,在不在…救我…”我把门打开了一点,这下看到了。佳躺在她父亲拉菜用的推车上,她的身上躺着一个大一点的男孩子,正是我们经常一起玩的一个有些智障的哥哥。我张了张嘴,吓傻了,时间好像停了,树上的知了叫的声音很大,我也希望知了的声音能够更大一点。不知道多久过去了,那个智障的男孩子走了,我好想闻到了他身上独有的那股臭鸡蛋的味道。我慢慢走出去,看到佳在哭,她哭的很小声。可是我听到了,我相信,一直站在旁边和别人打牌的佳的父亲,他可能没有听到。可能吧。
  这件事情像瘟疫一样,在小孩子中传开了。一帮姑娘凑在一起小声细语的诅咒佳。男孩子们开始起哄,往她的身上泼泥水。这是真实的,因为,我也参与了。我也泼了她泥水。佳很瘦,被泼泥水的时候她用手挡在脸前面,两条腿紧紧的并拢,那个姿势,我想起了她妈妈走的时候,她像一棵歪歪扭扭的树。如果这个时候我和她站在一起,那么被泼泥水的,还有我。
  我记得,她半夜十一点敲我家的门,她哭着跪了下来,她求我,她说,莹莹姐姐,别和我绝交,我错了,对不起…我总觉得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和那天她来求我帮她留住妈妈的那一幕很像。我心里难受。非常的难受。
  过了两个多月吧,她走了。因为她妈妈回来了,抱着一个婴儿,给她带了很多的玩具,不过都是男孩子玩的。没两个礼拜,她就接走了佳。
  佳临走之前,和我说,“我去上学了,说不定能当班长,我可能再也回不来了”我笑了“不会的,你肯定会回来,你爸爸爷爷奶奶,都在这里,你一定会回来”她很坚定的看着我,没有反驳。
  快十年了。你在哪呢?你好不好呢?对不起。对不起。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La haine
文章总计:3
个性签名:词穷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