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草披房子篱笆寨

发表时间:2017-05-08用户:文字君阅读:314
  文 / 刘国林
  从前,北大荒人住的房子都是用草披的,砖瓦房很少见。那时,北大荒盖房子挺省钱。割几车草,拉几车木头,就算备完房子的木料。把草一缕一缕地拧成泥巴辫子,埋上几根木桩,泥辫子围绕着木桩往起垒,留好门窗,一直垒到屋檐高,棚上盖,用草一披,就算把房子盖好了。往里一钻,照样度时光,生儿育女。
  北大荒到处是没开垦的荒地,长满了一人多高的荒草,百八十里无有人烟。听老辈儿人讲,到草塘里割草不怕旁的,一是怕蛇,二是怕狼。我爷爷割苫房草,就和蛇遭遇过。一次,爷爷割草归来,猛然见一倒木横在路中间。怪啦,谁把木头放到路中间?恶作剧!爷爷嘟囔着,想把它挪开。刚一弯腰,爷爷看清了,哪里是倒木,分明是碗口粗的蛇横在路面,那指甲大的鳞片乌黑锃亮,闪着寒光。爷爷吓傻了,来不及多想,撒腿就往家跑。回头瞧,大蛇并没动,后来,爷爷才明白,那是大蛇晒太阳呢。
  我伯爷亲眼见蛇伤人的情景。那天,他到草塘里割草。老远,见同村的二胖子慌乱地挥舞着镰刀。碰见野兽啦?也没见到野兽啊?喊他几声,也没听他言语。伯父忙向二胖子身边跑。没等跑到近前伯父看清了,一条胳膊粗的蛇正缠着他呢。蛇头和蛇尾巴被二胖子割断,可身子仍紧紧地缠着他。只见二胖子的眼珠子往出鼓,嘴巴张得老大,干嘎巴嘴,就是说不出话来,伯父赶忙冲上去,三下两下,把蛇身搂断四五截,抖落到地上,仍欢蹦乱跳呢。那天,二胖子和伯父把搂死的蛇捡回家,洗涮干净,全家人美美地饱餐一顿。事后,二胖子仍心有余悸,絮絮叨叨:“若是毒蛇,我这条小命早归西天喽!”
  草披的房子常闹蛇害。我童年的伙伴儿铁锁登梯上房掏麻雀,还未等把手伸进雀窝,突然,从窝里爬出一条小蛇,嗖地钻进铁锁的嘴里。开始,还能听到铁锁“啊”的叫声,一会儿,叫声也没有了,只见他紧闭着嘴上有个蛇尾巴乱摇晃。可把铁销的爹娘吓坏了,喊来了左邻右舍的乡亲,七手八脚,把铁锁抬进村卫生所。大夫从铁锁的嘴巴里拽出半截蛇尾巴,蛇头那半截,早已钻进铁锁的肚子里!大夫瞧了瞧半截蛇尾巴,笑了:“别怕,这是条无毒蛇”。
  “那半截蛇身子还在孩子的肚子里呀!”铁锁妈惊魂未定。
  “别管它,两天后就排出来了。”
  一场虚惊,铁锁儿果然平安无事。两天后,在铁锁的大便里真的见到几节蛇骨,蛇肉早让他的胃消化吸收了。铁锁爹娘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谢天谢地,总算熬过来了!”铁锁却不以为然:“早知道它没毒,何必咬断它的尾巴?它愿意钻,就让它钻呗!”
  夏天,蛇钻被窝的事时有发生。但都是无毒蛇,不用大惊小怪。有时,也发生意外的事情。东院的范大嫂四十多岁了,一生未育。有一年,她的肚子突然鼓起来。到岁数人都说:“有喜了!”范大哥更是乐得合不拢嘴,老年得子,欢乐的心情可想而知。有一天,范大哥家聚了一群妇女,叽叽喳喳。母亲听说了,也跟着跑过去。半晌,母亲回来了,吓得脸煞白。父亲问:“生了吗?”
  “生了一窝小蛇!”
  “啥?”父亲也惊呆了。
  范大嫂真的生了一窝小蛇,被范大哥扔进灶膛里烧了。范大嫂怎能生一窝小蛇呢?村里人议论纷纷。有的说:“肯定是她睡觉时,蛇精爬进被窝了!”大夫们却说:“是她感染了蛇卵所至。”到底谁说得对?至今我还划魂儿。
  割房草常遇见狼。五六年秋天,我大哥就让狼撵过。那天,大哥牵一匹小马往家拉苦房草。小马贪吃路边草,走得慢。大哥折一根柳条儿,打着小马往家走。前边有片小树林,大哥怕遇见狼,跳上草车驱赶着小马快走。没走多远,小马不走了,怎么打也不走。真的遇见狼了?大哥跳下草车,去牵小马。小马打着颤,直往大哥身上靠。大哥明白了,环顾四周,果然见前方二十多米远有一只大灰狼,正在做扑冲姿势。大哥急中生智,将打马棍当做枪,腿跪地,瞄准了狼。狼见状,掉头便逃,大哥也驱赶小马,往家跑。跑了一程,狼未闻枪声又迎头扑来,大哥又做射击状。这回却不灵了,狼未跑,也未停,放慢了脚步细端详。恰好,大哥脚下有一鹅卵大的石子,匆忙抓起来,嗖地掷向狼头。只听嗷地一声,狼掉头便逃。没曾想,大哥平时练就的“飞石子”功夫,真的派上用场了。
  小时候,夜里常常听见狼嗥。其声似小孩闹夜,女人哭坟,凄凄惨惨,非常难听。每当听见狼叫,我的头发根儿都发炸,吓得直往父亲的被窝里钻。据说,狼有两人目的:“一是施威,使家畜胆却,以便逞凶;二是招集同伙,扩大战斗力。北大荒人家都用柞木条儿围成篱笆寨,用来防狼的侵扰。狼也真够有本事的,一米多高的篱笆,也挡不住它。狼和狗一般大小,最大的百斤左右。可是它跳进猪圈里,能将二百多斤重的肥猪背出篱笆寨,真是够绝的了。猪见到狼,当时就吓瘫了,任其摆布。平常,肥猪是跳不出一米多高的篱笆寨的,狼先叼住猪的耳朵,再把身子伸进猪的胯下,用尾巴不停地抽打猪腚,猪一惊,往前一窜,狼就势一挺,二百多斤重的肥猪,就背出离笆寨了。
  狼再狡猾,也斗不过人。我亲眼见逮狼的场面:半夜时分,一只狼钻篱笆进院,跳进猪圈里叼猪。猪不是好声地叫,全家人从熟睡中惊醒,知道狼进院了,推开窗子呼喊。狼真够狡猾的,卧在猪圈里听动静。伯父和父亲手持木棒直奔猪圈。狼急了,跳出猪圈,打算还钻篱笆逃跑。可是它慌不择路,头伸出篱笆了,身子却被紧紧地挟住,进不得,退不得,硬是让伯父和父亲生擒活拿了。五十年代,北大荒人用篱笆挟狼,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如今,草披房子篱笆寨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北大荒也很少见到蛇和狼了。老辈儿人给孩子们讲草披房子篱笆寨的故事,他们都不信。信不信由你们吧,反正这都是真事儿。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