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捕蛇王赵老大

发表时间:2017-05-08用户:文字君阅读:266
  文 / 刘国林
  大多数的人都怕它。尤其是怕被毒蛇咬一口,因此见了蛇都退避三舍。可并非人人如此,赵老大就不怕蛇,他一生有两大乐趣:一是抽烟,二是玩蛇。抽烟我就不说了,就说他玩蛇吧。
  赵老大祖上三代都以捕蛇为生。小时候,他就跟着父亲布蛇夹,下蛇药,闲着没事儿,他经常从蛇笼里挑出一条蛇自己玩耍着。也怪,他捉蛇,蛇不咬他,反而像中了邪似的在他的面前俯首帖耳,像狗见了主人一样顺从听话。那时,正赶上国家三年自然灾害,吃了上顿愁下顿,经常揭不开锅。赵老大没饿着,他家有蛇吃。那年月,真够有口福的了。只要他饿了,就从笼子里挑出一条蛇,生吞活剥,像吃甘蔗一样香甜地吃下去。无毒的蛇他吃,有毒的蛇他也吃,照样平安无事。真可谓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了。
  烤蛇吃是赵老大的拿手好戏。特别是挨饿的年月,能品尝到他的烤蛇肉,不仅是美味佳肴,也是一种热烈欢快、颇具情调的恩赐了,深受伙伴们的欢迎。
  他烤蛇肉的方法很奇特:先拢一堆火,再把打死的蛇用野苏叶子包一层,再用黄泥包裹好,包裹成一个西瓜大的黄泥团子,仍到火堆里烧。那时,我们眼巴巴地瞧着火堆,时不时地问赵老大何时烤熟。当赵老大从火堆里把已经烧得龟裂状的黄泥团子拔出来时,伙伴们都围拢观看。当他把泥巴敲掉,欲露出蛇肉时,伙伴儿们不时发出阵阵欢呼声。特别是当他把蛇肉剥出来时,散出缕缕诱人的香味儿,伙伴们不禁馋涎欲滴,食欲大振。接着,赵老大把油汪汪的蛇肉掰成许多小块儿,逐一分给眼巴巴地瞧着的伙伴们时,大家真的感恩戴德了。
  雨后的一天,我和几个伙伴儿去山里采木耳,发现了一个异常的情况:只见不远处的草丛摇摇晃晃,好像被一阵风吹得一边斜着。可确实没有风啊?更何况别处的草纹丝未动?怪事!出于好奇,谁也不采木耳了,叽叽喳喳地猜测着。
  这时,听到一种咯咯咯的叫声,好像母鸡生蛋时的叫声。是野鸡的叫声!我们几个顿时来了精神,肯定有野鸡窝,还采什么木耳?捡野鸡蛋吧!扔下手中的木耳筐,兵分三路,蹑手蹑脚地朝叫声处包抄过来。尽管我们的动作很轻,但是隐藏的野鸡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草丛动得更厉害了,像是被人拔起似的左右摇摆。我说:“不对吧?野鸡哪有这么大的阵势?观察观察再说吧。”我们几个停止了前进,趴在草丛中往前窥看。可了不得啦,出现在眼前的不是野鸡,而是一条巨大毒蛇在草丛里爬行呢。它高抬着三角形的扁脑袋,吐着红红的长舌头,周身足有碗口粗,乌黑乌黑的闪着磷光,我估摸着,至少也有两丈长,光尾巴梢子就有胳膊粗。它爬过的地方草木东倒西歪,形成了一条波浪形的线路。天哪,碰到蛇精了!伙伴们也吓呆了,谁的腿脚都不好使了,像被什么魔法钉住似的。毒蛇边爬边咯咯地叫着,啊,叫声是它弄出来的!等我们几个醒过神儿,毒蛇早已一阵风似地爬走了。
  回到村里,我把发现毒蛇的事告诉了赵老大。“能有这事?”他半信半疑。“不信我领你看看。”“别忙,我准备一下再说。”第二天早上,赵老大夹着个空麻袋叫我来了。我领他来到昨出事的地方,赵老大笑了:“这哪是蛇呆的地方?他是借道走走。”经常跟蛇打交道,赵老大对各种蛇的生活规律了如指掌。他告诉我:“捕蛇其实就是找蛇,暴日的阳光下你别找,得到阴暗潮湿的背阴处去寻蛇洞。”
  眼前是片低洼地,灌木丛中积着厚厚的落叶。赵老大高兴了,“这里有蛇,你瞧好吧!”果然,在眼前五六步远的地方有堆新土。“你看,这土是新的,蛇还在里面。它是借野兔的洞住呢,吃了野兔还有地方睡觉,想得多美!”我服了,赵老大真是神眼。他又带我走了十多步远,眼前又是一个洞口。赵老大从麻袋里取出十几把尖刀,分成两行插在洞口的两侧。“这尖刀怎么都上锈了?”“不是锈,那是抹的毒药。”插完尖刀,我俩又回到第一个洞口。他让我捡些干树枝,又拢树叶子,满满地堆积在洞口旁。他又掳些绿草,准备压在树枝上用。一切安排停当,赵老大让我先爬上树等着看热闹,便点燃了那堆干柴。顿时熊熊的大火燃起来。他又加了一大抱绿草,火焰压住了,冒起滚滚的浓烟。赵老大把草帽摘下,对着洞口扇起来,浓烟呛得他眼泪汪汪,不停地咳嗽。此时,他啥都豁出去了,索性跪在地上扇。我要爬下树帮他的忙,他示意我不要动,又指了指前方的洞口。我知道,他让我看着那个洞口的动静。一刻钟的功夫,烟从另一个洞口冒出来了。他把火堆用木棍全拔到洞口处,洞口被封住了。他也飞快地爬上大树,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洞口,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突然,哗啦啦一阵响动,一条大蛇从前方的洞口窜出来,锋利的刀尖刮破了它的肚皮。大蛇剧烈地抖动着,尾巴不停地扫动,把附近的杂草都扫倒了。它痛的难忍,死死地缠着洞口附近的一棵大树,越缠越紧,树底下淌了一滩鲜血,越淌越多。过了一个来钟头,大蛇的身子慢慢地松开了,翻白了。“好了,快拿麻袋!”赵老大跳下树先用石头把蛇头砸烂,才提起血淋淋的蛇尾往麻袋里装。“你猜有多重?”“有五六十斤吧?”“五六十斤给你?最少有八十斤哩,它的砣摆着呢!”赵老大那神采飞扬的样子挂在脸上。看得出,他笑得很得意,很满足。
  赵老大知道我怕蛇,便说:“经历一回胆儿就大了。”一天,我去他家玩耍。他从笼子里取出一条蛇,摆开面条似地让我看。一扬手,竟把那条蛇搭在我的脖子上。我当时吓得就筛糠了,浑身毛孔都炸开了,语无伦次地嚷:“别……别闹!别……别闹!”嚷也没用了,仿佛脖子上按了一把刀,冷嗖嗖地一直凉到心里。赵老大笑着说:“谁跟你闹了?跟我交朋友的人得先跟它交朋友。不吓不识交,吓过一回就好了!”“我的天,还有这么交朋友的?我宁可不交你,也不和它打交道。快把它拿下来!”我把眼睛往下瞟瞟,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儿儿了。可那条蛇却爱我没商量,亲昵地卧在我的脖子上,正抬头要亲我的脸呢。
  “想拿下来自己动手吧。”赵老大笑着不动坑,我一时不敢动了,挺直了身子,伸长了脖子,生怕触犯了它对我下口。“这一回把我交给你了,要杀要剐随你的便吧。”我告饶了。
  好歹恶作剧的时间不长,赵老大笑着把蛇缠到自己的脖子上。“怎么样?下回你就敢碰它了。今天别走了我请你吃蛇肉。”
  “不了,不了,改日的吧!”我一溜烟似地跑出屋。出了屋门,悬着心才回到肚子里。
  赵老大告诉我,他冒死干一回捕蛇的悬事,现在想起来仍有些后怕。挨饿那年,赵老大发现一个盆口粗的蛇洞,他估摸出蛇有多大了。怎么逮住它呢?他琢磨了好几天。那天,他把自己周身都抹上野兔油,浑身上下透着野兔肉的香味儿,然后摸到蛇洞口,甩掉衣服,头朝外,脚朝里,一丝不挂地躺在洞口装死,右手压在后背底下,却紧握着一匕首。不一会儿,他听见洞里传出沙沙的响声,随之他闻到一种腥臭味儿。他心里想,蛇出洞,是死是活就在眼前了。有点后悔,也有点儿怕。后悔也来不及了,他觉得双脚已被叼住,一阵剧烈的疼痛差点儿让他昏过去。他咬紧牙关,任凭蛇吞他,一动不动。吞一口,他就好像死一回。可开弓没有回头箭,凭天由命了!总算挨到吞进腰部的时候,赵老大强忍剧痛,一只手猛地掀起蛇的上腭,另一只手全力把匕首刺进蛇的上腭,使出周身的力气划了个半圆,蛇上半个腭被他削下来了!蛇猛然间受到强烈的刺激,把已吞下的下半身呕出来。赵老大强忍剧痛,就地十八滚,滚出十几步远的地方。这时蛇已窜出洞口,可惜它已失去了上腭和双眼,想咬咬不成,想缠看不见,只垂死挣扎了。它那强有力的尾巴打有洞岩上叭叭地响,如同甩鞭子一般。赵老大说,若是我稍有不慎,蛇上腭没削下来,蛇的眼睛能看到我,会扑上来把我缠住的,不缠死它不会罢休的。那次,赵老大家把蛇肉用盐卤上了,全家省吃俭用地吃了两个月,度过了青黄不接的苦春头子。没办法呀,为了吃口饭,不要脸了,也不要命了,赵老大笑着说。
  赵老大提取蛇毒的功夫到了家。他用长竿将一条毒蛇从蛇笼里挑出来,放在地上。那毒蛇一挨地面就想溜走。赵老大用竿子把它拨回原处。他连防毒手套都不戴,那么从容自信。毒蛇被他激怒了,竖起前半身,吐着红红的舌头发出嘶嘶的声音。赵老大不慌不忙地一只手引逗着毒蛇,另一只手伺机准备捕捉它。突然,赵老大右手猛地掐住蛇头,毒蛇拼命地扭动挣扎,企图挣脱他那有力的大手。说时迟,那时快,赵老大早已准备好了一只玻璃瓶子,把盖着橡皮盖的瓶嘴快速的塞进毒蛇的嘴里。毒蛇正愁咬不到他呢,以为是赵老大的手,叼住就不放松,用尖利的毒牙狠狠地咬住,恨不得把橡皮嘴儿咬烂撕碎才肯罢休。这时,毒蛇的尖牙已穿透了橡皮嘴儿,我清楚地看到,一滴滴粘粘的毒液蜂密似的那么稠,慢慢地流进玻璃瓶里。赵老大说,“这蛇毒几分钟就能让人丧命,贵着呢,一克就能卖50美元,几乎和黄金同价呀!”我打趣道:“这不是和捡金子一样?得来全不费功夫?”“可别逗了,我这是玩命呢,舍命不舍财呀!”赵老大咧咧嘴,苦笑着说。
  前几年,赵老大不捕蛇倒养起蛇来了。养殖场是用砖墙围成的,建在一处荒山坡上,场内树木郁郁葱葱。我去参观那天,几十条大蛇正盘在阳坡晒太阳。小蛇大部分休息在树上,或盘卧树枝上,或顺枝条俯卧着,还有的像面条似的挂在树上。赵老大如数家珍,逐一介绍各式各样的蛇。最大的有一丈多长,最小的才有几寸长。真是蛇的世界,让人家看了眼花缭乱,又有些提心吊胆。赵老大能让蛇跳舞。他口哨一吹,不论是大蛇还是小蛇都昂起头聆听,随着音乐的节奏,便摇头摆尾的舞动着,还不停地吐着舌头,乌黑的眼睛时而注视着主人,时而注视游人,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没看出来,赵老大还是挺胜任的音乐指挥呢。最精彩的要算是看黄鼠狼斗蛇的节目了。赵老大挑一条蛇放入特制的玻璃缸里,又放入一只黄鼠狼。几经挑逗,那条蛇被激怒了,嗖地一声窜到黄鼠狼跟前,伸出红舌头频频进攻。一阵腥风毒雨,一阵云雾翻腾,逼得黄鼠狼只有招架之功,无有还击之力。可黄鼠狼也不示弱,以静待动,腾挪闪躲。毒蛇数次进攻,总是击不中它。毒蛇有些累了,进攻的频率放慢了,黄鼠狼瞅准机会瞬间出击,一口咬住蛇头。任凭蛇毒挣扎翻腾,死不松口。于是,一场难得的黄鼠狼大战毒蛇的精彩表演结束了。这时,赵老大将黄鼠狼轰走,把死蛇挑得高高的,他要表演杀蛇取血和杀蛇取胆。一刀刺进蛇颈,血流出来了,一滴滴地滴进杯子里。赵老大一刀划开蛇腹,把蛇胆挤进另一个杯子里,分别倒进白酒浸泡起来。这时,赵老大吩咐服务员把蛇血、蛇胆酒端进餐厅,让参观者饱餐鲜美的蛇肉的同时,再饮二杯蛇血、蛇胆酒。赵老大说,蛇血、蛇胆酒具有清心明目的功效,治眼病有特效。谁知是真是假?这家伙真会做生意。
  酒后的节目是“人蛇合影留念”,赵老大脖子上盘着蛇,左手握着蛇头,右手掐住蛇尾,整条蛇如同他身上的装饰品,任游人拍照。胆大的参观者还可以和赵老大合影,真有人和他合影。一个上去了,随后跟上来一大群,都愿跟赵老大合影,仿佛他是电影明星,众星捧月一般,让我羡慕的直痒痒。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