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穿雨衣的女人

发表时间:2016-04-10用户:文字君阅读:653
    又是一个让人烦躁不安的雨夜,茹斜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无聊的看着电视节目。她盼望着明天能早点到来,因为丈夫叶文明天就要到家了。叶文比茹大9岁,是个生意人,他的前妻几年前去世了,他和茹是在去年结的婚。那时叶文的生意非常成功,就在近郊买下了这套2层别墅。

    墙上的大钟敲了10下,雨似乎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笃笃笃,笃笃笃”,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从门外传来。“嗯?这么晚了,谁会来敲门?”茹这样想着,极不情愿地墉懒地来到门前,她透过门镜向外看去:一个穿雨衣的女人站在门外。“你找谁?”茹怯怯地问。“请问这是叶文的家吗?”站在外面的女人问道。茹打开了门:“哦,他去外地了,您有什么事进来说吧,我是他妻子。”“哦,不了,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女人问。“他明天下午到家,您有什么要紧的事吗?”茹问。“哦,没有,那我明天晚上再来吧。”女人说完淡淡地笑了一下,眼神里闪出一丝怪异的光,转身走了。

    茹关上了门,她愣愣地站着,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这女人看起来怎么这么面熟啊?好像是在哪儿见过?茹这样想着,走到了窗前的一个柜子前,轻轻地打开了柜子的门,向里面看去,有一双眼睛在死死地看着自己,那是叶文已经去世的前妻的遗像。是她!没错,就是她!那眼神简直一模一样!还有,还有那颗嘴角左边的痣!刚才那个穿雨衣的女人嘴角边不是也有一颗同样的痣吗?怎么回事?茹猛地关上了柜子的门。这一夜,茹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那个女人的脸总是在眼前浮现。她究竟是谁呢?总不会是那个死去的女人吧?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呢?

    天刚亮,茹就接到了叶文的电话,电话很匆忙,他说正在跟客商进行一个非常重要的谈判,恐怕要再等两天才能回来。茹这一肚子的疑团和惊恐还没有来得及向叶文倾诉,电话已经挂断了。这讨厌的雨啊,已经下了一整天,令茹感到心烦意乱。

    傍晚5点多钟的时候,她约了几个朋友出去吃饭,叶文不在家的时候,她总是这样做。不过今天她故意回来得很晚,她担心那个女人再次造访。当出租车驶到她家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深夜12点半了。雨停了,天还阴着,茹打开房门,走了进去。“才到家啊?”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房内响起。“谁?”茹猛得按亮了电灯,在沙发上坐着那个穿雨衣的女人!一张惨白的脸,一对失神的眼睛,发出幽幽的光,那雨衣帽搪下露出一簇乱蓬蓬的头发,几乎挡着了她的眉毛。“你,你是怎么进来的?”茹惊恐地问。“呵呵呵,晚上10点多的时候,我来找叶文,我敲了几下门,没有人来开,我一推,门就开了,屋里没有人,我就坐着等了一会儿。怎么,叶文他还没回来?”女人反问道。“他,他还要等两天才能回来,你找他到有什么事啊?”茹惊魂未定地问。“哦,没什么,过两天我再来吧。以后出去可得锁门啊。”说完,那女人用手撩了一下头发,走了。

    茹噜了,明明自己走的时候锁了门的,怎么,怎么会这样呢?这女人一定有来头!一种莫名的冲动涌上的茹的心头。她关了灯,锁上了门,悄悄地跟了出去。那女人就在不远的前头,她走进了一栋还没有竣工的大楼,茹也壮着胆子跟了进去。1楼,2楼,3楼,那女人在一阶一阶的走着。茹就这样在她身后跟随着,她生怕自己发出任何响动。又下雨了,还打起了雷。伴随着沉闷的雷声,那女人走到了顶层—7楼。

    这时,一道闪电照亮了这漆黑的楼道,茹看见站自己面前的正对着自己的就是那女人微笑的惨白的脸!啊……茹险些叫出声来,楼道里瞬间恢复了黑暗。也许是自己的错觉吧,茹看见,那女人分明还在缓缓地走着。6楼,5楼,4楼,那女人开始顺着另一侧的楼梯往下走。茹就这样摄手摄脚地跟着,在快要1楼的时候,茹突然被什么绊了一下,她一哈腰,险些跌倒。可是当她再抬头的时候,前面的女人不见了!嗯?哪去了?茹怯法地下了几层台阶,站在了门口。是不是她已经走出这幢楼了?茹向前走了几步。她把门拽开了一道小缝:咦?什么东西在里头?好像是一个长方形的木头箱子,茹索性打开了门。天啊,那哪里是什么木头箱子,那分明是一口棺材!“啊……”茹大叫一声,差点昏了过去。难道,难道那女人真的是鬼?难道那棺材就是她的家?“你是来找我的吧?”“谁?”茹转过身去,身后,正站着那个穿雨衣的女人!她漫慢地向自己走来,手里好像抱的是自己的遗像!“你找我干什么啊?你找我干什么啊?哈哈哈……”茹病倒了,这回病得很重。

    

    叶文日夜守护在她的身边,不让她受任何打扰,因为这回,茹的精神分裂症比以前更加严重了,她看到的世界跟所有人都不一样。最不能让叶文原谅自己的是半个月前找了一个长得跟前妻很像的合伙人,而她只有晚上10点以后才属于个人时间,且就住在叶文家的附近。因为门前正在修路,旁边的那幢未竣工的大楼则是出人的必经之路。而叶文自己因为忙碌,却忘记了与她约定的日期和时间,让茹在那个雨夜独自接待了这位不速之客。

    

    梦魔在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心魔的产生而产生,当一个人的心理承受能力过弱,甚至已经到无法直面现实的地步,或许就会像茹一样患病。
    种种巧合,让茹认定了来访者就是一个女鬼。天下本没有鬼,有的,也只是人放不下的心结。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