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只羡咸鱼不羡仙

发表时间:2018-01-13用户:温婉晴天阅读:79
  小说作者:玉藻花上
  1
  碧波粼粼,水光潋滟,水晶宫静静地坐落在海底,遍体剔透玲珑,躲在水草后面的宁诺拧起眉毛―如果她有眉毛的话,嘟嘟囔囔地摆了摆尾巴,她被万丈光芒刺到睁不开眼,果然还是修为不够,所以仅仅是水晶宫外观就能伤害到她。
  “臭咸鱼,你怎么躲在这里?”一只大龙虾狞笑着爬了过来,顺着她的目光望了过去,“难道就凭你也想进水晶宫?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就你这一身咸鱼味,还没进去只怕整个水晶宫的人都要被你臭死。”
  “自然是比不得你皮糙肉嫩美味佳肴。”宁诺不冷不热的回应。
  大龙虾眼前顿时浮现了自己被蚕食的同类,眼眶一红,举起钳子就要向宁诺下手。
  一道激流猛地涌来,宁喏死死的扯住水草才让自己没有卷进去。她再抬头的时候大龙虾已经不知道被冲到什么地方去了,面前取而代之的是一张俊逸的面孔,英气勃发的少年一把拧起了她的尾巴:“真是稀奇,这是已经煮熟放臭了的鱼了吗?”
  宁诺被他气的眼前一黑,破口大骂:“你才煮熟放臭了!我是咸鱼,咸鱼!”
  “居然还会说话,真是有趣。”少年捂着鼻子嘻嘻一笑,顺手将她困入了透明的结界,捧在了手心:“用你去臭一臭洁癖男,他肯定气的跳脚!”
  宁诺拼命冲破结界无果,又气又急:“你这个混蛋,快放我出来!”
  “你这小臭鱼,脾气还不小!”少年曲芝弹了一下结界,宁诺顿时觉得一股大力涌来,刹那间头晕目眩,浑身都变得软弱无力,隐约看到少年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水晶宫,英武的虾兵蟹将屏息凝神毕恭毕敬的对他行礼,口中高呼的是―墨空皇子!
  2
  你们这种幻化自如的大仙就不要来折磨我这一条小小的咸鱼啦!
  宁诺扁着嘴躲在大皇子墨天的花丛后面,墨空眼角不断的传来讯号,让她加把劲的散发臭气。她又不是墨鱼,怎么可能那么收放自如?
  “大哥,多日不见如隔三秋。近日来父皇那边事情很多,真是辛苦你了!”墨空扯着不能更假的笑容。
  从宁诺的角度看过去,大皇子墨天果真全身上下一尘不染,一身白衣飘然若仙地端坐在那里,秀逸出尘,与一身张扬紫衣的墨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优雅的品了一口茶,应道:“墨空,你老实告诉我,南海公主真不是你藏起来的?”
  “我连见都没有见过她,我干什么要去藏她?”墨空翘着腿,毫不掩饰的翻了个大白眼。
  “我知道这门婚事你很不满意,据说那南海公主性格娇纵任性,动不动还特别爱掉眼泪,可她偏偏是个大美人,一哭起来无论是谁都会心碎。”
  “不过依你的性子,指不定会做出什么事。”墨天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咱们东海南海向来交好,联姻也是惯有的传统,你再不情愿也是没有用的。只是眼下这南海公主突然失踪,你倒是可以稍微松一口气了。”
  “松一口气啊……”墨空动作夸张的吸了一口气,猛地皱起了脸,长袖一拢,就把宁诺重新收回了结界里,“大哥,你有闻见什么味道吗?”
  墨天微笑着看着他:“空空啊,每次你来我都会自动闭气的,难道你不知道吗?”
  大皇子独居的龙宫的门轰然关闭,巨大的风扇鼓动起来,无数水流汨然而出,墨空萧瑟的站在龙宫门口,拎出了蜷缩在结界里的宁诺。
  “你看看他多嫌弃咱们。”墨空黯然神伤,眼中却闪烁着快乐的光芒:“这一番清理定然耗费他大量的法力,我就不信他闻不到!”
  “他嫌弃的是你,跟我有什么关系……”宁诺无比受伤的看着涌出来的水流,看了一眼自己沙拉酱色的身体,再对比一下对方化作人形的完美身材:“如果可以,我也想变成人……”
  墨空嫌弃的看了她一眼:“只怕你化作人形也是一头臭黄毛,比捡破烂的好不到哪里去。”
  “混蛋,难道你没有落魄的时候吗?”宁诺愤愤不平的回击。
  “再落魄老子也是龙,比不得你这小臭鱼。”墨空挑挑眉,大步走了出去。
  半晌身后都没有动静,墨空愣了愣转过身来,却见结界里的小鱼儿鼓着眼睛,偌大的泪珠从眼睛里渗出来。
  “喂喂喂,你别哭啊,我是开玩笑的!”墨空瞬间手足无措起来,他突然意识到,这臭鱼虽然臭的奇葩丑的可爱,但是似乎在这样的外表之下藏着的也是一颗少女心。
  闻言,宁诺哭的更厉害了:“你们都嫌弃我……嘤嘤……你们都是大坏蛋!”
  “你最可爱最漂亮最香喷喷了!”墨空使劲的搬弄有限的脑内存里更加贫乏的赞美之词,无奈一到关键时刻脑子里反而空空荡荡,他豁出去一般猛地解开了宁诺的结界,将她捧了起来,凑到鼻子前狠狠地闻了一下:“真的好香!”
  宁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的壮举,还来不及感动,咧着笑容的墨空突然胃里发出了一阵奇怪的声音,下一秒,他猛地松开了宁诺,连滚带爬的跑开了。
  接连不断的呕吐声从不远处传来,宁诺的心随着波浪传来的声音被戳的千疮百孔。她默默在原地蹲了一会儿,死死的咬住下唇,半晌,她的哭声再次响破了龙宫的半边天。
  “你果然是嫌弃我的!”
  3
  水晶宫上下近来最大的趣闻便是顽劣的小皇子墨空对一条不知来路却奇臭无比的小鱼儿上了心,诸位少女拧着眉毛说墨空重口味的同时,却不约而同都悄然红了眼睛。
  墨空可是这海中最后一位未婚的适龄王子,若是他的口味变得如此奇特,那攀龙附凤的众鱼女们自然也是要顺应潮流的变那么一变。
  墨空一脸杀气的走进了内殿,宁诺皱了皱眉,向来闻不见臭味的她竟然感到了一阵强大的恶臭!她猛地看向墨空,向后躲了躲,大喝一声:“你不要过来!”
  “怎么了?”墨空拧眉。
  “你好臭!”宁诺昂首挺胸,终于也有这么一天让她去嫌弃别人了。
  墨空的脸黑了一黑:“自从我把你带回来以后不知怎么,这世界上的女人都开始散发出各种各样的臭味,我原本以为你已经是最臭了的,没想到比起她们,你还是很香的!”
  “我就知道!”宁诺被他一夸,得意忘形的展开小翅膀。
  顿时一股恶臭源源不断的传了出来,念及这几天的遭遇,墨空的面部表情更加扭曲,他掩着鼻子看着宁诺,终于下定了决心:“我要把你扔回去。”
  宁诺被丢出水晶宫的时候,因为一头栽到了沙子里,半晌才拼命挣扎出来。她一边暗骂墨空的小心眼,一边拍了拍身上的沙子。
  “哟,小臭鱼,几日不见,你跑去哪里了?”龙虾挥舞着钳子逼近她:“我可是在这里等了你好几天了,你竟敢调侃你虾爷爷我!”
  宁诺还没有从被墨空扔出来的阴影里康复,自暴自弃的迎上虾钳:“我就要调侃你,听说龙虾在陆地上市场分外好,一斤能卖无数两银子,被摆上餐桌的大龙虾被一点一点割开吃掉……”她说着说着突然抽泣起来:“好歹也能被吃掉,像我这种家伙连扔进垃圾场都会被人嫌弃,我不要活了!”
  龙虾愣了愣:“被骂的人可是我,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你连哭都不让我哭!”宁诺闻言更是难过,啜泣向远方游去:“我不要活了……我不要活了……”
  “喂,回来,我……我跟你开玩笑的!”龙虾挥挥钳子,看着她的身影消失在远方,他挠挠头,突然想起了什么,惊恐的瞪大眼:“等等!那边是禁区!你不可以进去!”
  那一条恶臭的沙拉酱色的咸鱼早已消失在了视线里,掉着泪珠向禁区进发而去。
  4
  宁诺边哭边游,等她哭累了,再抬起头的时候,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茂密丛生的深墨色水草几乎将一整片海域都染成了浓稠的色彩,遮天蔽日般透不进光线,只有隐约的光芒稍微照亮着道路,而她来时的路早已被水草遮盖,宁诺颤颤巍巍的拨开一片水草叶子,看到的却是连绵不断更多的水草林。
  “这……这是哪里……”她结结巴巴自言自语,随即试探性的提高了声音:“有……有鱼吗――”
  回应她的是一片寂静。
  “有鱼吗―”壮着胆子,宁诺随便向着一个方向小心翼翼的游去。在她拨开下一片水草的时候,一张脸猛地浮现在了她的面前。
  “啊啊啊啊―救命啊!有鬼鱼啊!”宁诺被吓破了胆,转了个身尖叫着就要逃跑。
  然而,她的尾巴被轻轻松松的提住了,任她怎么用力都无法挣脱。
  “好臭的鱼!”一道年轻迷人的嗓音响起,宁诺惊恐的转过头,却见一头深蓝的长发飘散在水中,那人的浑身都被水草缠绕着,只露出一张秀美俊逸的脸庞,那殷红的唇正勾起了一个愉悦的弧度:“好久没有生物来这里了,你这臭鱼倒是胆大。”
  “我……我迷路了……”宁诺吓得发抖,向后退了几步:“你又是谁?”
  “我是墨年。”那人轻轻勾手,宁诺便被一道汹涌的海流冲到了他的面前,他似乎丝毫不害怕宁诺身上的味道,然后饶有兴趣的闻了闻:“你认识墨空?”
  “你怎么知道?”宁诺一惊,随后矢口否认:“谁认识那个小心眼又任性的混蛋?”
  “难怪你身上有股他的味道。”墨年仔细端详着她,突然发现了什么似的,轻咦了一声,随即眯起了眼:“既然你认识墨空,不如帮我一个忙。”
  “都说了我不认识他!”宁诺叉腰怒道:“你又怎么认识他的?”
  “别忘了我的名字里也有个墨字。”墨年笑笑:“你去从墨空身上拿来燕魂珠,否则我就杀了你。”
  他的声音曼妙轻柔,却渗着丝丝冷意,宁诺打了个寒战:“我是被他从水晶宫扔出来的,不会再有机会接近他了。”
  “不,他的品味没有谁比我更清楚,你会接近他,并且比任何一条鱼都能接近他。”墨年伸出一只手,切断了自己的一截发梢,深蓝色的发顿时化作一团氤氲渗入了宁诺的周围。
  宁诺惊恐的看着自己的身体,墨年已经又是一道水流将她弄了出来:“若是拿不回来,无论你在哪里我都会杀了你哦。”
  “混蛋,为什么你自己不去拿!”宁诺被强大的水流冲的尖叫起来。
  “自然是因为我被困住了,否则这海底能有谁奈我何?”墨年的冷笑声寸寸渗入宁诺的周身。她苦着脸望着不远处万丈霞光戒备森严的水晶宫,眼中溢出了浓浓的哀怨。
  墨空你这个混蛋!自从接近你的那一天起我就没有遇见过一件好事!若是你不肯把那什么燕魂珠给我,任凭我去死的话,我……我就……
  她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扁了扁嘴,生了半天闷气,最终还是小心翼翼的向着水晶宫的方向进发而去。
  5
  “小臭,你在这里!”惊喜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宁诺满脸杀气的抬头,却见自己要找的人竟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墨空一把捧起她,笑容灿烂:“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放……放开我!”宁诺被他摇晃的头晕目眩:“再不松手我就真的死了!”
  天旋地转之后,宁诺发现自己又回到了水晶宫的结界里,而墨空正目光炯炯的看着她,欲言又止。
  “干嘛?”她没好气的说道。
  “那个,把你扔出去是我的不对。”墨空挠挠头,似乎是第一次向谁道歉,结结巴巴的:“那天你走了以后我就感觉全身都不太对劲,早上醒来空气里没有熟悉的气味,也没有人和我一起吃晚餐,更没有人会不烦的跟我斗嘴说话。小臭,我才意识到我的生活里不能没有你。你不在的这些天,我一直在找你,还好找到了。”
  宁诺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她第一次知道向来笑容灿烂爱恶作剧的墨空竟然也会觉得自己孤单,而她也渐渐感到自己沙拉酱色的脸正在迅速涨红。
  少年带着诚恳别扭表情的英俊面孔在她眼前迅速放大:“你可以留在我身边吗?”
  “你不嫌弃我了?”宁诺不可置信,含羞带怯:“我这么臭,你……”
  “不嫌弃不嫌弃。”墨空笑嘻嘻挥挥手:“其实说不定你好好洗个澡以后会变香的。”
  拜托,我每天都在水里泡着,难道还需要洗澡吗?
  兴许是宁诺的白眼翻的太明显,墨空尴尬的补充:“又或者变成人以后也会是天仙美人也说不定呢。”
  “明明你自己也不相信吧。”宁诺摆了摆身子:“我可以答应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别说一件,十件都行!”墨空信誓旦旦。
  “把燕魂珠给我?”宁诺大摇大摆的伸出手。
  墨空的表情瞬间变了:“你怎么知道燕魂珠?”
  “道听途说的啦,只是听说很好看,所以想拿来看看。那是很重要的东西吗?”宁诺看到他的表情,立刻意识到情况不妙,马上改口。
  “原来如此。”墨空并没有多怀疑,拎着她便向水晶宫深处走去:“那是水晶宫最重要的宝贝之一,现在归我保管,却千万不能有失,否则责任重大。……”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长廊尽头。廊柱之后,白衣翩翩的墨天转了出来,他若有所思的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此时此刻问他要燕魂珠,此中定有隐情。来人,给我查清楚这条鱼的底细!”
  “是!”
  6
  这次回来后,宁诺没有遭到上一次的欺负,墨空似乎比以往忙碌了许多,向来开朗的眉眼之间也多了几分烦躁。宁诺照了照水镜,发现自己原本沙拉酱色的身体竟然开始诡异的泛蓝,但转眼看到这样愁思万丈的墨空,她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小臭啊,你要是修为够了能化人多好,什么南海公主,我才不稀罕。”墨空用一根指头拨弄着她的尾巴:“要是你能变成人形,多丑我都愿意娶你。”
  宁诺抬头看他:“为什么呢,难道你喜欢我?”
  墨空哈哈大笑起来:“小笨鱼,你以为除了我,还有谁能忍受你的味道吗?”他突然想到什么似的,一把将她拎了起来放在肩头:“我带你去看燕魂珠,你不是一直都想看的吗?”
  宁诺一路忐忑,在心里默默地记着来路,廊腰缦回,他们终于停在了一处不起眼的小屋前。
  隐约有湛蓝的光芒从屋内迭次散出,墨空推开门,却见一颗琉璃般的珠子悬浮在半空中,晶莹剔透。宁诺望着那颗宛若海洋之心的珠子,默默地对比了一下它的直径和自己身体的大小,终于颓败的放弃了真偷珠子去给那什么墨年的想法。
  为什么一颗珠子都要比她大那么多!
  “小臭,这可是我们东海的镇海之宝,它不仅让这一片的海域都能风平浪静,更是封印了一个人。那个人凶恶狡诈、诡计多端,你可千万……”墨空的话突然停住了,他看向宁诺的表情也变得奇异,他举起宁诺,喃喃道:“你好美!”
  宁诺左顾右盼四下无人,这才诧异道:“你在说我吗?”
  虚空浮出一个绝美的人影,海藻一般的金色长发游曳在水中,水蓝色的长裙飘散开来,细腻精致的五官宛若从画上走下来的人儿一般惊艳,然而那个画面只是一闪而逝,墨空却被震撼到久久回不过神来。
  等到宁诺反应过来,墨空的唇已经轻轻的触上了她的唇。
  只是蜻蜓点水一般的轻触,宁诺却觉得自己浑身都在颤抖,心跳的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终于她向着虚空连翻了两个白眼,幸福的昏死了过去。
  7
  “小臭,醒醒,小臭。”连续的面部击打传来轻微的痛楚,宁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却对上了一张大蓝脸,她尖叫一声,仔细看去,这才发现面前的人竟是墨空。
  “你怎么了?”她惊恐的指着墨空的脸。
  “啊,从刚开始就是这样了。”墨空无所谓的挑了挑眉:“莫约是对着燕魂珠的时间太长了,所以一时之间没有恢复过来吧。”
  宁诺却是宛若雷击一般,她游到水镜前打量了一番自己,再回首看看墨空,终于确定了一件事。
  她身上的毒转移到了墨空身上!至于是怎么转移的,莫约是……是……
  镜头回到之前那一吻,宁诺的脸再一次烧红起来,她结结巴巴的看着墨空:“你……你好可怕,快出去!”
  宁诺慌慌张张的堵上门,她眼神渐渐坚定下来。若那中毒的人是她,那么即便死了也不要紧,可是那人是墨空……
  无论如何,她都要把燕魂珠弄出来。
  夜色四合,四野无人,一条融入夜色的小咸鱼从门缝里溜了出来,七拐八拐向着回廊深处游去。
  广阔的海域中,她的身体慢慢变大,然而动作依旧那么灵活优美,她小心翼翼的推开屋子,四顾无人,一把抱住燕魂珠就冲了出去。
  水晶宫不知怎么突然变小了许多,只是几个冲刺,她竟然就这样来到了水晶宫外!
  “墨年,你给我出来!墨年!”她游入墨黑密集的水草之中,大声喊着:“快把解药给我,我把燕魂珠给你带来了!”
  身侧的海草猛地涌动分开一条道,妖美的面孔骤然出现在她的身侧,墨年笑意盎然的看着她:“我就知道小咸鱼长大了也是个美人,真不让我失望。”
  一直处于高度精神紧张状态的宁诺这才反应过来,白天还觉得巨大无比的燕魂珠竟然就这样被自己握在了手里。等……等等,握……在手里?
  她讶异的低下头,却见金色的长发飘散在胸前,凝脂一般的肌肤和修长的双腿赫然在目,她竟然在不知不觉中幻化成人了!
  她愣愣的抬头,从墨年的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这才反应过来,猛地蜷成了一团:“你看到了什么!”
  “啧啧,小咸鱼害羞了呢!”墨年挑眉笑道:“我可是什么都看到了哦。”
  宁诺正要发怒,一道潜流猛地袭来,白衣胜雪的墨天猛地出现在二人面前:“我就知道你心怀不轨!刻意接近墨空就是为了救他出去吗?”他愤怒的盯着宁诺:“连衣服都不穿,真是不知羞耻!”
  “我……”宁诺被他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讪讪的咬住了下唇,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解释才好,更何况墨年竟然言笑晏晏的凑了过来,一手搭上她的香肩:“你们说我永远不可能拿到燕魂珠,这下我不是拿到了吗?”
  宁诺猛地躲开,再抬头时却见墨空破开水草,急掠而来,他一脸震惊的看着赤裸的宁诺和墨年:“你们……”
  “把解药给我!”宁诺见到墨空连手臂上都带了蓝色,顾不得其他,扯着墨年急急喊道。
  岂料墨年挑挑眉:“什么解药?”
  宁诺恨不得给她一巴掌:“你给我下的毒转移到了他身上了!快给我解药!你当时说好了的,我给你燕魂珠,你就给我解药!”
  8
  “狡辩。”墨天冷冷的插了进来:“墨空身上那是燕魂珠照过的颜色,谁不知道燕魂珠有以毒攻毒的效果,他贸然进入,自然是中毒了。”他转头看向墨空:“看清楚了,你看上了怎样一个可怕的女骗子!”
  宁诺愣了愣,摊开手,燕魂珠幽蓝色的光芒在她掌心流转,她仿佛突然明白了什么,转眼看向墨年:“所以那时你给我下毒后,本就没希望我能拿回燕魂珠。若是我真的拿到了,自然可以解毒,皆大欢喜。如果我没有,就会被毒死?”
  墨年拍拍她的肩,大笑:“无论怎么样,你已经替我拿来了它。”
  宁诺脚底蓄力,在接近他的刹那瞬间弹开,顷刻间她的全身似乎笼罩了无穷的力量,竟是让一片海域都颤抖了起来:“墨年!你无耻!”
  却见一道熟悉的影子急掠过来,墨空拿着一件衣服猛地盖住了她的身体,一手捂着冒血的鼻孔:“傻小臭,我怎么会怀疑你呢,快把衣服穿上,别着凉了。”
  宁诺这才反应过来,猛地抢过他的外衣裹住身体,红着脸眼泪汪汪的看向墨空:“真的吗?”
  墨空顶着一张中毒的大蓝脸诚恳的点了点头,捧起了她的脸:“虽然你又任性又胡搅蛮缠又爱哭,但是我还是喜欢你,不管你是小咸鱼还是现在这样,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墨空,你给我闭嘴,你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就想求婚?”墨天终于忍不住了,怒喝道。
  “我……我叫宁诺。”小咸鱼垂下头,小心翼翼:“对不起,偷了你的燕魂珠,但是……我真的以为是我的毒素转移到你身上了……”
  “这个过几天就好了。”墨空啼笑皆非。
  “那这个凶恶狡诈诡计多端的家伙到底是谁?”宁诺紧紧攥着燕魂珠,看向似笑非笑的盯着他们的墨年。
  “他是东海龙宫曾经的继承人,等不及即位所以谋杀了上一任的宫主,被擒住后被以四海之力镇压在了这里。除非集齐了四海的元素他才能脱困,之前他已经骗到了北海和西海的信物,只差南海和东海,现在东海的燕魂珠也被他骗成功了,可恶!”墨空攥紧拳头。
  “非也,非也。”也不见怎么动作,墨年已经欺身到了宁诺面前,用一根手指头勾起了她的下巴:“南海的信物我也到手了哦!”
  “你在说什么?”宁诺一把打开他的手,厌恶的看向他:“我是不会把燕魂珠给你的!”
  “不用给我,只要燕魂珠来到了这片空间,便已经算是成功了。”墨年狭长的眼中带着精光:“南海的小公主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信物了,你们说是不是呢?”
  话音未落,海边远远传来一阵怒喝:“放开公主―”
  刀光剑影刹那间便到,虾兵蟹将猛地涌入,大片的水草被飞快的割开,纷飞在海中,墨空来不及惊讶,紧紧的护住怀中恍惚的宁诺,迅速的向后退去。隐约中墨天的声音在耳边回荡:“他快要脱离结界了,快结封印,重新困住他!墨空,保护好公主!”
  “小公主,你骗的我好苦。”墨空护着她站在局外,苦笑一声:“居然能想到变成咸鱼这个办法,说起来我早该想到的,海里哪有咸鱼这个品种?那明明就是地上人家做的一道菜吧?”
  “我……”宁诺怯生生的看着他:“我不是什么公主,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还装!”墨空皱紧眉头,单手扣住她的头,大蓝脸上啼笑皆非:“我都已经爱上你了,你竟然还说自己不是,真是罪过罪过。”
  宁诺还想再说什么,唇畔却传来柔软的触觉,却是墨空低头吻住了她,辗转反侧的唇齿缠绵中,她隐约感到四野战火弥漫,然而她却只能听到他低声的呢喃。
  “如果咒语是我爱你的话,那么快醒来吧,我的小公主,我爱你。”
  她心底猛地抽动,仿佛有什么东西刹那间破土而出。
  9
  水色如同无尽的幻象,斑驳出千彩万色的影子,水汽氤氲,宁诺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终于回忆了起来。
  她便是墨天口中那位“性格娇纵任性,动不动还特别爱掉眼泪,可她偏偏是个大美人,一哭起来无论是谁都会心碎”的南海公主。她咬着手帕反思了一下墨天所说的话,觉得他的总结十分万分的有道理。
  先是听到自己要与东海那处处留情的浑小子订婚的消息后准备离家出走,随即又被妹妹刺激说自己只是靠着这一张绝美的皮相才能坑蒙拐骗。
  于是一气之下与其打赌说自己哪怕很丑也可以博得墨空的真爱,天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勇气竟然为了逼真而服下了失忆药丸,更是化作了一条奇思妙想的……咸鱼。
  而解咒的方法竟然是恶俗的亲吻外加告白。
  这天底下还有比她更加任性娇纵无理取闹的人吗?这一场闹剧最后竟然演变成了四海动荡,她简直可以被称为事儿精!罪孽深重!
  宁诺无力的扶着额头,望向床头沉沉睡去的墨空,她想了想,抬手将自己的头发和他的头发打了个结。
  感觉她动静的墨空猛地抬头,拽的宁诺头皮发麻,眼泪瞬间扑簌扑簌的掉了下来。
  墨空立刻慌了神:“诶,你别哭啊,你还是条小咸鱼的时候我就受不了你哭了,现在这样更不行啦。”
  “你不嫌我任性吗?”宁诺抽抽泣泣,泪光闪闪,楚楚可怜:“如果不是我,也不至于惹出这么大的麻烦来。”
  “墨年已经被重新封印了,四海平静了这么多年,也该是时候稍微紧张一下了,不怪你不怪你。”墨空摸摸她的头,笑的两眼弯弯:“比起那个,倒是你,准备好嫁给我了吗,小咸鱼?”
  宁诺的眼泪急刹车,她转了转眼珠:“以后我可能还会变成比目鱼沙丁鱼三文鱼食人鱼……”
  “变成咸鱼我都能爱上你,更何况其他呢。”墨空牵起她的手:“无论变成什么我都会把你找回来的。”
  “哪怕奇丑无比?”
  “没有什么比烤熟的咸鱼更丑的了。”
  “哪怕全身恶臭?”
  “没有什么比咸鱼更臭的了。”
  “墨空混蛋!你才丑!你才臭!”
  ……
  ―――――――――――――――――
  温婉晴天有话说
  我觉得这个故事还不错,所以分享给大家看看,大家喜欢这个故事吗?如果喜欢的话,可以留下你们的评论哦,谢谢!^_^
  (本篇完)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温婉晴天
文章总计:320
个性签名:你温婉的笑容,可以给我带来最美的晴天!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