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当年的李雨桐已经死了,现在的她,是钮钴禄·雨桐

发表时间:2017-10-06用户:南城旧事阅读:176

事到如今,谦隆也知道大势已去…

01
九月的京城终于入了秋。

刚从酷暑中解放,各宫各苑都复了生机,流言也愈发肆虐生长。

“听说了吗,小灵子那边传出的消息,高皇后要复位了。”

“切不可乱说,叫李贵人听了可怎么好。”

“她区区一个贵人,皇后要真复了位,你我都要调转风头,哪还顾得上她?”

“我倒是听说李贵人手里,一直有一些筹码…”

“宛贵人吉祥!”

宛贵人挑起一对丹凤眼,轻看了两个奴才一眼,扮作什么也没听到,走了。 经过三道门,转过两个弯,便来到了李贵人府上。

“雨桐姐姐,眼下宫里可都传开了,你可有什么打算?”

“我有什么打算,都是没影的事,妹妹别听那些奴才乱说。”

“我…姐姐你对皇帝有情,我是知道的。当日我与老家的哥哥被拆散入了宫,皇帝见我不愿侍寝。本要废我,都是凭姐姐你这层关系,才让我得了这么多年的清净日子,如今山雨欲来,妹妹一定站在你这边。”

李贵人拿起桌上的茶盏,没喝一口,又放了下来。似是没听见宛贵人的说话,倒是喃喃起来:皇帝复谁都行,但是她,绝对不行…


02
不到三日,圣旨进了乾西,高皇后复位。

宫里张灯结彩,像是办了一场喜事。皇后之位空缺数年,如今位归原主,民间更多了不少浪漫的传闻。

说起来,关于高皇后,在民间一直有不少传言。

一般来讲,妃嫔被废,除非娘家身世显赫,方能继续住在宫中,身份普通的,多沦为了阶下囚。当年出身平凡的高皇后被废,本应送进牢房,结果皇帝不知怎么想的,下旨将宫中一处清幽美丽的宫苑给了她住,传言又暗地里赐了千两黄金,保她还能拿钱打点宫中关系,衣食无忧。

高皇后被废那年国库空虚,内忧外患,皇帝自身难保,对高皇后却不薄,一掷千金,这不能不引人遐想。民间只道谦隆皇帝情深意重。

时隔多年,大清早已度过了最难的时期,国库充盈,百姓安居乐业。有人猜测,当年废后只是权宜之计,意在保护高皇后,让她免受宫中斗争的牵连,等到朝野稳定再复位高皇后,明摆着要她享福。

京中无数少女听罢这段佳话,都哭得梨花带雨,被皇帝深情打动。

与此同时,宫中一处黯淡的角落,李贵人也正暗自抹泪,她握紧了手绢,似是做了什么重要的决定。


03
高皇后复位第二日,京中遍出现了不知何人所为的大字报,鲜红的字体赫然眼前,颇有几分血书的意思。

字报前,人群早已围得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

概括其内容,大约是说当今皇帝谦隆,并非以正常手段平复了高皇后被废当年的叛乱风波,暗杀、诬陷,种种卑鄙手段无所不用其极,那一年朝中不少忠心耿耿的老臣被害,都是皇帝的意思。

最重要的是,当日国库空虚,皇帝是联手了宫中李贵人之力,化名参与民间生意敛财,这才渡过了难关。也就是说,曾经有一度,皇家威严,不过是宫中妃嫔手中的一把金算盘而已,那些力挽狂澜,机智破敌的故事,都是假的。

当今圣上,原来不过是个软蛋。

不等官家前来,就有十三四岁的少女冲到墙边,一把扯下了血书。

“别看了!这是无聊人说的无聊谎言!当今圣上绝不是这种人!”

一呼百应,不少少女都在人群里响应,百姓分作了两派,一派如获至宝般相信了血书,一派则愤怒不已,肯定是有心人污蔑皇帝,居心叵测。

而此时的宫中,皇帝早已坐在了李贵人面前,他紧紧攥着拳头,面上却是一派温和。

“雨桐,家里老人近日都好吧?”

雨桐只是默默笑着,不答。

“高皇后的事…”

李贵人眼中闪过一道寒光,她倏忽抬起头,正视皇帝。

谦隆终究没把话说出口,只是垂下了眼睛,要走。

到了门口,谦隆站住,回头看着还在微笑的雨桐,曾经的一把好嗓子,如今连句话也不愿和他说了。

“孩子的事,我很抱歉,但是你我之间,确实已无可能。今天你若是要鱼死网破,我也只能全力自保了。”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迈出了门槛。

04
三日之后,城中出现了新的血书,篇幅却比上一封短得多。

书中只道前文皆为造谣,宫中的贵人李氏不过一介民女,入宫后从未得到僭越的机会,更不要说掌握皇室大权,以一人之力补足国库了。还指出,李氏在宫中行为不检,与御药房太医来往甚密,当日皇帝宽宏大量,并未废除她的贵人身份。
报后更是手抄了李氏与太医的来往书信,以证真实。

与此同时,听说东城区的一扇城门上发现了新的血书,同一群人又浩浩汤汤往另一边去了。

东门的血书中写道,不轨之事纯属捏造,信件内容皆是伪造。又提出,三年前谦隆微服私访江南,期间不慎摔断了腿,依然坚持体察民情,传为佳话,不过是有一个谎言。

真实情况是谦隆带着李贵人骑马游玩,由于骑艺不精,这才酿成伤祸。李贵人摔断了腿,谦隆并无大碍,后向外宣称,是皇帝在体察民情时不慎受伤,赢得民心。

这几日,京城中无论男女老少,每日从东到西,从西到东,追看新的血书。

每次有官兵来清理,不出一个时辰,就会有人神不知鬼不觉地在某个地方补上一张,可谓是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05
纸是包不住火的,两派势力各执一词,但真相只有一个。

没多久,一位江南画师的画被传到了京城。

画上的,正是当今谦隆皇帝与李贵人。两人笑靥如画,骑在一匹狮子骢上,边上更有画师当日的注解,以一首诗,描绘了皇帝与妃子共同骑马,却因为狮子骢性情暴烈,不慎摔下马的故事。

作画年份,正是三年前。

此画一出,人们心中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更有不少民间的画师,仿出了赝品,想让更多人知道这段骑马记。

人欺君要死,君欺天下人,后果也好不到哪里去。

民间的复明势力借此时机,开始蠢蠢欲动,招兵买马,与达官贵人互通有无。
宫中也正酝酿起了新的风暴。

这一日宛贵人又来找她的雨桐姐姐。

李贵人正拿着一幅刺绣端详,看到宛贵人来了,起身迎接。

“我的好姐姐,真有闲情雅致。”

“哪里的话,还不是因为我有个好妹妹。当日血书污蔑我与太医不轨,立即作书去澄清的,不是你还有谁?”

“那封所谓的信件记录实在好笑,就凭这无凭无据就想脏了姐姐你的名声?不过是一点小事,姐姐不必挂在心上。”

“所幸当日画师见我有难,偷偷把画卖了出来,不然如今还真不知道会是如何。”

“姐姐不必担心,这个风口浪尖,皇帝不敢随便找个借口来报复你,你家人…”

“嘘,隔墙有耳。”


06
今日百姓没有等来血书,倒是在城东的墙上破天荒贴出了一张纸页泛黄的信纸。
小小的信纸前围了近百人,边上还有人特地以更大的字体抄录了一份,供大家观看。

那信上的署名,竟是当今皇帝,谦隆!

李氏原为汉人,家族势力原与满清来往甚秘,外人看起来一派清贫,其实暗里与民间商贾,复明势力又有来往,可谓是一个权威的中间人。

当日李氏怀孕,被封贵人,正值朝廷内忧外患,谦隆为保国内太平,只能求岳父大人,暂时稳住复明团体,并承诺孩子出世后,立李氏为后。

未想到,朝纲稳定后没多久,李氏被迫服下了藏红花,丢了孩子,从此失了宠。当日李家为皇室做的一切,也都石沉大海。

这封信正是谦隆向李家解释来龙去脉,给出的一个交待。

那信纸最后,还有皇帝的印章,错是错不了了。

人群一片哗然。

07
谦隆怒气冲冲地来到李贵人宫中,砸烂了茶杯。

“你我之间的事,为何要闹到让天下人皆知。”

李氏还在喃喃自语,心神早已飘忽。

“我说了,谁都可以,只有她,不行…”

“你若真的不愿让她复后…”

李贵人捡起地上的碎片,拿在手里把玩,不小心划破了手,她不喊疼,只是轻轻用嘴嘬了一下。

“我的目标,早已不是高皇后…”李贵人抬起头,目光似刀子般凌厉,向皇帝割过去,“你我之间早就没什么好谈的!我李家出钱出力,不是为你们俩做嫁衣的,这么多年,你下了好大一盘棋啊。”

谦隆知道大势已去,无谓多谈,踉跄上了轿,又叫来自己的心腹大臣。

大家只是低着头。唯有朱尚书眼含热泪,感叹红颜祸水。

民间的复明势力早已酝酿多时,而宫中当日支持四阿哥的义拍也早已蓄势待发。几张血书,数年前的风暴似乎就要卷土重来…

08
三年前。

江南,瘦西湖边。

方圆五里早已戒严,一对佳人坐在湖边,一匹俊美的狮子骢由随从牵着。

女子年不过十八,颈上一块翠玉就价值连城。

她把头依偎在身边人的肩上。

“我真想把这一刻留住。”

“那便留住吧。我答应你,我们永远不变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