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金陵十二钗正册——李纨

发表时间:2017-11-25用户:漫丁阅读:108
   桃李春风结子完,到头谁似一盆兰。
   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
               ——判词

  李纨是在《红楼梦》中登场的虚拟人物,又称为宫裁,稻香老农,金陵十二钗之一。她是荣国府长孙贾珠之妻。贾珠夭亡,幸存一子,取名贾兰。李纨青春守寡,心如“槁木死灰”,但她进入大观园后,恢复了青春朝气,不但带领诗社兴旺发达,而且把大观园治理成青春女儿的净土和乐园。
贞静淡泊、清雅端庄、处事明达,却又超然物外。她是深巷中一泓无波的古井,她是暮霭里一声悠扬的晚钟。那古井,那晚钟,沉静,从容,却也沧桑。
  原来这李氏即贾珠之妻。珠虽夭亡,幸存一子,取名贾兰,今方五岁,已入学攻书。这李氏亦系金陵名宦之女,父名李守中,曾为国子监祭酒,族中男女无有不读诗书者。至李守中继承以来,便谓“女子无才便为德”,故生了便不十分认真读书,只不过将些《女四书》、《列女传》读读,认得几个字罢了,记得前朝这几个贤女便了;却以纺绩女红为要,因取名为李纨,字宫裁。因此这李纨虽青春丧偶,且居处于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不问不闻,惟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
   秀水明山抱复回,风流文采胜蓬莱。
   绿裁歌扇迷芳草,红衬湘裙舞落梅。
   珠玉自应传盛世,神仙何幸下瑶台。
   名园一自邀游赏,未许凡人到此来。

  贾珠死后,李纨把全副精力都投入到对贾兰的培养上,这是可以理解的。她对贾兰的培养是全方位的,不仅督促他读圣贤书,为科举考试做案头准备,还安排他习武。书里有一笔描写,读者不应该忽略,就是在第二十六回,宝玉在大观园里闲逛,顺着沁芳溪看了一回金鱼。这时候,忽然那边山坡上两只小鹿箭也似的跑了过来,打破了诗意,可爱的小鹿为什么惊慌失措?宝玉不解其意,正自纳闷,只见贾兰在后面拿着一张小弓追了下来,一见宝玉在面前,就站住了,跟宝玉打招呼。宝玉就责备他淘气,问好好的小鹿,射它干什么?贾兰怎么回答的,记得吗?说是这会子不念书,闲着作什么呀?所以演习演习骑射。李纨望子成龙心切,对贾兰也是进行全方位的培养,要他能文能武。

   镜里恩情,更那堪梦里功名!
   那美韶华去之何迅!
   再休提绣帐鸳衾。
   只这戴珠冠,披凤袄,也抵不了无常性命。
   虽说是,人生莫受老来贫,
   也须要阴骘积儿孙。
   气昂昂,头戴簪缨;光灿灿,胸悬金印;
   威赫赫,爵禄高登;昏惨惨,黄泉路近!
   问古来将相可还存?
   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
  “镜里”二句——丈夫早死,夫妻恩情已是空有其名,谁料到儿子的功名、自己的荣华,也像梦境一样虚幻。
  韶华——这里喻青春年华,与曲名中喻荣华富贵有别。
   绣帐鸳衾——指代夫妻生活。
  "珠冠”三句——是说待李纨可享荣华时,死期也就临近了,这是得不偿失。只,即使,即便是。珠冠、凤袄,是受到朝廷封赏的贵妇人的服饰,这里指李纨因贾兰长大后做了官而得到封诰。
  阴骘——即前曲所谓“阴功”,指暗中有德于人,为儿孙积德。
  簪缨——古时贵人的冠饰。簪是首饰,缨是帽带。
  金印——亦贵人所悬带。《晋书·皇后纪论》:“唯皇后贵人,金印紫绶。”
  “问古来”二句——说李纨本来大可不必望子成龙。
  李纨进入大观园后,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二月二十二日,姑娘们搬进园。春天还没有过完,也就是一个月左右,她就想到要办诗社。
  李纨办诗社,决不仅仅是为了娱乐。要知道,任何重大的社会变革,都是从文化开始的。西方的文艺复兴、中国的五四运动,均是证明。这充分说明她的内心并非“心如古井”,而是涌动着波涛,期望着变革,充满着对美好幸福生活的渴望。
  但她是谨慎的,她没有去操作她的创意。直到将近半年以后,八月,探春才醒过来,捡起李纨的构想,发出帖子,邀集众人创办诗社。李纨并不与探春争功,一听到消息,立刻赶到探春那儿,称赞探春“雅的很”。并采取一系列行动来支持探春,支持诗社。
   一是自荐为掌坛人。
   二是拿出自己的稻香村作为社址。
   三是肯定林黛玉的建议“极是”,大家起个别号,并且第一个为自己起了个别号“稻香老农”。
四是出了个人人叫好的主意,邀王熙凤做监社御史,好解决经费问题。
  李纨知道,没有钱,是什么好创意也没法实现的,是万万不能的。为了让王熙凤就范,李纨对王熙凤发动炮轰:一口气送给王熙凤“无赖泥腿市侩”“下作贫嘴恶舌”“黄汤灌狗肚”“狗长尾巴尖”“泼皮破落户”“楚霸王”的系列雅号,“恨不得将万句话来并成一句,说死那人”,有如狮子搏兔,势不可挡,显现了她性格中的奇光异彩。
  李纨这个要钱的办法,是主动进攻,又是创新之举。王熙凤居然甘拜下风。说我不答应你,岂不成了大观园的反叛了!王熙凤非常清楚,大观园众女儿的心,与李纨是相通的。所以不能与李纨对抗,也用不着与李纨对抗。李纨在权力斗争中已经弃了权,只不过说说狠话、快活快活嘴巴而已。这二妯娌只有矛盾而无对抗,和平共处了一生。
  李纨社会活动的潜在能量让人吃惊。从进大观园之后,从建立诗社之后,李纨完全变了一个人,我们经常可以看见她的笑容,听见她的笑声。她既写诗,又评诗,活跃异常。她和姐妹们一起,利用诗社,向封闭、窒息她们生活和心灵的纲常名教发起了挑战。
  李纨的诗知识广博,内蕴丰富。贾宝玉对李纨评诗称赞有加,说她“善看,又最公道”。曹雪芹通过诗社,写出李纨的才和情,让我们看到她平日的无好无为,是不得不为,是在礼教压迫下的牺牲。李纨并不是与世无争,心如死灰。曹雪芹越是写出李纨性格的光彩,越衬出她心中的愁苦是多么深重。稻香村黄泥院墙中,“有几百株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真叫“满园春色关不住”。李纨就是这关不住的红杏。
  大观园中的李纨可谓是青春焕发。寡妇身份阻了李纨追逐外在形象的权利,虽不能穿鲜艳服装,不浓妆艳抹,但却阻止不了她对自然美的欣赏感悟与追求。
  稻香村内几百只杏花如喷火蒸霞一般,杏的色与形的热烈奔放正是李纨内心感情的外放。她对自然美的审度能力之高令人赞叹。大观园诗社的第一次诗会是在李纨的提议下以白海棠为题咏对象的。白海棠是贾芸让人送给贾宝玉的,李纨只是在来的路上碰巧遇见。她虽没有题咏,但她对花的美是敏感而有欣赏力的,然而花的主人只是在咏完后会回怡红院“忙着看了一回”(第三十七回)。芦雪庭拥炉作诗也是李纨提出来的,在这片红粉玻璃世界里,每种景物都成了冰雪世界难得的装点。宝玉落了第,李纨便罚他去向妙玉乞红梅,这罚的方式相对于王熙凤更是雅致。李纨对栊翠庵的红梅情有独钟,一见不足,还想带回去细细欣赏,对美的审度之高及爱美之心之烈,又非其他人所能及!
  参与创建诗社,李纨就进入了性格发展的第一高峰。她们是二月十二进入大观园的,那时李纨就有了结社的想法。延至八月,探春一提议,李纨立即赶去,说:“雅的紧!要起诗社,我自长坛!”并且荐以自己的稻香村作为社址。李纨的热情一下子达到顶峰,紧接着咏白海棠、芦雪庭即景联诗等等,李纨都以饱满的热情投入进去。在诗的王国里,李纨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进入了自己的角色。她以主人公的态度与热情对待诗社的一切活动,使得大观园诗社有条不紊的进行下去,为大观园儿女理想生活提供了屏障。有了诗,就要评诗。评诗是曹公塑造李纨青春形象的又一精彩之笔。在这里,李纨不是标准的寡妇,更不是“槁木死灰”,在这里李纨生命散发着青春的活力,喷涌着灼热丰富的情感。
  与众姐妹在一起时,没了礼法的束缚,李纨便显得格外活泼,亦不乏幽默。如第六十三回宝玉过生日,到了晚间,大观园群芳开夜宴,李纨笑道:“有何妨碍?一年之中不过生日节间如此,并不夜夜如此,这倒也不怕。”相比之下,李纨则更无所顾忌。不仅如此,她还和姑娘们玩得十分开心,甚至她还和湘云等人一起强死强活的灌探春喝酒。这时的李纨已忘记自己特殊身份,忘了那束人的礼教,于是一个充满活力的青春女性形象便展现在我们眼前。探春被黛玉打趣,便央求李纨解围:“这是个什么,大嫂子顺手给她一下子。”这时李纨笑了笑说:“人家不得贵婿反挨打,我也不忍的。”她的幽默风趣把大家都逗笑了。
  大观园外的李纨被礼法束缚了个性,使她不得不在礼法的夹缝下生存。但远离了世俗牢笼,在大观园相对纯净的女儿理想王国里,李纨便增添了前所未有的活力,与其主色调“槁木死灰”冲突。作者正是通过这一冲突来展现封建礼教压抑人天性的残忍。因此,李纨虽形固有使如槁木,而心却不像死灰一般。李纨也是一个有血有肉、感情丰富的被封建礼教压抑的悲剧性人物。
  一些红学家对李纨的态度不是嘲笑,就是批评。他们认为,李纨在贾家守节,是作了封建纲常礼教的牺牲品,说她这一辈子白活了!好像贾珠一死,李纨非得立马重匀粉面再度嫁人不可,否则就是发傻。其实,这是对人的生存方式多样性的否定。
  在《红楼梦》中,李纨一出场就是寡妇身份。整部书中,她都在平平淡淡地过日子,生活未见有大的起伏。李纨的这种平淡的性格,也决定了她平淡的命运。李纨出身名门,父亲是国子监祭酒,诗书之家的传统使她有了读书的机会,但父亲并没有对她刻意培养,“无才便是德”就是对她的最高要求,她从小受的教育就是做符合传统道德的贤淑女子。贾珠在世时,她夫妻两人的感情如何曹公未明说,但从李纨有时流露出的对贾珠深深怀念的情愫来推测,二人应该是鸾凤和鸣、琴瑟相谐的。
  作为一个为贾家生养了接续香火之人的大少奶奶,按理说,李纨更有资格、也更应该发挥她在家族生活中的重要地位积极“参政议政”才是,可事实上,李纨对整个家族的事务却是不闻不问。凤姐生病,王夫人是把家政管理工作托付给李纨的,探春的身份不过是李纨的助手。但实际工作开展起来后,一切却成了探春主持,李纨反而退到了后台。这并非是探春喧宾夺主,而是李纨的有意避让。因为李纨知道,整个家族之中,凤姐的位置是风口浪尖,是“锅里斗”的焦点,主子与主子之间的矛盾,奴才与奴才之间的矛盾,主子与奴才之间的矛盾,全都集中在这里,弄不好就会翻船。凤姐如此机警,又有贾琏时不时出谋划策还动辄被“参”呢,更何况她一个寡妇!
  李纨不出头露面,并不影响她的形象,相反,倒提高了她的声誉。在下人的心目中,她心善面软,是一个活菩萨。在众小姑子眼里,她是一个作诗吃酒能和大家玩到一块去的大姐姐,一个随和的好嫂子,在她身上看不到节妇常有的那种矜持劲儿。在贾母眼里,她“带着兰儿静静地过日子”,是一个好孙子媳妇。贾母除了认为她好,还觉得她“寡妇失业的”可怜,平时领的“工资”,让她跟自己一样多,“年终奖”也让她拿最高的,此外,还给她园子让她收租子。所以,如果不考虑李纨孤衾冷枕的寂寞的话,她的日子过得还算是满滋润的。
  什么样的教育造就什么样的人。李纨是被温良恭俭让、三从四德等“主题教育”教化好的,她的思维也就跳不出这个圈子去。这也决定了她在改变自己的命运上不会有什么作为。李纨在宝玉的生日之夜掣签吃酒,她掣出的签是“竹篱茅舍自甘心”,这正是对她生活态度的真实写照。她不甘心又怎样呢?拿出大奶奶的款来像凤姐那样指东打西?那样的话,做事时稍有参差,小人们的唾沫星子就把她淹死了。领着兰儿再醮他人?也未必有好的结局。若嫁个好人还好,若嫁个歹的呢?不仅既得利益丢失无遗,后半辈子又落到苦海里去了,李纨赌不起这个博,也不敢迈这一步。在李纨看来,维护一个美好的形象比什么都重要,因此,待人接物,她便采取了一种宽容的态度,一种随和与超脱的态度。惜春都可以进佛门,我李纨课子读书、平平稳稳地过日子又有什么不好呢?青春的渴望总会过去,对凤姐、贾琏辈年轻夫妻的男欢女爱,置若罔闻就是。人咋过不是一辈子啊。
  李纨课子她和儿子贾兰在大观园里的处境,是非常边缘化的。老祖宗口口声声说她可怜,但只是保证她该有的尊严与利益,并不见发自内心的疼爱;婆婆王夫人本来就是木雕泥塑般的人物,也就是见宝玉时还有点笑容;至于贾赦贾政之流,更不会关心这个儿媳妇。第七回“送宫灯贾琏戏熙凤”,展现那对小夫妻的闺房之乐。同一时刻,李纨却歪在炕上打盹。这只是撷取一个小小的场景,更有多少难挨的夜晚,不知道李纨如何度过。
  和李纨较为亲近的,该是那些姐妹们,她们一道吃酒做诗,戏谑调笑,第三十九回的螃蟹宴上,正是一团高兴时候,李纨因平儿触动心事,说起贾珠在世时,也有几个房里人,可惜这些人守不住,日日在屋里不自在,只好趁年轻都打发了。“若有一个守得住,我倒有个膀臂。”说着滴下泪来。
  贾府的人,对于李纨,在尊敬中又有一些警惕,最好是尽可能地装做忘记她的身份,以寻常人待之。李纨再多的苦楚也只应该往肚子里咽,否则就是不合时宜,除非是别人主动提起,比如宝玉挨打那回,王夫人哭得肝肠寸断时忽然想起贾珠来,李纨也才能跟着痛快哭一场。
  李纨的日子,过得精明,她不占别人的便宜,也不肯吃亏。李纨算是一个精明人,她精明在骨子里,只争利益,不争意气。她不像凤姐那样要压人一头,只要不损害她的利益,她乐得做好人。赵姨娘的弟弟死了,她张口就赏四十两,按照规矩,只该赏二十两的,这规矩探春都知道,李纨未必一定没有听说过。所以底下人都说她是大菩萨,面子里子俱得实惠。
  评李纨如槁木死灰,只表示她甘心守寡,从一而终。而在生活情趣方面,她要算大观园的活跃分子,有着天性风趣的一面,如用心经营诗社,众人皆服。尤其是她为平儿抱不平的一席话:“李纨笑道:‘……昨儿还打平儿,亏你伸的出手来!那黄汤难道灌丧了狗肚子里去了?气的我只要替平儿打抱不平儿。忖夺了半日,好容易‘狗长尾巴尖儿’的好日子,又怕老太太心里不受用,因此没来。究竟气还不平。你今儿倒招我来了。给平儿拾鞋还不要呢!你们两个,很该换一个过儿才是。’……李纨笑问平儿道:‘如何?我说必要给你争气争气才罢。’”
  您看李纨的话锋,声声带刺,相当厉害。凤姐吃不住,到底当众给平儿赔了不是才下得了台。
   李纨是个尚德不尚才的,她私心喜欢宝钗,而不大喜欢黛玉、妙玉、凤姐等才女。如37回评海棠诗“论含蓄浑厚,终让蘅稿”,50回评妙玉“可厌妙玉为人,我不理他”。难能可贵的是,在钗黛之争中,李纨并没有偏向宝钗和金派,而是保持中立。如51回钗、黛因宝琴怀古诗发生争论时,她对宝钗说不;37回赞黛玉海棠诗“风流别致”,38回推黛玉菊花诗为魁。她能做到如此公私分明,是很了不起的。
  98回黛死钗嫁,陪在黛玉身边的正是紫鹃、探春、李纨三人,原文写道:“把个李纨和紫鹃哭的死去活来”,“李纨探春想他素日的可疼,今日更加可怜,也便伤心痛哭”。凤姐道:“还倒是你们两个可怜他些。”可见李纨有情、忠厚、公道。
   李纨孝敬贾母,获得了贾母的赞赏与怜爱。43回凑份子给凤姐过生日,贾母主动揽下了李纨的那份。45回交代贾母将她的月钱涨到和自己平等。108回贾母赞她比凤姐达观:“他有的时候是这么着,没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着……倒难为他。”107回贾母赞她:“珠儿媳妇向来孝顺我,兰儿也好。”
  50回贾母游园,李纨忙往上迎,贾母命人止住;然后贾母要吃糟鹌鹑,李纨忙要水洗手,亲自来撕,贾母又命她只管坐下。此处李纨的两个“忙”字,皆出自孝心天性,她远远地挪到姑娘们的下边坐了,正是她身为孙媳妇应守的礼节;贾母的两个“命”字,也表现出对她的疼爱。
  110回贾母丧礼期间,李纨抽空儿叫了她的人来吩咐道:“你们别看着人家的样儿,也糟踏起琏二奶奶来。别打量什么穿孝守灵就算了大事了,不过混过几天就是了。看见那些人张罗不开,便插个手儿也未为不可,这也是公事,大家都该出力的。”这番话体贴人情,宽宏大量,姚燮评曰:“李纨之言,极和平、极允当、极公道、极大方。”东观阁评曰:“自侍于老祖宗跟前无不孝之心,此论事所以贵公平也。”
  荣府家务由二奶奶凤姐料理,身为大奶奶的李纨却“一概不问不闻,惟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黹诵读而已”,表现出不好揽事、明哲保身的姿态。这固然由于她从小接受“女子无才便为德”的家教,同时也与贾府末世大势有关。李纨和尤氏,一个在荣府,一个在宁府。荣府虚伪,宁府糜烂,都令她们感到很失望。不得已才置身事外,但求自保,对家事无心干预。
  但李纨终究是大观园政治家,她入主大观园后,对园内事务却也十分热心,其政治才华得以施展,并深得园内居民赞许和敬服。
原著多次提到,李纨奉贾母、王夫人之命总理大观园。37回起诗社,李纨上场就说道:“要起诗社,我自举我掌坛。”42回黛玉指着李纨道:“这是叫你带着我们做针线、教道理呢。”45回凤姐道:“姑娘们原叫你带着念书,学规矩、针线,俱要教导他们的。”49回为大观园成员略作一总,原文道:“李纨为首,余者……”55回凤姐卧病,王夫人“将家中琐碎之事,一应都暂令李纨协理”。65回兴儿道:“只教姑娘们看书写字,针线道理,这是他的事情。”97回紫鹃心思:“园中诸事,向系李纨料理。”
  经李纨治理,大观园内的政治环境相当宽松,姐妹们在一起自由呼吸,看不出有谁在掌权,有谁在发号施令。这已经相当接近于无为而治的境界了,可谓之“情治”。海棠诗社在李纨主持下一度兴旺发达,探春理家离不开李纨压阵,都说明她有一定的庶政才能。贾母丧礼期间,凤姐应付不来,鸳鸯气色不好,李纨暗自调停协助,文中且写到“那些素服李纨的人”,可见李纨之德能颇受人敬重。
   李纨的情治或被误解为懦弱无能。如55回写她“是个尚德不尚才的,未免逞纵了下人”,下人们说她“素日原是个厚道多恩无罚的,自然比凤姐儿好搪塞”,65回兴儿拿她与凤姐比较:“这大奶奶暂管了几日,总是按着老例儿行,不象他那么多事逞才的。”如此写法正好反映了理想与现实的冲突。李纨在大观园内实践了她的情治政治,把大观园治理成一派清净女儿的乐土。然而,大观园毕竟处在贾府末世阴影的笼罩下,外部环境恶劣。当此之际,李纨的情治政治到了现实社会外人眼里被大大贬低,也就不足为奇了。此处评李纨“尚德不尚才”,她的德发乎情,与礼教有别。
  有人说大观园不平等,如怡红院的门限,什么身份,进哪一道门,是有规矩的,大丫头、小丫头、婆子、媳妇,也分等级,故有王蒙评晴雯“不奴隶,毋宁死”。这种等级制的确存在,但它不是李纨和大观园的问题。在贾府末世格局中,大观园本就处于宁府、荣府的双重统治之下。李纨治理大观园,统治者授予她的权力是有限的,她只能在贾府现有制度的框架内进行政治实践。
  凤姐曾经给李纨算了一笔账:“你一个月十两银子的月钱,比我们多两倍子。老太太、太太还说你寡妇失业的,可怜,不够用,又有个小子,足足的又添了十两银子,和老太太、太太平等。又给你园子里的地,各人取租子。年终分年例,你又是上上分儿。你娘儿们主子奴才共总没有十个人,吃的穿的仍旧是大官中的。通共算起来,也有四五百银子。"于是,有人诬蔑李纨自私吝啬小气,又捏造将来贾府危机时李纨不肯出手相助的一段秘史。
  且说本回探春为何要请凤姐做监社御史呢?原来那天逢诗社的正日子,宝玉也不告假,无故滑脱,探春道:“我想必得你去做个监社御史,铁面无私才好。"探春称诗社为“我的”,大可琢磨。众人专程来顾凤姐茅庐,幕后出主意、台前来交涉的核心人物都不是李纨,而是宝玉、探春。凤姐深知“这些事再没别人,都是宝玉生出来的”,所以此事怪不着李纨。
  只不过凤姐刚闹过泼醋,为调节情绪,便打趣道:“那里是请我作监察御史!分明是叫我做个进钱的铜商。”这也不是钱的问题。因为谈钱打趣对于凤姐来说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她许诺:“明日一早就到社,下马拜了印,先放下五十两银子给你们慢慢的做会社东道。”这番话夸夸其谈,就像50回佯诓薛姨妈五十两,都是戏言:明日又非社日,何须她一早到社?又何须她一次性出大半年的五十两?有这五十两,她早拿出去放利了,给诗社图个啥?李纨道:“果然这样还罢了……等着他不送了去,再来闹他。”所指乃是惜春画画之事。
  凤姐提及作东的事大有计较。诗社通常都由谁作东呢?宝钗提议“一月只要两次就够了”,李纨主动应承“初二、十六这两日,是必往我那里去”,这不就是作东么?既然作东,不就是出银子钱么?并且还不是凤姐所说轮流作东,而是凡正经社日都被李纨包了。您看诗社里真正负责出资的正是社长李纨,而非监社御史凤姐。由此正好说明李纨慷慨大方。
  49回联诗,从诗情雅趣上讲,稻香村不适合雪下联诗,李纨道:“我这里虽然好,又不如芦雪亭好。”下回芦雪亭联诗果然尽兴,证李纨是真懂诗情,真懂诗人。芦雪亭为雪下联诗的首选之地,但那里属公共空间,当日又非正经社日,无人作东。所以,李纨提议凑份子,又蠲免香菱、宝琴、李纹、李绮、岫烟、迎春、惜春的份子,只要宝、黛、钗、探各一两,她自己出二两,凑成六两。宝、黛、钗、探都是诗社的正人,又是主子,不差钱,这份银子不让她们出谁出?“宝钗等一齐应诺”,并未讥笑李纨吝啬,证李纨的处置又公道又得人心。
  类似的例子还有63回怡红夜宴,袭人操办,她自己和晴雯、麝月、秋纹四个人,每人五钱银子,共是二两。芳官、碧痕、春燕、四儿四个人,每人三钱银子,共是三两二钱银子。晴雯道:“这原是各人的心。”此例足以决49回凑份子之疑。开社联诗原是大家的雅兴,正该由宝黛钗探纨凑份子,方可尽大家的心意。反之,这当儿若由李纨全揽,倒让人觉得她虚伪、矫情、不懂诗意了。后文宝玉回忆道:“还记得咱们初结海棠社的时候,大家吟诗做东道,那时候何等热闹!”您看大观园诗人谁不视做东道为美事?个个抢着做呢!
   37回海棠诗会,湘云迟来,李纨等因说道:“他后来的,先罚他和了诗,若好,就请入社;若不好,还要罚他一个东道再说。”湘云笑道:“你们忘了请我,我还要罚你们呢!就拿韵来,我虽不能,只得勉强出丑。容我入社,扫地焚香,我也情愿。”这段话全作诗人情趣。李纨等人说要罚湘云一个东道,正有诗才比拼之意。所以,“众人见他这般有趣,越发喜欢”。
  湘云海棠诗后来居上,免于受罚。但她主动提出:“明日先罚我个东道,就让我先邀一社。”这仍是她的雅兴,众人当然不好拂她的兴致,所以都道“这更妙了”。当日非正经社日,谁有兴谁做东,这是规矩,有约在先:“这其间你们有高兴的,只管另择日子补开,那怕一个月每天都开社,我也不管。”
   70回道:“咱们的诗社散了一年,也没有一个人作兴作兴。”那是不是李纨吝啬,不肯按期作东呢?非也。海棠诗社无疾而终,因大观园悲剧使然。大观园由盛转衰,诗人们也没往日的兴头雅集作诗了。70回好不容易重建桃花社,也是昙花一现。
  回头来看:45回凤姐为何嘲笑李纨“吝啬”?原来前文过生日凑份子,李纨该出十二两,贾母要揽下,迫得凤姐自己应了,然后又在尤氏面前昧下,到底李纨分文未出;再到泼醋,凤姐拿平儿撒气,却是李纨拉着平儿躲进大观园,“平儿就在李纨处歇了一夜”。因这两件事,凤姐心存芥蒂,所以出言堵李纨。既如此,她给李纨安的那个罪名就不作数了。当时李纨本不在乎这十二两,奈何贾母要做好人,李纨自然不便多话。反而是凤姐作弊,一毛不拔。若说吝啬,那也该算到凤姐头上啊,奇怪读者怎么揪住李纨不放。
综上,无论是诗社作东,为平儿打抱不平,还是在钗黛之争中保持中立,在贾母丧礼中暗助凤姐,都显示出李纨慷慨大方,有正义感,有同情心,有大局观,有担待,敢作敢为,能主持公道,从不徇私,言谈也极厉害,不愧为大观园政治家。
第5回判册、曲子预示贾兰爵禄高登,李纨凤冠霞帔。贾母临终嘱咐贾兰道:“将来你成了人,也叫你母亲风光风光。”贾母丧礼期间,众人奉承道:“那里及兰哥儿一零儿呢。大奶奶,你将来是不愁的了。”贾兰读书长进,末二回果然中了举人,“李纨心下喜欢”,薛姨妈道:“你看大奶奶,如今兰哥儿中了举人,明年成了进士,可不就是做了官了么?他头里的苦也算吃尽的了,如今的甜来,也是应为人的好处。”
   但作者后期重新给贾兰设定了悲剧结局。曲子“昏惨惨黄泉路近”一句紧接上文“气昂昂”“光灿灿”“威赫赫”三句,其对象都是贾兰。下句“问古来将相可还存”,同《好了歌》“古今将相在何方?荒冢一堆草没了”照应,更确定这黄泉路尽的是做了将相的贾兰。稻香村“背山山无脉,临水水无源”,亦隐喻贾兰之死。
  关于贾兰的死因,请注意18回元春点戏的第三出《仙缘》。剧中故事讲科举出身的主人公卢生遭政敌宇文融构陷,挂帅西征。幸而天佑卢生,不但平安归来,还大获全胜,战功赫赫。
卢生的故事隐喻了贾兰结局。当海疆反贼全盛时期,贾兰正好中举。此时贾府的政敌如忠顺王构陷,派贾兰挂帅出征。结果贾兰没有卢生那么命大,沙场征战,壮烈牺牲。“也只是虚名儿与后人钦敬”,表示他死得光荣。119回海疆靖寇报捷,皇上大赦天下,“贾兰等朝臣散后,拜了座师”,证作者后期确有改写贾兰战死海疆的计划。
  贾兰之死对李纨打击很大,曲子“抵不了无常性命”,证李纨在得知贾兰噩耗时便气绝身亡,落了个“枉与他人作笑谈”的结局。《晚韶华》曲归咎为“也须要阴骘积儿孙”,即不善积阴功。
   概括而言,李纨一生有三大悲剧:一是青春丧偶,“那美韶华去之何迅!再休提绣帐鸳衾”;二是贾兰战死;三是她自己抑郁而逝。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漫丁
文章总计:26
个性签名:暂无
本文所属文集

来源:原创
标签:人物评说
文章数量:14 篇查看目录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