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血雨表恩仇

发表时间:2016-04-10用户:文字君阅读:513
    瀑布从天而降,飞珠溅玉,灿烂如银。奇怪的是,这么大的瀑布自半空中倒挂而下,泄入湖中,水声并不震耳,反如鸣琴奏玉,听来更觉神清气爽。
    
    瀑布的起点源于高立万仞感到绝命崖。
    它的终点是在碧波潭。
    潭如其名,一汪碧波深不见底。
    碧波潭内的鱼儿自由的游着、舞着。
    碧波潭畔传来孩童们欢快的笑声。
    几个孩童正在浅滩处嬉戏。
    李靖正蹲在潭边的一尊大石上,双目无力的看着远方,他的思绪早已不知飘到何方。
    他仿佛永远是那么的孤独,眼神是那么的空洞、忧郁。
    他身后那株古树如参天巨伞把附近几丈方圆给覆盖;将浓浓的热意阻于红尘之外。
    
    一、雨意
    "山里的天气多变,小心下雨啊。"
    这群孩子出门时父母给的叮嘱。
    火红的太阳张开热情的笑脸。
    就在这时不知是谁得罪了太阳公公还是他生病了,他的脸色突然变得十分的苍白,弄不清是出于对某人的愤怒还是被病痛折磨得变了脸色。大地也为之色变。
    地上的阳光本来是棕红色的;此时却变得洁白,仿佛洒在地上的不是阳光而是一层霜。
    霜应该是冷冰冰的,可周围很热、很闷,就像在夏天的火炉旁盖上十床棉被那样。
    村民们纷纷收起树蓬上的衣裤、被单跟打晒场上的粮食。
    快下雨了,这将是一场罕见的大雨,父母们都在呼儿唤女。
    碧波潭畔欢声依旧。
    他们没有感到天气的异常变化。
    李靖还在那树荫下的石墩上,左手微微支撑着半边脸颊,给人一种舒适宁静的写意。
    周围气温的急剧变化他毫无知觉。
    刘成是一位虎背熊腰的青年,脸型端正大方给人的感觉是热情、信任、可靠。
    刘成正在自家小院里打着拳,他练的是一套擒拿手法,已经快十年的功底了,现在他已经可以生裂虎豹、十分威武。
    他不久前刚结婚,妻子是村里的姑娘,是他一起从小到大的玩伴,他们这样的夫妻也是一般山里人的真实写照。
    气温的锐变刘成已经将衣服扔在水井边的一株桃树上,露出了结实的肌肉,他还在打着拳;这些年来他的苦练的确是风雨无阻。
    "天气变得厉害,他们几个也不知道跑那去了,你应该去看一下。"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子出现在刘成的身后。
    她就是刘成的妻子黄雁。
    只见黄雁身材高挑眉清目秀,一副农家妇女的打扮;不施脂粉也别具一番魅力。
    刘成还在继续并没有停下来。
    "他们去碧波潭去了,不用为他们担心。"
    黄雁拾起刘成的衣服递给他。
    "去看看吧,我今天总是感到心里不安宁,将有什么事要发生似的。"
    刘成那双厚厚的手掌搭在黄雁的肩头,轻吻一下娇妻方接过衣服披上。
    "你等着,我去看看就回来,很快的。"
    话音未落,他已经跨出了院子。
    黄雁在后面喊道:"成哥……"
    刘成回首看着娇妻。
    黄雁道:"你小心点。"
    刘成拍拍胸脯笑道:"别为我担心,你老公我一个顶十个,更何况碧波潭我都不知道跑多少趟了。"
    他很快消失在黄雁的视线里。
    黄雁的心疾速跳了几下,仿佛丈夫永远不会回来了一样。
    她很想冲出去将丈夫拉回来。
    她没有,还自我嘲笑了一下,我这一天是怎么了老疑神疑鬼的。
    
    二、雨前
    李靖的思绪正在到处飘荡的时候,一双明亮的大眼出现在他的眼前接着他又看见了一对羊角辫子,还感到两半小巧的朱唇印在脸颊上。
    "莺儿你干什么啊。"
    原来是活泼可爱的黄莺。
    "靖哥哥你在想什么啊,这么入神。"
    李靖把黄莺拉到并排坐下,握着那双小手道:"我想我该离开了。"
    黄莺天真的问道:"离开那啊。"她突然意识到什么似的急忙说道:"你是不是要离开我们啊,我不要。"小手紧紧的抱着李靖的手臂真的害怕他飞了一样。
    她看着高立万仞的绝命崖,仿佛看见了李靖十年前从天而降,现在会不会就在这飞了上去呢?
    他惊慌失措的叫道:"你们快来啊,二哥要走了。"
    张虎从水里伸出头来甩了甩头上的水滴说道:"忙什么啊,在玩一会吧。"接着又钻到水里去了。
    黄莺急道:"他不是要回家,是要离开我们了。"
    在水里的张虎没听清,蹲在水边垒贝壳的刘龙听到了;他几步跳到李靖的身侧。
    虽然相距十来丈远,刘龙捷如虎豹、灵如猿猱、身轻似燕,几个动作浑然天成、十分优美。
    "二哥有什么想法请跟兄弟们说。"刘龙真挚的拉着李靖的手就半蹲在李靖跟前。
    张虎浮出水面后踩着鹅卵石往大树走来。
    李靖拉着二人的手道:"我没说现在要走,只是我有种预感我们快要分离了,就像当年我感到家人要离开我一样。"
    突然三个小脑袋撞到一起,原来张虎的恶作剧把三个人的头按到了一起。
    "几个在说什么亲密话从实招来。"张虎说起话来像模像样,颇有一股霸气与威严。
    李靖方要将刚才的话重复一遍,张虎道:"你们的话我都听到了。"
    黄莺一把揪住张虎的耳朵到:"你还装神弄鬼,是不是找揍啊。"
    张虎装作很痛的样子双手抱头叫道:"大姐大饶命啊。"
    弄得几人哈哈大笑。
    刘龙突然站起来说道:"我回去一趟。"人就飞也似地跑了。
    他回去没别的原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一种想回去一趟的冲动。
    黄莺拉着李靖道:"我去看看龙哥垒了些什么玩意。"
    三人一蹦一跳的跑了过去。
    刘成走在路上边走边耍着拳脚。
    一行十几个外地人出现在刘成前面的路口。
    刘成很自然的朝几人身旁走过。
    "站住。"突然的吼叫将刘成吓了一跳。
    刘成只有停下来道:"你们叫什么?"
    其中一个疤脸汉子吼道:"你刚才耍的是什么?"
    刘成立时火了:"我耍什么关你屁事啊。"他不想理这群人,跨步往前走。
    山里人本来是很热情、好客的,刘成更是这类人的代表,但他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这群人很厌恶。
    突然一道闪电击在近处的山顶,响起一声炸雷。
    刘成感到心惊肉跳。
    路旁十来人的领头是一位斯文的青年,走到刘成跟前说道:"这位兄弟请见谅我朋友的一时粗鲁。"
    刘成看着他那端庄斯文的外表确是迷人,如此对他说话要是在平时早就笑呵呵的请往家里避雨去了。
    大雨将至。
    刘成感到心里在发毛。
    刘龙在路上狂奔。
    
    三、雨时
    哗啦啦的一阵密鼓声,瓢泼大雨倾了下来。
    李靖、张虎、黄莺跑到时常避雨的岩洞里。
    刘龙的衣裤瞬间湿透。
    "在下杨平,因访故人到此,见老弟刚才所舞拳法是曾相识,朋友一时口不择言往老弟别见怪。"斯文青年抱拳说道。
    一声巨雷霹在路旁的一株大树上,只见大树四分五裂,并冒起一片青烟,瞬间消散。
    刘成感到这声巨雷霹到他身上一般,身体僵硬了一下。
    刘成记得李靖说过的话,十年前李靖虽小,也清楚的记得是一位叫杨平的人把他们引上绝命崖的,此时杨平并非寻什么故人来的,而是打算寻找李靖这条漏网之鱼的。
    雨,越下越大,路上十几人的衣衫尽湿。
    谁都没有动。
    他们都在等刘成开口。
    瓢泼大雨淋在他身上,他的热血已经开始沸腾。
    刘成的心一直在天人交战:"刘成啊刘成,你苦练武功不是要代替兄弟报仇吗,而今仇人就在眼前你怎么还不动手。"他又接着想到天下同名同姓的人多的是,这次还是算了。
    他又接着往前走。
    两位三十左右的大汉拦住了他。
    刘成真的火了。
    双拳齐出,两大汉不防他会如此,一个被砸到脸上,鼻子顿时歪去半边。
    另一大汉闪身让开,刘成拳势突变,右腿横扫对方下盘,那大汉仰天跌倒。
    这仅是眨眼的功夫而已。
    雨势越来越大。
    闪电似乎将要劈破乾坤一般。
    伴随这闪电的是几道闪电般的光芒出现在刘成的跟前。
    几名佩剑汉子欺身而上,被刘成拿住双臂,刘成发出一声长啸,这声长啸伴随滚滚是雷声传出好远。
    接着雨水中伴随着汩汩血流。
    马脸汉子已被刘成生裂两半。
    刘成的生裂虎豹之威立时显示出来。
    接着一人,给刘成踢倒在路旁的水沟里。
    一人被刘成丢到一株树干上,上下不得。
    其他的人都给打得东倒西歪。
    杨平终于出手了,他出剑如电直挑刘成后颈。
    他本是在刘成身前的,如此一招真是出人意表。
    刘成本已大发神威,几招便被杨平杀得泄了气。
    刘成有生裂虎豹之威,那些大汉犹如虎豹般,遇上刘成他们唯有倒霉。
    但杨平不是虎豹。
    他比虎豹更狡猾可怕。
    所以刘成开始处处受制。
    刘成的大腿被杨平一剑划伤大腿左侧,险些跌倒。
    大腿流出的鲜血瞬间与雨水融为一体。
    被冲刷得干干净净。
    刘成猱身而上,杨平身法极快,刘成根本近不了身。
    又被一剑刺在膀子上。
    雨势越来越急。
    刘成的头脑越来越清明。
    在闪电将路旁的一株大树霹倒的同时杨平以一招白虹贯日刺入了刘成的胸膛。
    刘成虽勇,如何敌得了杨平二十年的苦练。
    刘成只是无师自通,但杨平身得名师指导二十年,他们本就不是同一等人。
    假以时日刘成的成就决不会低于杨平的。
    但这一切已经是不可能的事了。
    因为刘成已经软软的倒下。
    他的鲜血由浓变淡,混入雨水流落四方。
    
    四、雨后
    雨消、云散。
    到处一片泥泞。
    河里的水位涨到两岸。
    太阳又露出了笑脸。
    黄雁正不安的来回走动。
    李靖呆呆的看着绝命崖。
    黄莺的一双小手拍打着水面。
    张虎正在抓着露出水面的鱼儿。
    刘成的身躯已经被冲刷得洁白。
    刘龙欲哭无泪,正跪在刘成的尸体旁。
    他扛起刘成的尸体跌跌撞撞往家中赶去。
    嫂子刚好迎了出来。
    两人哭作一团;村民们闻讯纷纷赶来。
    刘龙发疯的跑了出去。
    他是去绝命崖通知李靖他们。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8672
个性签名:新好文章汇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