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美文 情感文章 散文随笔 生活随笔 心情日记 现代诗歌 古词风韵 爱情故事 语录名句 微小说 影评 杂文 佳句
×取消主题

就让美丽的误会,继续吧

发表时间:2016-04-10用户:文字君阅读:619

    李可嘉像一只迷路的蜗牛,在这个大雨滂沱的夜里,深深缩进自己的壳。就在昨天,相恋了七年的男友刘建,搂着另外一个女人从她面前走过。而愣在原地的她,却被刘建自动忽视,仿佛近在咫尺的她,根本就是莫须有的存在。

    他打来电话,她猛地从床上坐起。他用淡淡的语气说:“可嘉,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她愣住了,紧紧咬着牙,故作平静地轻轻说了一个“好”字。夜黑得深沉,李可嘉抱着肩膀,缩在街角,冷得彻骨,脑袋越来越昏沉,直至眼前再也看不到一丝光亮。

    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李可嘉睁开眼睛,惊慌失措地从床上坐起——自己竟然一丝不挂。李可嘉只觉得天旋地转,脑子混沌得转不过弯来。昨天晚上一个人喝了很多酒,然后坐在雨中的街角,再然后呢?想不起来!

    手机突然响起,李可嘉被吓了一跳,看了眼屏幕,是她的顶头上司刘主任。蓦地记起,今天早上十一点,新任总裁上任,全公司一起为他举行欢迎仪式。

    看看时间,十点四十了!李可嘉按下了接听键,然后把手机拿得远远的,刘主任咆哮的声音依旧清晰地传来:李可嘉,都几点了你还不来公司?!十分钟之后我要是看不到你,你就可以回家吃自己了!

    陈漠坐在老板椅上,打量着这间新的办公室。老爷子让他接管这家贸易公司,虽然百般不情愿,但是老爷子装模作样地一捂胸口,他就不得不妥协了。

    蹙着眉轻轻叹了一口气,陈漠想起家里那个女人。昨天晚上脑袋真是发晕了,竟然捡了一个烂醉如泥的女人回家,而那个可恶的女人,折腾了自己整整一个晚上。又是胡言乱语狂叫,又是不停呕吐,到了凌晨四点半,才总算老实了。

    早上七点,那个女人依旧睡得好像死了过去,想到自己为了她竟然浪费了一晚上的大好光阴,陈漠就觉得一阵火大。然后,他忍不住恶作剧,三下五除二扒光了那女人满身的衣服,然后得意地给她盖好了被子。

    想到这里,陈漠忍不住咧嘴一笑。那女人醒来,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总裁,一切准备妥当了!所有员工都聚集在一楼大厅,等待您下去!”秘书小文礼貌性地敲了下门。陈漠点了点头,起身跟着小文下楼。

    大厅里果然熙熙攘攘,陈漠微微一笑,摆摆手:“大家不必紧张,我保证,我绝不是来抢劫的!”大家被陈漠的幽默逗笑了,大厅内的气氛顿时轻松了不少。突然,公司大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弓着身子从玻璃门挤了进来。众人看到陈漠眼睛直直盯着门口,也忍不住齐齐看了过去。

    李可嘉现在想一头撞死在门上。她在那个陌生的房子里找了许久,都没能找到自己昨天穿的衣服。无奈之下,李可嘉只得随意在衣柜里找了件衬衣套在身上。还好,衬衣的主人似乎比较高大,衬衣穿在李可嘉身上,轻松盖过了屁股。想了想,又满脸通红地撕开一盒内裤穿在身上,然后看着内裤前方皱巴巴的一块,忍不住郁闷。

    到公司的路上,李可嘉迅速联系了公司旗下的商场,让人送几件衣服到她的办公室。这样的话,她只要小心地走到自己的办公室,穿上买好的衣服,就一切搞定了。

    可是,看着眼前众人齐刷刷投来的带着探究的目光,李可嘉只觉得欲哭无泪。为什么没有人告诉她,欢迎仪式的现场竟然从宴会厅转到了这里?!

    就在李可嘉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个清朗的声音突然响起:“迟到,按照公司规定,你上半个月的奖金可以贡献出来请大家吃顿晚餐了。”

    李可嘉愣愣地看着站在高处的那个男人,英俊潇洒。可这不是重点,李可嘉看着男人剪裁得体的西装上右胸部位醒目的品牌Logo,竟然跟她身上的衬衣Logo是完全一样的。李可嘉一阵心慌意乱。

    宽大的男士衬衣套在李可嘉身上,腰部被她用一条领带随意扎起,玲珑的曲线顿时若隐若现。领口解开的两颗扣子隐隐露出白皙的锁骨,两条笔直圆润的腿纤细而白嫩,脚上套着的银色高跟鞋泛着淡淡的光芒。

    这个女人,竟然能把一件宽大的男士衬衣穿出如此性感的味道!

    “你叫什么名字?”陈漠再度开口。

    “李可嘉。”

    “嗯,李可嘉。”陈漠面色严肃,“衣衫不整,可视为作风不良,你下半个月的奖金也可以贡献出来了。”

    “可是,今天要开迎宾宴会的,没规定要穿什么。”李可嘉小声地抗议。陈漠自动忽略她苍白的反抗,声音里带着一丝冰凉:“你可以回你的办公室面壁思过了。”

    李可嘉坐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恶狠狠地把换下来的衬衣扔到垃圾桶里。

    轻轻叹了口气,李可嘉端起水杯抿了一口。不知道为什么,经过昨天晚上,她心中的疼痛和对刘建的愤恨竟然少了许多。也许,她对他更多的是习惯和适应,而所谓的爱情,却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么多吧。

    七年前,他们还都只是刚上大学的学生,青涩而稚嫩。他锲而不舍地追逐在她的身后,浪漫的事情做了一件又一件,她终于被他感动,接受了他的爱情。

    自嘲地撇撇嘴,李可嘉轻轻一笑。原本以为,要跟刘建牵手过一辈子,没想到他和她的一辈子竟然还没开始就夭折了。沉了沉心思,李可嘉看了眼垃圾桶中的衬衣,又开始愤恨起来。那个该死的男人!

    办公室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李可嘉一愣,拿起电话。“李可嘉小姐,我是总裁秘书小文,麻烦您到总裁办公室来一趟。”

    李可嘉撇撇嘴,对那个刚来公司就扣了自己一个月奖金的总裁实在是不感冒。不情不愿地站起身子,看了看时间,心想从总裁办公室出来她就可以下班回家了。

    于是磨磨蹭蹭地收拾好东西,想了想,又把那件衬衣和领带以及男士平角内裤从垃圾桶捡出来塞进包里,这才心不甘情不愿地上了电梯。

    “衬衣既然换下来了,就还给我吧。”陈漠淡淡开口。

    李可嘉惊得差点呛死!咳嗽几声,才胆战心惊地看着陈漠:“总裁,您……您说什么?”

    陈漠皱了皱眉,看着李可嘉又惊又怕的眼神,心里微微不爽。知道自己是衬衣的主人,这个女人竟然会害怕,难道她希望是别人吗?

    李可嘉只觉得天旋地转,昨天晚上那个该死的浑蛋竟然是公司总裁?有没有这么无耻的男人,昨天刚抢了她的贞操,不怜香惜玉不说,今天居然又扣了她的奖金!

    陈漠刚准备开口提昨天的事情,就见眼前的女人突然疯了一般朝他扑了过来。陈漠惊讶地睁大眼睛,来不及反应,脸上便挨了重重一个耳光。

    陈漠愣住了。李可嘉愤恨地瞪着陈漠俊朗的脸上鲜红的指印,顿时觉得心里舒服了不少。可是想到昨天今天,新仇旧恨加在一起,哪能这么算了,于是哼了一声,吼道:“你这个没人性的畜生,夺了老娘守护了二十五年的贞操。最重要的是,你夺了竟然还丝毫不念旧情,竟然还敢扣老娘奖金!我打死你!”

    陈漠终于认清自己被人扇了一个耳光的事实,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两下。却见李可嘉再度朝着自己挥起巴掌,陈漠终于恼了,一把抓住李可嘉的手腕,厉声喝道:“你想干什么?”

    李可嘉一听这话,顿时觉得委屈。眼圈一红,把手腕从陈漠手中抽出,黯然地摇了摇头,抓起自己的包,转身走出办公室。

    刘建跟她说分手的时候,她伤心生气,却没有那么恨。可是今天早上一觉醒来看到自己赤身裸体躺在陌生的床上,她只觉得心凉得彻底。

    七年来,她不知道拒绝了刘建多少次,每次都以留给新婚为借口。她心里总是固执地想着,要把自己奉献给最爱的那个人。现在想来,其实她并不爱刘建,要不,怎么七年都没能被刘建攻下城池呢?可是,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竟然那么轻易就被别人夺走了。而这个人,对自己一丁点怜惜都没有。

    李可嘉沮丧地踏进电梯,按下一楼的按键。这么一闹,工作也丢了,真是哑巴吃黄连。就在电梯门即将关闭的那一刹那,一只手伸进来,挡开了电梯。

    陈漠面无表情地走进电梯,看了李可嘉一眼,走到她身边,脸上带着四个鲜红的指印。电梯缓缓下降,当数字终于转换成“1”的时候,李可嘉不自在地往门口走了走。电梯开了,李可嘉犹豫了一下,抬起右脚,可是电梯门又缓缓地关上了。李可嘉回头,错愕地看着陈漠。

    陈漠收回按了键的食指,清冷的声音回荡在狭小的空间里:“你相信一见钟情吗?你相信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吗?”电梯缓缓上升,李可嘉轻轻摇了摇头。

    陈漠扬起唇角,轻轻一笑。就在这时,电梯突然微微晃动了一下。李可嘉抬头看了看,重新低下头。陈漠却皱了皱眉,把耳朵贴到电梯壁上,倾听起来。突然,细微的“咝咝”声传入耳中,陈漠顿时面色苍白,迅速冲到电梯键盘处,按下每一层的按键。

    李可嘉看着陈漠突然苍白的面色和紧紧抿起的嘴唇,忍不住一阵心慌,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电梯仍在徐徐上升。

    陈漠颓然地摇头:“电梯出故障了,很有可能要掉下去。”

    李可嘉惊呼:“怎么可能?”

    陈漠顿了一下:“我刚才听到声音,钢丝绳可能要断了。”

    李可嘉面色也迅速苍白起来,就在这时,电梯门缓缓打开,与此同时,电梯突然剧烈地晃动了一下。陈漠迅速将李可嘉推出电梯,然后自己也着急地迈动步子。然而,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电梯突然猛地晃荡一下,然后迅速坠落下去。

    李可嘉脸色苍白地看着电梯门,颤抖着按下了按键。门徐徐打开,可是里面却空荡荡的,像是一个巨大的黑色的嘴巴。李可嘉尖叫一声跌坐在地上,身体如筛糠般颤抖,心中巨大的悲痛犹如旋涡把她席卷,她在一瞬间觉得没有办法呼吸。

    原来,失去陈漠,自己竟然会是这么痛不欲生。想起刚才,电梯下坠的那一刹那,陈漠笑着看她:“现在,你相信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吗?”

    颤抖着拿出手机,却根本没有办法准确按到想要按的数字,李可嘉号啕不止,眼泪却掉不下来,只干号着,不停按着手机。

    “可嘉。”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李可嘉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愣愣地看着电梯门,不敢转身。她怕转过去,只不过是自己的幻想。

    那人轻轻一叹,走到李可嘉身边。李可嘉仰起头,看着陈漠的脸,贪婪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猛地扑到他怀里。陈漠紧紧搂着怀中不停颤抖的纤细身躯,轻轻地安抚:“电梯降到三楼忽然停住了,你放心,我没事。”

    李可嘉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陈漠不语,只微微拍着她的后背。

    终于,李可嘉哭够了,从陈漠怀中抬起头,吸了吸鼻子,双手却更加紧紧地环住陈漠的腰,然后带着哭音轻声道:“我相信一见钟情,我也相信你对我一见钟情了。我还要告诉你,我也对你一见钟情了。”

    陈漠愉悦一笑,眼底有着深深的宠溺和喜悦。然后他抬起李可嘉的脸,轻轻吻上她的唇。

    至于那个美丽的误会,就让这个迷糊的女人继续误会下去好了。

分享到:
发表评论(文明上网,友善发言,匿名评论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还可以输入:400 个字符
评论列表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本文用户信息
用户昵称:文字君
文章总计:8899
个性签名:新好文章汇官方账号,收录经典美文!
本栏近期热门
本栏最新文章
网站首页|关于本站|联系我们|网站地图|常见问题|手机客户端
新好文章汇感谢每一位喜欢本站的人,欢迎将本站分享给你的朋友!最温暖的文字记录站 ─ 新好文章汇!文学交流群:
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若无意侵犯您的权利,请联系我们及时删除
蜀ICP备14019085号 Copyright © 2015 新好文章汇 www.newgoodbuy.com 版权所有
投稿
分享
导航
手机版