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青山青又青

发表时间:2016-05-19用户:文字君阅读:702
    ——写给家乡的青山林场

    总是有淡淡的情思

    魂牵梦萦着那一黛

    幽幽的远山

    总是有离离的景致

    依然流连地映一抹

    盈盈的纱雾;

    摘一叶画笔的涓涓

    柔柔的雪花轻唱着

    岁月的远山

    掬一捧昨日的炊烟

    漾漾的心底眷连着

    渐远的纱雾。

    山村、炊烟

    犬吠、鸡鸣

    小巧的画幅总是轻轻地

    轻轻地在心底小住。

    前些年在京,见到一帧金属工艺画幅:夜霭山乡,似异国风味。画幅有老绿的感觉,霭空暗云,偶或有隙。虽略晦,但金属制作工艺又赋予了特有灵性,因为老绿的感觉中有着灵灵的晶莹。

    画面主体:茅居、老树,茅居倚枯暗老树;院落、柴扉、雪地,裸露小径由前绕出,三曲两折弯由后柴门向远远的一些茅居去了。农家院落,垛高的谷草、圈舍、老缸、木槽,两只大鹅,一只引颈侧顾,一只埋头扒槽,似能闻扒槽的嘁喳声,也真想听那引颈的一连串的“嘎嘎”声。

    所以说到这画,是常常在凝视的沉想中想到了我们这的青山林场。

    青山青又青,绿水绕山过,炊烟袅袅起,袅袅闻炊烟。

    这是友阿多一次顽皮地调侃青山林场的句子。前几句很美也很清楚,但最后这句“袅袅闻炊烟”无何觉得有恶劣的制作嫌疑。问阿多,笑,不答。现下想想,阿多造次的还真有趣味:炊烟袅袅起,突出所见;袅袅闻炊烟,突出所闻,闻于何处?闻在炊烟缕缕中老实巴脚的男人没四仰八叉躺在炕上,院落里传出了噼啪的劈柴声......,小小子抹了把调皮后带回的小泥脸跺巴着脚在嚷嚷着“妈妈我饿了”......,碗筷声,女主人抽空“咕咕咕”的唤鸡儿的声......,这一“闻炊烟”借“炊烟”之巧诗中有画,画中有声,活脱脱地竟勾勒了一幅山村夕照的质朴生活!

    由此一来就不由得不更多地经常回味第一次去青山林场的感觉了。

    那时的青山林场还有专线列车:局址—河口林场。青山林场是这条线上的大站,车站还有公寓,好像中转站一类的。放大点说,相当于北京—纽约的太平洋站,也很繁华的呀。无何生于密山,长在这个局址,但第一次坐小火车,第一次走向大山,第一次给爸爸打个电话,第一次放飞心境,却是从这里开始。

    记得是个早春时节,连跳带蹦“说服”了不放心的妈妈,带着16、7岁特有的憧憬,与小友阿多下午4.00来钟乘上玲珑颠簸的小火车,别看那是现代化交通工具,颠哒起来可绝对有抻头,40来公里的路,愣是抹了夕阳已去才到。下车,远远地,映入眼际的是居民区簇簇朵朵房舍上的炊烟袅袅。天近黑又不熟悉这里,与友一商量:公寓,睡觉!

    公寓绝对保鲜,那潮湿直弄得无何与阿多不敢睡去,生拍身上冒出个小绿豆芽芽!半夜里,那阿多床上乒乓作响,吓得无何就着晦晦的光看去什么也看不见,——哦,感情是爱长跑的友在偷练“九阴白骨爪”吧?

    别说,这一想还真邪,也不知挣扎了多长时间,就在无何刚扯着口水进入梦乡时,“咚”的一声,脑门飞来一爪,妈呀,——百分之百万分之一秒的一刹,一下挺起,唉,有惊无险,是那友拍了下无何脑门,那人妖幽幽的声是:起来,跑步去!

    与妖共舞,无何无能。尽管山乡的晨天格外的清,气格外的新,但不当体力,站区沿线第二圈无何跑不动了。唉,那人妖是厉害,还冷飕飕地鬼蜮一般窜去......。

    历史的定格就是缘分,就是那跑不动给的那情缘之结,无何第一次有幸领受了自己家乡大山的美。

    青山真的就是一幅画作嗳!

    站区望去,大片的房区背依大山,那大山天公巧夺,雄势、淡定、无邪、俊朗。有道是山乡人勤,朵朵烟囱早早不掩了勤实的羞涩,那妙雅的炊烟,似向雄起的大山,又似依恋澈澈的清空,犹豫间竟编织了天女撒撒的素练,扯扯地让你有忘我的感觉。奇中之奇的,是略转西北,竟真的让人惊讶,因为那里半山上有着长长的颈部折前的纱雾,似仙家轻释的灵妙,点点着雨露,勾引着遐思。那雾似拨弄起了声响,不知是梵音还是瑶池玉箫,让人在清凉中释放者烦扰。西北,再远,远远地是淡淡的远山;东北,不远,隆起着山,再远,还是隆起的山。——现在可以确切地说,西北方向,海音山林场,东北方向,完达山腹地。著名的完达山主峰神顶峰就在那向前2、30公里的地处。

    乐山就游山,喜水就游水。饭后,与那人妖一商量奔那房区后边的大山,玩去!

    走出站区,走进房区,——林场住宅的中心区域,问了一位热心大婶如何行路,过了那所青山学校,一座木桥,眼前陡峭,大山。就在眼前!

    哦,也就在那一刻,突然感到,人在大山面前真的很渺小,如蝼蚁趋行大地,似蚊蝇飘零在空,如水滴碰撞苍茫大海,似飘叶扭闪邈邈太宇;也就在那一刻,突然感到,若想如山就必须不断积累,若想强旺就必须不断壮大!——尽管自己后来见过更高、更大,甚至更多的山,但那老青山自己却再怎么的也没忘记,缘由,也许是冥冥之中那山开启了自己渐近弱冠之时纯真无暇的人性感悟吧!

    那山很是陡峭,也没有现今人工修葺的登山的那路,只是眼前影影绰绰的有被不少人踏过的像小路的感觉,再上,隐在林中。草尖不知是露珠还是雾珠漫不经心地浸湿着裤角,偶有晨阳透来,那珠儿就活灵活现,熠熠闪闪,那棱角分明的光让人感到亲切。藤枝有时会调皮地拦你一下,那种纯实让人好不惬意。斜绕向上,大半山腰上,一壁峭崖,这峭崖无所谓的突兀,无所谓的嶙峋,无所谓的峥嵘,就那么现实地一峭而起,一如山里人的倔强、平实与纯朴。峭崖左的底边处,三、两块大石的底部爬着清凉的苔藓,不知名的小虫在上影影蠕动,那生命也许也一如人类生命的起源吧?——现在想来,大凡生命,予她以活力、以真实、以蜗居、以空间,也许她的未来就会强大!

    绕山弯弯,曲径辗转,终于,登临老青山之顶。

    初到,腿稀软,气紧喘,一旁那人妖一声怪叫吓了无何一跳,扭头,那人妖没有口吐白沫,也没有残喘呼噜,感情是头猪仰巴个壳去图享受了。

    阿多与无何自小就铁,兄弟无嫌,所以后来叫他妖,就是他那无端的一爪。

    别看阿多文字上表述不多,其实每每吐墨,也是呵气成虹,也常常令无何瞠目,因为阿多的主见就如他青山公寓午夜“九阴白骨爪”一样:乖戾,残忍,恐怖,迅疾,恶劣,——当然是玩笑了,无贬义。

    这不,转眼那妖挺尸的第一句话竟让无何结舌:呵呵,看吧,下边就是“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的再现!——那妖指了指老青山下林场如蚁的点滴的影。——那时的无何还没有读到《孟子·尽心》,也不知道这话的出处和涵义,正要请教,那妖却自忖自吟,弄出了“天予我地我予天,自在弄箫自在箫”的句子,此话无遮无拦,出处,实无可查,私下确定,来自妖口,——至今无何也不甚解这话的意思,——但从这话无何知道了阿多为什么起个网名叫“东邪非西毒”了。

    确实如“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的再现。一览而下,先前经过时还感觉挺大的青山林场而今看去,不过是水墨画的零星碎墨了,那偶尔走动的人影,也不过是壳虫在一点一点地在挪,不甚了了。

    山崖陡峭,登尽竭力,确实感到累了,后山深远,层林层去,但实在不想动了。那妖挺尸后又仰巴在绿茵的草上,无何呢,就顺势自娱自乐了,

    在这山观,林场若甲盖,尺寸天地,那人影是壳虫,那蜗居是薄羽,粼粼中不灭的是生机,那时的我在想,纯真的朴实是她生机的本源吧?

    喜在自在,乐也在自在。无何最不能忘的是老青山上的那一左顾一右盼,左顾,飘零而来,玉带盈盈,携烁烁闪闪,仙女袂影,;右盼,粼粼渐去,佳人如梦,携盎盎然然,鹊影如幻。——淡雅的一条河,在这山上看,是那般的无暇,——而在我,当时竟不知道那就是我们这里的母亲河,——阿布沁河,——她的源地就在青山林场境内的将军岭!

    一湾而来,一湾而去,如果说这山是我们的老父亲,那这河就是我们的老母亲,——老父亲予我们以性格,老妈妈予我们以胸怀,——在性格中我们崛起,在胸怀中我们真实,吟唱我们的质朴,喜爱在这里放歌!

    放歌后的疲惫,是那妖鼾声的诱惑,当无何浑噩中醒来,梦已西挂,阳也西斜。来有专线小火车,回却没有当日返回的小火车,那时突然真的感觉自己很无着,不知如何是好。与妖在青山小火车站,给爸爸打了一生中与爸爸通的第一个电话,原话是:爸爸,我回不去了,我想回家!——确切点说,有点哭腔!——爸爸笑了,不怕,和站长叔叔说,坐拉原条的守车回来吧!

    晚,无何与妖回到了家,但老青山也就从那时起,留在了无何的心底!

    看到桌上《夜霭山乡》的画幅,就想起了青山林场

    山村、炊烟

    犬吠、鸡鸣

    小巧的画幅总是轻轻地

    轻轻地在心底小住!

    想起了唐•杜牧的诗句: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惦念青山!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读者推荐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8828
个性签名:新好文章汇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