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恶人

发表时间:2016-04-10用户:文字君阅读:523
    几年前我们一个编剧,想塑造一个先天性无痛无汗症的角色。导演也觉得不错,让他可劲儿挖。于是他看了很多书、医疗剧还有记录片。看完说挖不动,说无论如何都想采访到一个真正的患者。这病一百万人里一个还往高了说的,这给我找的!用了将近一个月,终于找到了一个30出头,没工作,和父母一起住的男患者。
    
    这人不光得了罕见的病,还有些痴呆,智力大概10岁左右,口齿极度不清,小动作特别多,言语和表情声画不同步。我从小就害怕傻子,一见就心慌后脑勺发麻,和他呆了不到五分钟,冷汗就顺着屁股沟开始淌了。
    
    不过编剧完全不在意的样子,特别自然从容地跟他聊了起来。寒暄一番之后,又问他抽不抽烟,又从怀里掏出小瓶酒倒给他喝。我有些惭愧,心想怎么不能跟人家学学呢,就正常说话唠嗑有那么难吗。这是工作来了,谁在乎你害不害怕傻子啊。过了十多分钟吧,患者妈妈知道她儿子没法正常沟通,进屋来接替采访了。
    
    在我们之前,一些搞研究的人们、慈善机构还有电视台也来过,所以他妈妈没用我们多问,条理清晰地按时间顺序讲了起来——孩子几个月时,天热得不行却不见出汗,但她没在意,因为孩子不哭也不闹,结果小孩当晚就抽风了。送医院后,说连中暑带癫痫,脑子已经烧坏了。
    
    又做了一系列检查后,医生告诉她,你孩子是极为罕见的无痛无汗症,不知道疼,不会出汗。给她讲解了很久,大意是从今往后,你要比其他父母辛苦无数倍了。因为孩子不知道疼,所以长牙后极容易吃饭把自己舌头咬掉,或者不知不觉把手指啃出血之类的;被热水烫到或者火烤到,即使烫烂烧焦了都不会喊疼;脱臼或者骨折了,只要你不发现,孩子就会一直拖着断胳膊断腿跑跑跳跳。
    
    无汗那一项,准确说是你孩子不能调节体温。热了不出汗,冷了也不会像正常人一样,身体自发积极地去御寒。所以一定要盯紧孩子,时时刻刻帮他量体温,人为保持在正常范围内。别让他跑跳得太凶,因为出不了汗,他疯玩一下午身体就该轻度烧伤了。
    
    他妈妈谈了一个多小时,中间有几次我听得很心酸——“当时医生给我讲解了那么久那么细,真正养起小孩来,发现还是不够全面具体。很多更加细微的注意事项,都是我后来慢慢自己摸索的。” “幸好我和他爸爸,夫妻感情很好。就是年轻时,以为孩子长身体时是我们最大的坎。那个坎确实很难过,但现在我们老了,没想到人活一世,最大的坎竟是在我们走后。” “孩子不知道疼,但他受的每处伤,都疼在我心上肉上了。”
    
    这时他爸下班回家了,开门看了我们一眼,打个招呼去做饭了。他妈妈执意留我们吃饭,说你们付了采访费,至少至少请留下来吃一顿饭。我们答应后,她起身帮厨去了。
    
    房间就剩我们三人后,编剧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他,“你做过爱吗?” 我说你问他这个干啥呀?编剧说,“我特别想知道啊。好奇。要不白来了。” 我就不吱声了。但那个患者不懂“做爱”这个词,重复了一遍。于是编剧做了一个打炮的动作,大动作,还做了两下。他一比量我就忍不了了,怕他父母听见,小声说他,“别接着问了。”
    
    编剧挺没意思的又沉默了一会儿,从包里一样样地掏出了绷带、药水和绵团,又从屁兜里掏出一把小刀,掰开递给了男患者,“可以证明给我看一下吗。真的感觉不到疼?切浅浅一条就可以。不会有事的。” 掏绷带时我还没反应过来,这下彻底傻了,身子哐当哐当震来震去。真的啊?这个人,这种事,真在我眼前发生着呢啊?等脑子开始运转了,心想我应该手怎么探过去,在他手腕的哪个部位狠敲一下,才能把刀震掉地上呢?正在脑内攻略图,那个男患者,竟然笑呵呵地把刀接过去了,要切自己。
    
    他一接过刀!我就不由自主地一嗓子尖叫出来了。害怕啊,真害怕,有备而来的、心理变态从骨子往外冒坏水的编剧让我瘆得慌,这个患者,痴呆儿,圈拢他切自己,就笑呵呵地真打算切,这个更吓人……怎么这么吓人。
    
    他父母闻声赶过来一看,他爸二话没说给我俩撵出门了。推了他好几下,也推了我一下。我俩一句不敢申辩,连声道歉着滚了。
    
    回到车里坐了一会儿,编剧有些发慌了,说我们回去正式跟他们好好道歉吧。不能让他们往公司打电话。得立刻赶过去,没准儿现在正打电话告状呢。
    
    我说你惦记的只是他们往公司打电话啊,就算报警抓你你也得百分百进去。你这该判啥?蓄意伤害?不对,太轻了。你还有脸去道歉,我一个人去。
    
    敲门前我因为也害怕他们往公司打电话,还在想道歉时我是不是应该使劲使劲哭,但一进屋,看见那个男患者一副受惊了的样子,被他妈妈抱在怀里摸后背,一个母亲抱着个傻孩子安慰,眼泪刷的下来了,都没用酝酿。
    
    我边哭边想,我怎么这么反应迟钝这么有眼无珠呢。那个编剧给他递烟灌酒的时候,我就应该反应过来。这不就是那些灌小孩子酒取乐的大人吗。那时他畸形变态的恶意就萌生出来了我这个睁眼瞎。就算那次没反应过来,他问出那句 “你做过爱吗” 之后,我也应该立即喊停。至于他的“好奇心,要不然白来了”之类的,听都不要往下听。真特么活该,我他妈到底在这儿做什么呢啊。
    
    我给他妈妈哭的,也不停擦眼泪,后来越哭越伤心,终于泣不成声,“孩子不知道疼这件事,小时候被邻居小孩们知道后,有三、四个小男孩,总是过来缠着他。给他递石头棍子小刀,围着我儿子,一次又一次不厌其烦地看他表演残害自己,看不够,笑不够。儿子因为小朋友们来找自己玩,特别开心,让怎么虐待自己,就高高兴兴地怎么虐待自己。有时会被大人或者女生发现,被严厉地制止骂走,但老实了没几天,又忍不住来缠我儿子,给他带到更加隐蔽的场所。刚才你的同事,让我想起当年那几个小男孩了。那几个小男孩,原封不动地长成大人了。”
    
    by / TuesdayChina5 min read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