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解咒

发表时间:2016-06-06用户:文字君阅读:782
    第一个发现季诺不同于一般孩子的人是她的外婆。

    那天外婆带着五岁的季诺到镇上去玩耍,季诺表现的很开心。乡下的小镇异常地热闹,各种卖东西的小贩来往穿梭。五岁的季诺第一次开口说话,指着走在前面的一个老太太说,“她会死。”

    刚说完,忽然从转角处奔过来一辆汽车,扫过老太太再撞向旁边的房子,车子刹车失灵。等行人回过神来,再看老太,伏地不动,已无鼻息。

    外婆惊吓地掩住嘴,抱起季诺离开是非之地,内心却疑慌不已。

    季诺的父母在她两岁时便离异,她一直和外婆相依为命。五岁的季诺一直都不会说话,外婆因此而更加疼爱季诺,她觉得季诺因缺少父母的关爱才会比其他孩子迟钝。可是今天第一次开口说话的季诺却预知他人的死亡。外婆看着院子里的季诺,她正抱着布娃娃坐在地上玩耍,小脸黑乎乎的沾满泥土,这样看却与一般儿童无异。外婆想,也许只是巧合。

    季诺一天天地长大了,眼睛精光四射,深若潭水,像洞悉一切秘密。外婆却一天天地忧虑起来。发生在季诺身上的事情都不得不让外婆相信,季诺仿佛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季诺会走着走着忽然停下,外婆接着便看见从天而降一重物,若多走两步便毕死无疑。或者季诺与外婆上街怎么都不愿意进入一家商场,外婆无奈带着她离开,一回头便看见商场里冒出滚滚浓烟。

    老人们都相信奇异的人一般都会有不一样的人生。外婆很为季诺担心,她只希望季诺这种异于常人的能力早点消失,成为一个普通女孩子。

    九岁的季诺被外婆带去见一个人。

    幽暗的茅屋里,几个老太太在玩桥牌,牌面的图案说不出的诡异。外婆毕恭毕敬地递上刚买的高级香烟。其中一位瘦削的老太太抬起头来,一双精亮的眼神看向小雅,“呵,原来是同道中人。”

    外婆担心的问,“她将来会怎么样。”

    老太太抽出香烟点起来,“莫怕。”她握住季诺的手,“孩子,你会幸福。”

    “我在你的眼睛里看到一匹马,一匹白色的马。”

    外婆还想问什么,老太太却下了逐客令,“走吧。”

    季诺在外婆的关爱下平安无事地成长,让外婆安慰良多。然而外婆却一天天地老去。十四岁的一天,季诺突然地泪流满面,一阵悲伤袭来。季诺紧紧握住外婆的手不放。外婆把季诺搂在怀里,“小诺,你长大了,可以照顾自己了。外婆走后要好好地照顾自己。你的爸妈每月会给你寄钱过来。外婆疼你到现在,以后的路却要自己去走,要坚强要勇敢。”季诺无力地点头。

    三天后外婆安祥地离去,季诺痛彻心扉。“最爱我的人去了。”这大抵是世界上最令人伤心欲绝的事了。外婆过世后季诺愈发沉默寡言,独来独往。季诺一人走过年少岁月,秀气的脸庞常常湖水一般平静。

    季诺是在刚进大学的时候遇见黎晴的,两个女孩被分到同一间宿舍。季诺走进宿舍便看见一张灿烂的笑脸,明若春辉。黎晴愉快地向她打招呼,声音清脆悦耳。

    “嗨!我叫黎晴。以后我们就是舍友了,大家在一起要开开心心的哦。”

    季诺一下子便对她有莫大的好感,她和黎晴成了好朋友。没有课时,两个女孩最喜欢在宿舍窝在被窝里各自捧着一本书在看。或者絮絮叨叨地聊起女孩子喜爱的话题。季诺有时也会敞开心扉对黎晴说起自己的身世,黎晴每每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表情真挚而关怀。

    “听我外婆说,我的父母曾经非常地相爱,认识不久后便结了婚。后来妈妈生下我时,是爸爸给我取的名子叫做季诺,寓意记得诺言。你看多么讽刺。”

    “后来他们呢”

    “后来他们离婚后又各自结了婚,我就是那个没人要的。”

    黎晴听了单纯而执着而说,“不怕,你还有我。”

    季诺微笑,她多希望她们的友谊能够永永远远。

    季诺看见丁明辉的时候隐隐觉得遇到他是不好的预感,但仍被他吸引。

    一年一度的校庆,丁明辉抱着吉他在台上自弹自唱,干净而略带沙哑的声音里传来齐秦的一首老歌——《思念是一种病》。“当你在穿山越岭的另一边/我在孤独的路上没有尽头/时常感觉你在耳后的呼吸/却未曾感觉你在心口的鼻息/喔 思念是一种病/一种病……”

    灯光在他的身上忽明忽暗,季诺感到一阵心悸。季诺在想,这是不是爱情呢。爱情,真的是一种多么诱人的东西。季诺比其他人更渴望得到爱情。

    季诺报了和丁明辉一样的社团,两星期后已经和丁明辉结识并熟络起来。季诺惊喜地发现他们之间有许多共同话题,丁明辉也觉得季诺秀气可爱。

    丁明辉第一次约季诺的时候,季诺兴奋的在宿舍里不知所以。她拉着黎晴问,“你看我该穿什么衣服,我要不要化点淡妆?”

    黎晴喃喃自语,“我也看见他了……”

    “你说什么?”

    “噢 ,没什么。我来帮你看看搭配什么衣服。”季诺太开心了,没有发觉黎晴脸上挂着不自然的笑容。

    丁明辉真是不可多得的玩伴,他幽默、风趣,带着季诺到处疯到处玩。季诺每天脸着都带着浅浅的笑意,喜上眉梢,她几乎觉得她在恋爱了。

    一段时间后,丁明辉开始疏远季诺。见到季诺时脸上也只是淡淡的表情。季诺不明所以,很是郁闷,但自尊心和女孩的矜持让她并没有向丁明辉询问理由。

    季诺从没想过那个人会是黎晴。

    季诺回到宿舍时,黎明正梳衣打扮准备外出。呵,这段时间疏忽了她的好友,季诺想,她们好久都没有像以前一样窝在宿舍里谈心了。可是黎晴最近也好像不大呆在宿舍里。

    季诺凑过去,“出去约会啊。”

    “啊对,我在和丁明辉约会。”

    只这一句话便让季诺觉得全身冰凉。她看着黎晴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脑海里思绪翻腾。她第一想到的是丁明辉这个家伙,玩的是最卑劣的脚踏两船的游戏。第二想到是黎晴那轻描淡写的话语,她怎么会是那样淡然的神情?最后才想到自己,对啊,我该怎么办?!

    季诺颓然地坐下,内心无限疲惫。她在宿舍呆坐良久,直到天色一点一点地暗下。呵,多么不值,满腔的热情居然付与这样的男子。也不是不心痛的,更觉得尴尬,许是她一厢情愿而已。但是和黎晴再也回不到以前了吧,那样浓厚的友谊也会土崩瓦解。季诺是那样寂寞,好不容易有一个谈得来的朋友呢。

    季诺开始不希望回到那个曾经无限温暖的小窝,她和黎晴在宿舍中进进出出并无半点交流,小小的宿舍直觉得冷清而空洞。季诺看着黎晴娇美无辜的容颜叹息,爱情,都是爱情。

    这天在宿舍里,季诺看着黎晴哼着歌儿要出去。季诺仿佛觉察到什么似的拉着黎晴的手说,“不要出去。”

    黎晴挑起眉,“为什么?”

    季诺满心焦急,“不要出去。”

    黎晴抽回手,“季诺,咱俩公平竞争,我不欠你什么的。”

    季诺低下头,不发一言转身。多说无益。

    傍晚黎晴脸色苍白地回来,一进门便倒床不起。季诺走到她的床沿,想安慰几句。看见黎晴的肩膀微微颤动,才知道她在哭泣。聪明如黎晴怎么会不明白,丁明辉在她和季诺之间三心二意,又怎么不会去流连别的花丛。

    季诺正想说话,只见黎晴坐起,对她怒目而睁,“你!”

    “你早知道的是不是?和你在一起这么久怎么会不知道你有一点与常人不同。那么,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让我去受这样的屈辱!”

    黎晴满脸泪痕,“你真是一个可怕的人。我真替你可悲,你可以预见的都是不好的事情,灾难,死亡或背叛。一个人若可以看见未来的美好,那么对生活还怀有希望。而你是那么不幸,你是一个被诅咒的人!”

    季诺退后一步,脸色一下子煞白。她问自己,真的是这样么。父母弃她而去,外婆也离开她,而她最要好的朋友此刻在恨她。都是她的错,她真的是一个被诅咒的人。她感到无比绝望。

    几天后黎晴找个理由搬离宿舍,季诺仍就是孤家寡人一个了。黎晴经历这件事也像变了一个人,俏丽的脸上多了一抹忧郁的神色。季诺又想起黎晴的名子来,黎晴,离情也。父母给孩子取名都希望别致一些,可是太别致也是不好的。

    季诺在大学里再也没有结识好朋友,很快大家毕业了便各奔东西。可在季诺的心底她无比思念黎晴。

    大学毕业后季诺进入一家公司成为一名最基层的小职员。感情生活一片空白的季诺把精力全投入到工作中,两三年间便升了几次职。可是寂寞,无处不在的寂寞仍是季诺最大的敌人。季诺在想她会这样渐渐老去,孤独一生。

    公司经理对大家介绍,“这是新来的主管陈逸清,希望大家以后在他的领导下努务工作,为公司再创佳绩。”

    季诺看着陈逸清,三四十岁了。他成熟稳重,举止优雅,一双眼睛清亮而深邃。季诺别过脸去,不忍再看。她在内心苦笑,她总是会被这样的男子吸引。她想起上一段令她趋之若鹜的感情,内心仍有余悸。她收回心思,专心工作。

    季诺和陈逸清工作类型不同,但常有交集。相处久了季诺越发觉他沉着冷静而又不失幽默,是个很优秀的男人。和他在一起工作时,季诺总会把工作做的又快又好。只是内心不敢有奢望的,她只觉得能够远远地看着他也是好的。

    陈逸清早就注意到季诺,他觉得年轻的女孩脸上总带着寂寥的神色。她很能干,但对他异常地客气,一双眼睛偶尔会躲闪。时间常了,他才发现他竟那么地关注她,贪恋她的身影。他想起很久很久以前,他也曾有过这样的感觉——他离异很久了。他未敢有更多表示,在那张青春的面孔前,他觉得自己老了。

    公司分配季诺做陈逸清的助理到四川的一个小城去考察业务。季诺反而忧心忡忡,离他的距离越近,越不知道如何处理内心的感情。还好事情那么多那么忙,让季诺无心他想。她头脑冷静,思路明确,力求做他最好的助理。

    这天中午,他们还在会议式与对方代表谈论合作细节。季诺突然感到一阵阵的恐慌。这种感觉太强烈了,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强烈。她的脑海里居然浮现横尸遍野的画面。她惧怕不已,在会议室里大声地喊,“跑,快跑!!!”

    众人一阵愕然,她不管不顾。拉着陈逸清的手就向出口跑去。

    地震来了!

    只是那么短短的几分钟而已,天崩地裂,地动山摇。无数人命丧黄泉。陈逸清和季诺眼看就要跑出大楼,一个巨大的抖动把季诺甩出几尺远。陈逸清却被弹到门口,安全逃生。他眼睁睁地看着季诺被埋大楼底下,欲助无力。此时大街上到处都是撕心裂肺的人群,一瞬间,无数人失去家园和亲人。

    陈逸清和消防队员一起,奋力救助被困的人们。三天后,季诺从大楼底下被救出。陈逸清扑过去,握起季诺的手,轰然倒下——他的神经崩得太紧。

    不得不说,季诺是幸运的。

    季诺醒来的时候看见一个疲惫不堪,胡子拉碴的人坐在她面前。她动动手臂和脚,心里想,还好没有缺胳膊少腿,但是全身疼痛不已。感觉到疼痛总是好的,就像还是活着最好一样。

    陈逸清看见季诺醒来,不禁泪盈于眶。他看着季诺,想说些什么。神情居然带着一丝羞涩,“能否让我照顾你一生一世。”

    季诺先是愕然,然后一阵甜蜜和喜悦涌上心田。啊,求婚。

    没过多久季诺便和陈逸清结婚了。季诺是多么希望拥有一个幸福的家,现在终于实现。她辞去工作开心地在家做一个小妇人。每天打扮家居研究菜谱并乐此不疲。更让她开心的是黎晴居然来参加她的婚礼。她们相拥而泣,黎晴说,“我们永远都是好朋友。”此时的黎晴成熟不少,浑身散发着女人的气息,更加千娇百媚。季诺笑她,你越发长得像颠倒众生的尤物。

    季诺很久很久都没有再预见到什么,她似乎已经失去那种能力。她又想起陈逸清求婚时对她说的话,“你会不会嫌我年纪比你大那么多?”

    “啊,你有多大啦?”

    “我属马,今年已经四十二岁了。”

    “马,一匹白色的马。是你吗?”季诺思绪飞出老远。

    “你说什么?”

    “我是说,你是我的白马王子,你一点也不老。”

    她和陈逸清相视而笑。

    以吾爱换他爱。灾难促成他们的爱情,一场“倾城之恋”。

    是这样么?真爱的魔力最大,解了施在季诺身上的诅语。

    季诺有时也会端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地想,让我预见点什么吧。想着想着觉得肚子饿起来。啊,我得找吃的去。

    陈逸清看着妻子又呆呆地坐在沙发上想什么,结了婚后她越发傻傻地单纯可爱。

    “你干什么去啊。”

    “我找吃的。”

    “你不能再吃啦,医生说你体重增长过快,让你控制体重。”

    呵,原来季诺怀孕了。

    那个老婆婆说过的,她会幸福的。不是吗?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1 条评论
红尘年少2016-11-20 19:45回复
温馨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