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可以从容的老去是一种自信

发表时间:2016-04-10用户:文字君阅读:1004

    一年一度秋风劲,岁岁重阳,今又重阳,平凡如我并不能时时刻刻拥有革命家的豪情,岁岁年年用乐观的语调喊:不似春光胜似春光。毕竟,我有眼睛看得见秋的斑斓,自然也看得见秋的萧瑟。

    暮春三月都能如人将老,更何况是秋?

    老,其实真的是一件很骇人的事情,有时候也宁愿忘记,不愿想起来,有时候也在怀疑我们选择这样子的忙着,这样子的做这个做那个是不是也在用忙碌驱逐等待老去光阴的恐慌。

    怎么能忍受呢?紧致的肌肤变成鹤发鸡皮,当那一天到来,微风在怎样温柔都不能把青丝吹起,因为头发已经成为灰白。

    岁月何其残忍?

    然而,只是这般残忍吗?在毁坏的时候不曾做过一份的雕琢,毁掉也没有任何的意义吗?而人,在被这样改变的时候一直都是那般的被动吗?在被时光拿去了最美的少年最好的青春最无价的年华的时候竟然甘心什么都没有留下,除了衰朽的残年。

    这样谁会心甘?

    而分明的也看见有些人老的那样好,就像是沉淀的一生的况味在无限好的时间里呈现了出来。

    日常的琐事里,想起一些来自与老人的帮助,那样的平和自然,就像是春风秋雨的抚慰,感觉不是他们在给你帮助,而是一切自然而然的就该如此,只是因为他们是比你早到这个世界里的生命。

    看见过一些伤口,觉得如果是在年轻人的身上发生,一定是赫然惊心,而因为是在一些老人的身上,看上去并不觉得特别的突兀,明白过来后才肃然起敬,有些生命本身到底是有着怎样的质量,连伤痛都可以和平相处。

    想起来淡入流水的岁月里的一个清晨,我早起下楼,看见我家妗子在屋里坐着,和我妈妈静静的闲话,很久不见了,她自然老了,可是我真的记得我入目的那一刻是惊艳,惊艳于人在暮年里这般的静好,肌肤也是松弛了,然而能让人体会出曾经的光洁,因为不是那样优质的肌肤不回留下来这样瓷质的纹理,最主要的是眉目安和,神态安然,头发也梳理的纹丝不乱,衣服很合体,朴素如农家的桑麻,自有整洁的美丽,不需要任何的修饰。她正在跟我妈妈说着她曾将的往事,少年时节被时局家庭生生中断了学业嫁给一个连面也没有谋过的人结婚生子,此去经年的种种艰辛,她不过是闲闲话她的家常,并不掩饰她的怨和不满,那怨恨和不满也是悠悠的,并不激烈,听来如同岁月的轻叹。我却是佩服起来:那样惊动的岁月又是在那样动荡的年景里,生命本身要是怎样的质地,才能把那样的往事演变成如今茶余饭后的波澜不惊?

    想起来我家外婆,如果不是她的暮年时光,我都不会知道“慈祥”是这般美好这般温暖的一个词语,看过她年轻的照片,不是一样的风格,年轻是有着年轻时候的硬朗,也带了年轻时候的锐利,看起来并不可亲。“有些人是老了好看”。我妈妈有时候会对着我外婆年轻时候和年老时候的照片这么说。

    但是,却也有些人老得实在让人不忍心目睹。

    生着绿苔的墙根下,一个老人面目浮肿,目光呆滞,头发灰白,拿着一个黄黄的烟袋喷云吐雾,一个人来告诉她一件事情:你家孩子被车撞了。她木木的听着,木木的说:还不知道会陪多少钱呢?听得人心头一阵寒颤滚过。沧桑不都是用来增加智慧的,它把智慧给了一些人的同时只怕已经把很多人变得麻木了。

    故乡的墙角下,或者是一些阴暗的角落里,缩着一个老人,偶然一个翻身一个哎呦一口痰才让你知道那里还有一个生命,然后因为这一声惊动引起来一串的咒骂和不满,而那些咒骂的人在老年也大抵是一样的命运,也不是一味的不孝顺这么简单,日子过的那般仓惶,一天日头早期落西山的农活下来,再加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有多少耐心也会被磨掉的。

    我只是不止一次的把目光仓惶别去,不敢去想那样只剩下一口气等着死神的生命也有过欢快的童年,有过年轻的梦想,曾经和我身边的少年和少女一样玉树临风或娇若春花过。

    老,是沉淀了一生的况味,是贫苦,是愁怨,是萎缩,是坦然,是傲骨,是凛然,到人进入了老年,当一生积攒下来的光环都不带不动了,当所有鲜活的部分都随着青春随着壮年一起在时光里散去,剩下的那些,最后支撑着骨骼顶着一张皮肤对抗着最后的时间的,才是生命里无法抽离的东西,附着骨骼,描绘出人经过常常的一生最终留下的面貌。

    怎么能不怕呢?又怎么会不惊心?

    那怕带一张面具也是好的。那怕镜子能骗一骗自己也是多情呀。

    所以,当然可以理解一切为美丽所进行的活动,化妆或者整容,真刀真枪的在脸上身上招呼过,能给自己带来一点对抗时间和真相的信心也是好的,能给自己一抹虚幻的影像也是好的。

    看着电视上愈演愈烈的整容,整得恨不得再一次重生,我都忍不住的想:这一生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留下吗?支撑不住年老的坍塌,所以拼了命的要留住一张花容。

    当花季已经走过,可以收获果实,那么花的凋零就已经非常的值得。当绮年不在,可以不必花容,那一定是有了比一张容颜还要饱满的收获,所以可以任凭鱼尾纹附在眼角眉梢,那也不过是在笑的时候为了展示岁月吻痕。

    当年华撤离生命,人可以从容的老去,坦然的展示着老的症状,老年斑和蹒跚的步履,那是对整个一生的自信,信得过自己的生命是上好的材料,信它不管经过人事怎样的消磨都不过是刻画成了不同的风情携带了不一样的味道。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1 条评论
匿名游客2016-04-20 15:03回复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8672
个性签名:新好文章汇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