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所谓繁花不过一场梦(下)

发表时间:2016-04-10用户:文字君阅读:1137
    晓辰打来电话。子琳,我做了土豆炖排骨,快来吃。
    
    晓辰的声音永远是年轻快乐着的,这个快乐而又干净的孩子。
    
    在晓辰的阁楼里,我永远都是好吃懒做的那个。晓辰总是千百次地督促我,洗手。除了手还自己洗外,我的惰性发挥到了极致,如果可以,恨不得手都让晓辰拿了去洗。
    
    我喜欢那个阁楼,温暖舒适。从天窗里可以看到夜空,偶尔还有星星。
    
    有时候我会静静地看着晓辰画画。有时候坐在墙拐角的软垫子上发呆。喜欢光着脚在晓辰的屋子里走来走去,厚厚的羊毛毯子,光脚踩上去软软的,没有一丝声响,像是在谁的心里走路。
    
    我说,晓辰,我喜欢你的地毯,好像是在谁的心里走路,软软的。
    
    晓辰就笑,就你这懒样儿,谁把你放在心里,那心不都成了垃圾堆。
    
    我在MSN上问林杰,你曾经爱过我么?
    
    半晌,林杰说,你是唯一走入我内心深处的人。
    
    一直都是。
    
    如果我不能和你生活在一起,那么这不是因为不理解,而是因为理解。
    
    我说,林杰,我明白。我了解你,就像了解我自己,我愈远地离开自己,便愈深地了解自己。有时候我觉得活在自己的身体之外,所以,我随时随地都在你的身旁。借用泰戈尔的一句话,希望我对你的爱不会造成负担,因为我选择爱你,就要爱得自由自在。敲下这句话时,内心真实地痛并快乐着。
    
    林杰给了我一个笑脸。
    
    我在大大的窗台上走来走去。我喜欢房间里那大大的窗台,喜欢穿着玫瑰色睡裙在窗台上走来走去,喜欢把窗户打开探出半个身子去,让风拂过身体,有灵魂飞翔的感觉。林杰不喜欢我在窗台上走,他有恐高症。他说看见我在窗台上走他就紧张。据说拥抱可以缓解紧张的情绪,我曾经想,如果能换来他一生一世结实的拥抱,我情愿这么跳下去。林杰一把把我抱了下来。
    
    还有什么男子会像林杰一样,让我爱得甜蜜,恨得心疼?
    
    听见冬天的离开我在某年某月醒过来
    
    我想我等我期待未来却不能因此安排
    
    阴天傍晚车窗外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
    
    向左向右向前看爱要拐几个弯才来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
    
    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
    
    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
    
    我往前飞飞过一片时间海
    
    我们也曾在爱情倍受伤害
    
    我看着路梦的入口有点窄
    
    我遇见你是最美丽的意外
    
    总有一天我的谜底会解开
    
    离开那座有林杰的身影的城市后,我流浪到了南方一座很现代化的城市。那里有摩天大楼,有日夜喧嚣的酒吧,有为生活忙忙碌碌的红男绿女,也有莺歌燕舞的痴痴缠缠。但是,那个城市不相信爱情。
    
    晓辰又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他说,子琳,跟我回去,我不能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他还是那么坚定的眼神。
    
    晓辰,我已经伤痕累累了。
    
    刚好,我是医生。
    
    我倔强地保持沉默。
    
    或许,我是需要被解救的,当我无法解救自己的时候,只能借助别人的臂膀。我只是害怕辜负了晓辰,这样一个纯净自然的男子,我是否有勇气去承担他的爱情?
    
    我搬到了晓辰那里,新的房子,很简洁的装修,淡的底色和大块色块的渲染。
    
    晓辰对我很好,非常的耐心,包容着我愤怒易躁的脾性。说实话,你挑不出这个男子任何的缺陷,而我,就是无法全心接受他对我的感情。
    
    怎么形容晓辰呢?一个很乖的纯净的大男孩,没有太多的感情经历,相信爱情,相信真诚,也相信永远。
    
    有时候我看着他心里就出现家人般的温暖,如同见到了手足。他每天忙里忙外,吹着响亮的口哨,毫无心计地快乐着,虽然也已经是二十五六岁的人了,却是那么的充满了阳光,让人看着就温暖快乐。
    
    我依旧每天写我的文字,煮白米粥,擦地,出去散步,看着阳光下草地上学步的孩子,心里一点点地温暖起来,小区有很好的设施,邻里也很热情,有时我病人般地坐在楼下的秋千上晒太阳,就有老人走过来说,丫头,你的脸色不好,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我就笑着看着老人,笑得温暖。于是一同坐在阳光下,回顾老人几十年来的生活。老人们的孤单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之所以唠叨,也是因为他们实在孤独,需要一个能陪他们说话的人。
    
    我找了一份新的工作,开始了新的生活。晓辰说我离开之后,若琳给他打了很多的电话询问是否知道我的下落,我鼻子就开始酸了起来,很久了,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感动,可是这个丫头,一想起她,就想流泪。
    
    打电话给若琳,她在电话那边像发了疯般地叫着。
    
    子琳!啊!子琳!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你个死丫头,跑哪儿去了!你个没良心的,良心全被狗吃了,你怎么没死在外面呢?
    
    别弄得跟我妈一样,快点汇报情况,钓得金龟婿了没?
    
    嘿嘿。
    
    别傻笑。不会吧?你还是光棍一条。
    
    什么啊,说的那么难听?
    
    哎呀,没说你老处女呢。
    
    就你经验丰富,行了吧?
    
    行啊,身体力行才行。
    
    你个死丫头,说,这两年跑哪儿去了?现在在哪儿呢?有没有如意郎君?
    
    我在晓辰这里。
    
    好,你等我,我明天就过去。
    
    若琳比原来丰满了点,很好的气色,眉宇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落寞,比几年前越发的充满了女人味儿。
    
    一见到我,她那不争气的眼泪就涌了上来。
    
    死子琳。
    
    什么嘛,一见面就哭,扫人彩头。
    
    若琳一巴掌劈过来,打得我生疼,边抽抽着边叫,打死你个没良心的。
    
    真打啊你还,恶毒,真恶毒,怪不得嫁不出去。
    
    我?追本姑娘的人没有一个营业有一个连,要嫁分分钟能嫁,你还别激我,没用。
    
    我们两个又开始贫嘴,晓辰看着我们傻笑。
    
    哈,这就是晓辰吧?若琳拍着晓辰,跟丈母娘看女婿似的上上下下打量了个遍。不错,不错,一表人才,少年有成啊。子琳,你还真有眼力。
    
    我歪着眼睛睨若琳,说什么呢你?
    
    嘿嘿,你们两个怎么混到一起来啦?
    
    怎么说话这么难听啊?我踢了若琳一脚。
    
    晓辰去给我们做饭。若琳吃着晓辰专门折腾的一桌菜,啧啧声不断。
    
    说真话,除了我妈做的,我还真没吃过这么香的东西。
    
    阿姨身体还好么?
    
    还好吧,就是有点胖,有时候心脏负荷太大。
    
    那可要注意了。
    
    和晓辰在一起的日子是温暖的,时间长了我会有家的感觉,是的,这个男子,他慢慢地走入了我的生命,我开始慢慢接受他的温情。他成熟了很多,不再像以前那么活跃,没有太多的惊喜给你,也不会写诗,但他精细地关心着你的生活,他很乐观豁达,有颗从容平静的心,仿佛不应是他这个年龄所拥有的,晓辰有很幸福的家庭,父母都是教师,非常相爱,举案齐眉的一对老人,和善有趣,晓辰在这样的环境下生长,是我所无法体会的幸福,他有着非常健康的心态。而我,有时觉得自己是病态的,闲暇时晓辰会画画,画笔下的色彩非常丰富,我有时候静静地坐在窗前的阳光下看书,他就静静地描绘着我的侧影,偶尔相视一笑,似乎也达到了某种默契,难道这就是家的感觉?
    
    我坐在窗前看书,我轻轻地念着。
    
    即使在你的身边,我也无时无刻不在思念,思念那个人。
    
    晓辰放下了手中的画笔,忽然对我说,子琳,我们结婚吧。
    
    没有鲜花,没有美酒,没有戒指,没有一切刻意的形式,就这么自然而然地脱口而出,但我知道,这会是一辈子的承诺。
    
    再给我一段时间,好么?我心里对婚姻有种莫名的恐惧。
    
    晓辰吻着我的额头,不要着急,我要你知道,我爱你,就行了。
    
    这是晓辰第一次对我说爱。
    
    谁说这不是一种幸福?没有什么惊涛骇浪,但我的心理隐隐得甜蜜着。也许人们没有错,细水长流的感情才能隽永。
    
    远处传来王菲的歌声:
    
    有时候有时候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太多风雨已看透
    
    谁会选择陪我看细水长流
    
    晓辰躺在我的身边,轻轻环着我,让人觉得温暖。也许人们需要的就是这么一点点可怜的温暖,我们都太冷了,在人生的路上,我们需要结伴同行。
    
    晓辰说,子琳,没有人强迫你,不要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我看着他,笑了,然后闭上眼睛,留恋着那一点点的温暖,不知道有眼泪留出来,直到嘴角有了咸咸的滋味。
    
    把头埋进晓辰怀里,咬了咬嘴唇,不要哭。有些感情可以埋在心底,偶尔想起来,心里痛那么一下,就好。我告诉自己,子琳,你该是多么庆幸,遇见了晓辰这样爱你的人,补回了从小到大所有欠缺的关怀,上帝永远是那么的公平。
    
    我知道,所有的爱,都给了过去,我欠了晓辰。我不清楚对他是什么感觉,我抱紧晓辰,似乎在害怕所有的人都会在一夜之间离我而去。
    
    子琳,选择自己所爱的,爱自己所选择的,既然你已经选择了,就要努力放下很多从前的事情,要努力让自己快乐,晓辰,他是个很好的男孩子,他对你的好让我们所有人嫉妒。你一定要珍惜。没有人能够永远付出的,你要学会感激,学会报答。
    
    若琳坐在我的对面,我垂下头。
    
    若琳,我很害怕,我知道没有人再会像晓辰这样照顾我,对我好了,可是我总觉得缺少了一点什么,我们之间,缺少什么,我也说不清楚。我喜欢他,不讨厌他,但是,那好像不是爱情,我真的很害怕。也许我应该选择他,有前途,人好,对我好,家庭也好,这对一个女孩子来说应该是很好的选择,可是我觉得害怕,你明白么?我是怕我自己承受不了他的好,我怕我无以报答,我怕我会伤害到他。
    
    子琳,很多事情都需要勇气的,你没有做,就不知道结果。你有勇气跟那个林杰在一起,为什么没有勇气跟晓辰在一起呢?
    
    不,这不同的。或许我本身是个不负责任的人,我害怕承担。
    
    相信我,晓辰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人。子琳,不是每个人都能嫁给自己最爱的人的,也不是相爱的人就能相守到老,晓辰这么能容忍和纵容你的脾气,真的是不容易啊。而且最关键的是,他爱你。
    
    晓辰要加班,回家很晚。我和若琳分开后,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家里的灯还黑着。七楼,在地上望去,只是一个小小的黑点,但那里,是家。
    
    冷不防地被人从身后抱住,吓了一跳。
    
    小妞,是我。
    
    要吓死人啊你,我踢了晓辰一脚,挽着他的胳膊往家的方向走去,真的有了一种家的感觉,温暖的感觉。这样的夜晚,这样清冷的深秋,是容易让人伤感让人妥协的。
    
    每天都会有一张很阳光的面孔对你笑,有温暖的唇来温暖你的清晨,实在不该再奢求什么了。
    
    连日来的加班,让人有些吃力。终于有一天,硬撑不下,被晓辰带到了医院。
    
    一系列的检查,我得了一种卵巢肿瘤,住院观察,我开始有点恐慌,
    
    晓辰,我会不会死?是不是恶性的?
    
    怎么会呢?我怎么舍得让你死?
    
    那为什么还要观察?如果不是恶性的为什么还要观察?
    
    你别瞎想,医生有医生的道理。
    
    我开始检查和漫长的住院,护士们会所我得的是一种良性肿瘤,没有大碍,只是需要消炎才能手术。
    
    我每天要打很多的吊针,晓辰有空就过来陪我,给我讲故事,读书,唱歌,捂着我冰凉的水肿的手。
    
    好多天了,还没有结果,也没有食欲,晚上不停地做噩梦,我求医生,我说医生我没有亲人,你一定要告诉我我得了什么病,我自己有心理准备,我能承受,请你一定一定跟我说真话。
    
    医生看着我,说,你得的是一种妇科肿瘤,叫做畸胎瘤,一般是良性肿瘤,切除就好,但是在你这个年龄的人会有很大的几率是恶性肿瘤,我们还在观察。
    
    有多大的几率呢?
    
    百分之八十。我的腿开始发软。还有很多很多的事我没有做,还有很多很多的话我没有说。坐在床上,一滴眼泪也流不出来。震惊多过了恐惧。我想,我是遭到报应了,我破坏人家的家庭,伤害人家的感情,我终于遭到了报应。
    
    晓辰每天下班赶回来给我熬粥,做我想吃的东西,然后再赶过来,晚上还要在医院陪着我,他怕我一个人害怕,怕我吊针打完没有及时拔针。他看着我的眼神让我觉得恐慌,那种眷恋那种不舍让我觉得自己渐渐远去,再也回不来了。我开始莫名其妙地发火,出言不逊,把碗摔在地上,他默默地收拾,什么也不说,不责备,再盛一碗,继续一口一口喂我,吹凉了再喂。眼泪就下来了。很多天了,我没有亲人,没有人轮流照顾,他没日没夜地连轴转,一下子就瘦了下来,眼睛里都是血丝,让人心疼。
    
    晓辰,你不要这样了,你自己千万不能病倒,你还要照顾我,照顾很多你的病人。
    
    你放心,我是医生啊,怎么会病倒?
    
    晓辰,答应我,如果我死了,你不许哭。
    
    不要胡说。他佯装生气,我看到了他眼里的湿润。
    
    手术第二天进行,我有点紧张。
    
    晓辰握着我的手,别怕,有我呢。
    
    我会不会死?
    
    别老胡说,老把生啊死啊的挂在嘴边,你的命数不够,老天爷不要收你。
    
    我会不会以后都不能有孩子了?
    
    不会的,你相信我。就算不能有了也没关系,咱们让若琳多生一个。晓辰看着我笑。
    
    可我想要自己的孩子。
    
    会有的。晓辰抱着我,很温暖很踏实,我相信他的每一句话。是的,会有的。
    
    晓辰抓住我的手,别紧张,子琳,小手术,很快就好的。
    
    我感觉得到,他的手一样紧张。
    
    要进手术室的时候,晓辰俯下身来,他说,子琳,我爱你,你一定要坚强。
    
    眼泪在眼眶里,我看着他,使劲点点头,我对自己说,如果我的病能好,我一定会嫁给晓辰,嫁给这个男人,一分一秒也不会耽误。
    
    这个念头一直持续到我昏昏沉沉地睡去。
    
    手术很成功,肿瘤没有扩散,我的生命很顽强,而且我还可以拥有当母亲的权利。晓辰依旧每天细心地照顾我,帮我擦洗,给我带喜欢的食物和鲜花。我靠进晓辰的怀里,心里有种很舒坦的感觉。我说,晓辰,我们结婚吧,明天就去。
    
    不想大操大办地举行婚礼,晓辰也没有意见。就这样,请了几个朋友,我们就算正式结婚了。没有告诉晓辰,在我小时候的日记本里有一张图片,非常漂亮的一个女孩,穿着美丽的镶着紫色丁香花的婚纱,那是我为自己设计的婚纱,很小的时候我就对自己说,可以没有婚礼,可以没有婚照,可是一定要有一个相爱的人和一件属于自己的婚纱。我曾经专注全部的精力去画这张图,图里的小仙女幸福地笑着,雪白的纱裙,紫色的丁香花瓣零零星星地散落在裙角上,还有紫色的丁香花冠。这一切都被尘封在了记忆中,没有紫色的丁香婚纱。我对晓辰说,不要乱花钱了,等到夏天来了,我们去旅行吧,去西藏,去雪域高原那不被尘世沾染的圣地祷告。我告诉自己,努力去爱他,一定要爱上他。
    
    日子过的相安无事,平静琐碎的,没有太多的激情也没有太多的不快。晓辰对我很好,非常非常的好,而且越来越好。
    
    若琳也修成正果了,终于等来了她的爱情,相携走入结婚的礼堂。她的笑靥深深地感染了我,我想,女人最美的应该就是这刻了吧。
    
    若琳生了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粉粉的皱巴巴小小的孩子,嫩得让人不敢触摸。她闭着眼睛,小嘴吧嗒吧嗒着,拳头握得很紧,很有力地将你的手指握在里面,我的心开始温柔地疼痛,眼睛一刻也离不开这个小小的生命。晓辰抱着这个孩子,我看得出他有多么喜欢孩子,眼里全是温情,让人融化的柔情。
    
    晚上晓辰把我搂在怀里,子琳,我们要一个孩子吧。
    
    我没有说话。我也想要一个孩子,可是我不敢,我不确定对晓辰的感情,我怕自己不负责任地将这个孩子带到这个世界,让她受苦,我怕三个人都会受到伤害。我开始逃避。晓辰从不强迫,他知道我的身体不好,是疼惜我的,只是静静地看着我,看出深深的叹息。
    
    我怕孩子的横空出世,开始偷偷地吃避孕药,我暂时不想要孩子,可是不敢跟晓辰说我的打算,他知道我曾是多么的渴望有一个孩子,只是那渴望的是和林杰的孩子。
    
    把药藏在化妆袋里,那是晓辰最容易忽略的地方。可是,有一天,药不翼而飞了,我的心开始下沉。晓辰没有问,我也没有提。后来,他开始自己采取避孕措施。我心里一疼,眼泪流了下来。我说,晓辰,对不起。
    
    他吻着我的脸,以后不要吃药了,对身体不好。
    
    晓辰对我的好我知道,我努力想爱上他,想面对他的时候能够产生出激情,可是我做不到,我们从不吵架,我们相敬如宾,我们在别人眼里是多么登对多么相爱的一对,只有我们自己的心里最清楚。晓辰从来没有放弃他的执着和努力,但我却在他的执着和努力中变得越来越烦躁不安。他对我越好我就越觉得做错了事情,越觉得不耐烦,越觉得无法忍受,我把自己紧紧关了起来,肆意地挥霍晓辰对我的爱和耐心。
    
    若琳说,人啊,总是忽视身边的东西而去追求虚无缥缈的境界。林杰能带给你什么?很多时候爱情不过是一个借口。
    
    我想努力,爱上晓辰。
    
    我开始慢慢学着去关心晓辰,去关心这个家。很长时间了,我几乎忘记了家的存在,不知道晓辰每天都什么时候回来,他在做什么,他在想什么,他忙不忙,什么都不知道,甚至连他爱吃什么好像都不知道,有多长时间我们没有亲密过了,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只知道他会在夜凉的时候给我添衣,在睡觉前给我温一杯牛奶,我呢?好像什么都没有为他做过。开始觉得自己很过分,很过分。爸爸的话在耳边响起,孩子,记住,没有不求回报的付出。
    
    我开始学着做饭烫衣,每个晚上都等晓辰回家给他热汤。他通常回来得很晚,而且越来越晚,我知道他们的工作是不定时的,亦不会多问。只是他会用很奇怪很复杂的眼神看着我,然后把我抱在怀里,深深地叹息。
    
    有的时候我看着熟睡中的晓辰孩子般纯净的表情,心里就会有一种柔软的感觉,在他的鼻尖上轻轻地吻一下,我喜欢看沉睡中的他,安静的,平和的,甜蜜的。他不知道。
    
    一个深夜,一身酒气的晓辰使劲地拍着门,打开门,他甩手走进卧室,看都没有看我一眼,我给他温热了毛巾,细细地帮他擦洗,晓辰的酒还没有完全清醒,他把头埋在我的怀里,我感觉到温暖的液体顺着我的胸口流下。我听到晓辰自言自语地说,子琳,我还在这里吗?我曾经在这里吗?
    
    胸口一阵绞痛。可我什么也没说,什么也说不出来。
    
    跟所有的家庭一样,我们偶尔会一起吃晚饭,去逛街,置办年货,我们融合在一个屋檐下,生活在各自的世界里。
    
    结婚四年了,我们平静的婚姻在四年之夜的烛光下缓慢地燃烧,西餐厅里舒缓的音乐刺激着人的神经,晓辰在极力打造一个浪漫的氛围,而我没有一点食欲。
    
    我拿起餐牌随便地翻着,头也不抬地问晓辰,吃点什么?
    
    随便,你看着点吧,喜欢吃什么就叫什么。
    
    叫了六成的剔骨牛扒。我对晓辰说,点你自己的那份吧。
    
    跟她一样,晓辰抬头微笑着对有着甜甜笑容的服务小姐说。
    
    忽然就来了气。
    
    为什么总是跟我点一样的?一种强烈的不耐烦莫名地堵在胸口。
    
    你喜欢吃啊。
    
    我喜欢吃你又不喜欢。
    
    我怕你不够。
    
    我又不是猪,气恼袭上心头,为什么什么都要跟我一样?你就不能有一点自己的注意吗?我冲塌喊道。
    
    很多人看了过来,晓辰的表情有些尴尬,欲言又止。
    
    我们不再说话,一顿饭吃得毫无生机。晓辰把切好的小块嫩牛肉放进我的盘子,我又扔了回去。
    
    我真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人,别人对我的好也变成了罪过。还是喜欢那种有点大男子气不由分说的男人,他们有大的步伐,会让你一路小跑地跟着,在你累了的时候忽然转头,伸出手来,不由分说地牵着你。他们会为你点上他们认为好吃的有营养的东西,无论你是否喜欢也要逼着你吃,说那对你的身体有好处。他们会坚定地说,对,就这套衣服,适合你,拿下!而不是让你在镜子面前转来转去不知所终。我喜欢这样有力的甚至冷酷的男子,突然之间想起林杰来。
    
    忽然嘭的一声,一个玻璃酒瓶的碎渣四溅开来,晓辰下意识快速地挡向我,我则下意识地往他怀里躲着,碎片打在他的背上,我看着晓辰,有种很微妙的说不清楚的感觉,在他挡向我的那个瞬间。
    
    我开始观察身边的这个男子,第一次,用心去观察他,感受他,体会他为我所做的一切。他总是默默的付出,毫不张扬。
    
    可是,他的笑却越来越少了。
    
    在花园里乘凉,一个咿呀学步的孩子踉跄着朝他跑去,突然腿一软,摔了下去。他连忙把孩子抱起来,孩子居然没有哭,冲着他笑笑,咿咿呀呀的。晓辰的眼睛里流露出慈祥的疼爱的目光,甚至不愿放下那个孩子,他逗着他笑,把他高高举起。
    
    我远远看着,心里既甜蜜又酸楚。我知晓辰是多么的喜欢孩子,而他不曾责备或者要求过我。
    
    我想要一个孩子,一个漂亮的女孩。
    
    一个月后,我去医院检查,诊疗单上写着:阳性。
    
    医生说,恭喜你。
    
    世界忽然间明亮了起来,我有孩子了,我和晓辰的孩子,我们自己的孩子,我要当妈妈了。
    
    开心地往晓辰的医院跑,简直有点迫不及待,我知道晓辰有多么爱孩子,他一定会很开心,一定会把我抱起来忽悠几圈,说不定,他还会开心地流下泪来。
    
    在离医院两个路口的地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急匆匆地往马路对面走。
    
    于是,我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向晓辰跑去,一下勾住他的脖子上,当街吻了一下。晓辰局促地左右看了看,似乎在责备,可眼里流出的全是幸福和甜蜜。
    
    我的心开始下坠,坠向了万劫不复的地域,在这炎热的下午,忽然觉得很冷,冷得想缩成一团。
    
    一身酒气地进了门,晓辰还没有回来,屋子里漆黑一片。我的世界轰然倒坍,可我又能怪谁呢?没有不求回报的付出,是的,为什么我们总是明白得太晚。
    
    晓辰回来的时候我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吐了一地。
    
    他帮我换上干净的衣服,抱我上床,我紧紧抱着他,你还要我吗?还爱我吗?还关心我吗?我不停地流着眼泪。
    
    他一句话也不说,帮我掖好被角,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我忽然间变得沉默,晓辰也不追问,日子过的战战兢兢,几天竟似纪念,心中一种沉沉的失落和痛苦,还有嫉妒,嫉妒那个偷走了晓辰的心的女人。一个声音告诉我,是你逼他这样的,不该怪他,可另一个声音跟我说,不能原谅这样的背叛,不能。心中纠缠着,挣扎着,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跟他说。
    
    在我还在整日思量的时候,晓辰先找我谈话了。
    
    子琳,有件事我想跟你说。
    
    嗯,我看着他的眼睛。
    
    他不敢正视我,我知道他要说什么了。
    
    他嗫嚅了半天,欲言又止。
    
    是不是关于她?
    
    你知道?
    
    我没有说话。觉得自己很笨,为什么要接他的话,或许,或许我不接的话他就会把话咽回去了,没办法,性格如此,做事都要做得明明白白,死也要死得清清楚楚。
    
    子琳,我们离婚吧。
    
    怎么都没有想到晓辰要跟我谈的是离婚,我可以承受他的出轨,可是他还是要跟我离婚。
    
    晓辰,我能理解你和她的事,可是离婚,你能再谨慎一点吗?
    
    子琳,我想了很久的,对不起。
    
    你爱她?
    
    他沉默了一下,是的。她让我觉得被需要,让我觉得自己活在一个人的心理,冰蓝,你知道吗?为心找一个家是多么重要的事情,我把你在心里珍藏了整整十年,可是你的心里永远都没有我的位置,我真的累了。
    
    我的眼泪流了下来。心里默念着,不,晓辰,你在我的心里,你真的在我的心里。
    
    觉得自己很没用,为什么永远都学不会表达自己的内心,我是个不会解释的人。其实,即使解释也没有用了,我明白,我知道晓辰是怎样的人,他一旦决定,便没有回头的可能了。是的,用了一年的时间,我终于发现自己不能离开晓辰了,而正是这一年的时间,晓辰发现,离开我世界也许可以更精彩。
    
    子琳,不要哭。你只是一时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其实,你的生活里根本没有需要过我,对么?我只是一厢情愿地付出,也许,真的是时候结束这段不幸的婚姻了,给你自由,也给我自由,而且,最重要的是,她怀了我的孩子,我不能扔下她不管。
    
    我知道晓辰是多么希望有个孩子的,他一定会很爱那个为他生了孩子的女人,他在说什么我完全听不到了,呆坐在那里,心里默念着,不,晓辰,我爱你,我也想为你生一个孩子,可是,怎么才能让你相信呢?怎么才能让你相信?我的胸口很闷,喘不上气的感觉。
    
    晓辰搬了出去,我一个人住在这套空空荡荡的房子里,冷到无法呼吸,我想念晓辰,想念他的温暖,想念每夜那杯温热的牛奶。而我知道,这一次,他是再也不会回来了。
    
    晓辰把房子留给了我,没有拒绝,算是他留给孩子的,肚子里的孩子需要钱来养活。我决定生下这个孩子,我喜欢女孩,但我希望这是个小小的男孩,有着晓辰般清亮的眼神,他会慢慢长大,长成晓辰般的男子,会很疼很疼一个不小心遗落在人间的善良的妖精。他的名字叫初晓。
    
    也曾贪恋你一颦一笑的甜蜜
    
    疲惫的灵魂在黑夜中苦苦的追
    
    而我已原谅爱情曾犯下的罪
    
    等一天繁花落尽
    
    共尝这生命苦悲
    
    黎明开启微微晨曦
    
    我醒在梦和现实的边际
    
    身旁的你安睡如夕
    
    突然我知道爱情
    
    突然我轻轻哭泣
    
    让我驱走长夜孤独的寂寞
    
    重新拥有全新的我
    
    让我将你的双手紧握
    
    感觉那一股暖流
    
    最后一次站在家里,看着角角落落点点滴滴,那么多的回忆,心撕裂般地疼痛。是的,我卖掉了房子,又要开始新的流浪。不让任何人知道我的行踪,子琳,再次的消失。可是这一次,已经不会有人再为寻找我而焦头烂额了,再也不会有一个叫做晓辰的男子出现在我的世界,我的生活中了。我要离开这繁华热闹的都市,离开这复杂喧嚣的生活,到一个宁静平和的小城,过宁静平和的日子,在宁静平和中看着我的孩子慢慢长大,长成晓辰那样执着正义的人。那个小城,最好可以看见大海。
    
    作者自白:流着眼泪写完最后一段。为什么感情无法美满,为什么写到最后,我还是写成了遗憾。停不下笔,停不了手,就这样敲击着键盘,打下一字一句。我多么想写一个美好的结局,可是世事往往无法得偿所愿,否则也就不是世事了。有点没事找事,写点伤感的文字,搏人眼泪的同时,自己也潸然泪下,图片分别由兔妖姐姐和夏天提供,在此感谢。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8491
个性签名:新好文章汇官方账号,收录美文佳句!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