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烟雨江湖

发表时间:2017-10-04用户:冰酱阅读:189
  “徒儿,你也不小了,怎么不找个人陪着啊。”师父一边勒紧缰绳,一边从马上下来。
  “嗯,徒儿……徒儿不想成亲,只想在纯阳宫好好的待着。”
  “那可不行,我迟早要回五毒,你这样一个人,我怎么放心,走,去华山溜一圈。”
  师父做事一向利索,顺手把我拉上了马,对我甜甜一笑。
  “华山真美,每次来这里,都觉得众生渺小……”
  “小小年纪别想太多。”
  我默默的下马,师父微微一叹,道:“我去采点药,你在这里等我。”
  我点点头,又望向了眼前的美景,烟水朦胧中,竟隐约看见一个道长在华山之顶。
  “道长?”我尝试性的问了问。
  “小姑娘……呵呵,你怎么在这里?”
  “我师父带我来的,她去采药了,我在这里等他。”他点点头,见我频频搓手,浅笑着,说道:“过来。”
  我怯生生的走过去,他却只是将披风披在了我身上,而后又撑开了伞。
  “莫要着了凉。”他声音温润,缱绻入耳后又消散在这天地间。
  我有些羞怯,只敢偷偷的看他两眼。雪白的道袍,如玉的容颜,一时间竟有些痴了。
  “你师父是谁?”
  “五毒教月烟然。”他听了后浅笑,点头道:“算是旧识了。”
  我没再言语,终是不太好意思。直到马蹄声出现,我才兴奋扑向师父。
  “师父,你回来了!”
  “嗯”她点点头,看了看我身上的披风,望向了一旁的道长。
  “墨逸凉?你怎么在这里?”
  “闲来无事,回到纯阳后,就来华山看看。烟然,近来可好?”
  “好。”师父态度很是冰冷,眼神中却有一丝留恋。
  “你的小徒弟,很好。”
  师父没再说话,看了我一眼之后便是叹气。
  “月冰,以后你就跟着道长吧。江湖偌大,总会有相逢之日。”
  我没想到师父竟会这样说,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师父却早已离开,华山之上,唯有我与墨逸凉。
  “不哭,我带你走。”墨逸凉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竟抱着我飞向了纯阳宫。
  从此,纯阳宫里,多了我和墨逸凉这个奇怪的存在。
  他喜欢喊我小笨蛋,喜欢在我写字时偷亲一口,喜欢在我练完剑时握住我的手……我的幸福,就这样突然到来。
  我想和他一生一世,我想告诉师父,可她再也没有回来过。
  直到,墨逸凉说,他要下山办事情。
  我不舍,却也觉得无可厚非。男儿志在四方,何况是他这样的人。
  墨逸凉一走便是三年,没有任何消息书信。师父在墨逸凉走后就来到了我身边,我始终觉得,这里面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
  “师父,我要离开纯阳。”
  “去找墨逸凉?”她问,语气有些悲凉。
  我点点头,说道:“三年了,没有消息,没有书信。我不信,他就这样弃我而去。”
  本以为师父会劝我留下,没想到,她只是帮我备好马匹与干粮,送我出了纯阳。
  “不论你看见什么,都不要心痛。”
  师父留下这一句,转身离开,我朝着纯阳拜了几拜,策马而去。
  从长安到洛阳,从洛阳辗转到扬州,我未曾听说墨逸凉的消息,直到那日在扬州的河边。
  他一身白衣,清逸出尘,我满是欢喜的跑向他,却见另一个女子扑进他怀里,动作亲密的宛如恋人。
  “墨逸凉……”我呢喃的声音,消散在风里。
  我怔怔的站了许久,直到他放开那个女子,直到他回头,不经意间看到了我。
  “冰儿?”
  “墨逸凉,近来可好?”我很平淡的问了一句,他点头,再无言语。
  “墨哥哥,这就是你说的纯阳宫那个小女孩。”那个女子声音纯净,眼神更是一片明净的看向我。
  “嗯”他一声应付,然后看向我,斟酌道:“你来扬州做甚?”
  “没什么事……就看一看风景。”我有些木讷,一时间只能痴痴的望着他。
  “若是无事,就快回纯阳宫吧,近来扬州并不安生,记得替我向你师父问声好。”
  “嗯……我……我自然会的。”他终究是厌烦了我,我有些无奈,牵着马无措的走了。
  江湖虽大,可我终究是一个漂泊的流浪者。我没有离开扬州,而是悄悄的跟踪起了墨逸凉。
  我武功一向很差,唯独轻功极好,所以墨逸凉根本不会发觉有人跟踪。他一向温和自持,跟踪他的日子却发现他竟时常去些烟花之地,而且都是半夜烂醉如泥的躺在大街上。
  我始终不敢相信那个满脸泪痕的人会是他,痛苦到极致的表情,宛如堕入无边黑暗。我开始不忍,终是动了恻隐之心。
  我跑到他的面前扶起了他,他面色红润,身体竟灼热不已。我师承五毒教的人,自然知道这是被人下了媚药,心头竟是一滞。
  “墨逸凉?”我试着喊了他一声,他似乎清醒了哇一些,看了我一眼,竟低喝一声“滚”。
  “可你……中了媚药……”
  “我中了媚药又怎样,我很厌恶别人碰我,滚开。”他声音已经嘶哑,我心里着急,稍加思索,便将自己的千年寒玉扔给了他。
  “这东西我擦过了,不脏。”丢下一句话,我转身离开,实际上是藏到了角落里。我终是不放心。
  那日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他,直到某日扬州城中烟花如海,他乘高头大马一身红衣,竟是新人装扮。
  “墨逸凉……”我低语,目光如炬,灼热不已。他似乎注意到了我,只是轻轻的抚了抚马,避开了我的目光。
  “难过么?”身后传来叹惋的声音,我回头,竟是师父。
  “师父……徒儿……徒儿喜欢他。”
  我扑在师父怀里,毫无顾忌的哭了起来。她轻抚我的背,说起了我并不知道的前尘往事。
  “墨逸凉是纯阳弟子,他原本只是一心修道,却无意间遇见了江湖第一美人段小念,两人一见钟情,当时也成了江湖一段佳话……可惜啊……”师父望天,双眸隐约含泪,道:“江湖险恶,段小念一个美人,终是有人觊觎她的美色,于是……她被玷污,而后……自尽。墨逸凉杀光了那些淫贼,却也无力挽回段小念……后来他好似疯了……就将我当成了段小念,可是……她怎么会疯呢……他不过,让我为段小念续命,要我五毒教起死回生的幽冥草而已……”
  师父看向我,眼中多了一丝怜惜。
  “是为师对不起你,幽冥草乃是世间最有灵性的的东西,会幻化为少女……拥天地至纯之美……而只有得到少女的真心,才可让她为爱付出,心甘情愿,割舍自己的心救治他人……”
  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望着师父,泪水突然决堤。
  “我不怪你……我……我自己很蠢,我也愿意……把心给他。师父……师父……你也不要难过了。”我觉得自己的心应是满目疮痍的,到时候给他,不知道会不会很丑呢。
  “冰儿……”
  墨逸凉的声音传来,今夜即将是他的新婚之夜,我知道,他是来取我的心的。
  “墨逸凉,我不怕疼……取吧。”
  他沉默了一会,道:“对不起冰儿……你只是棵草,而她……却是人。”
  心口泛起了幽幽的蓝光,我笑着看向他,用尽力气,笑出了最好看的模样。
  突然想起来,墨逸凉以前和我说过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可是……我现在多想告诉他,草木也有情,一颗心给了他,就真的枯萎了。
  扬州城里,春风拂面,墨逸凉喝过一口酒,突然想起了那晚被下媚药的时候。
  他为调查当年那群淫贼的来历无意间被下了媚药,却未曾想到看到了那个清丽的面容。他想吻她,想要抱着她,他觉得,自己中了媚药作用有些大。于是,他让她滚,就算如此,他也知道,那颗心永远是他的。
  可是后来……媚药作用消失了,他那一直的担忧与心疼,不舍与挣扎,又是为何?
  “喂喂,墨哥哥,这酒这么辣么,你好好的怎生的快哭了。”段小念嘟着嘴,墨逸凉收回思绪,轻轻摇头,道:“沙子迷了眼……无妨。”
  “奇怪……酒楼里哪来的风沙……”段小念低声呢喃,却卷进了风中,吹过每一棵花草……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1 条评论
温婉晴天2017-11-22 17:41回复
想象力丰富,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我没有想到,女主角会是一颗草。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冰酱
文章总计:15
个性签名:若非黄土白骨,定守你百岁无忧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